※R18慎入。           ※此為男女配對。

※鬼畜抖S攻(更S了#)x天然抖M受(應該是誘受##)

※自創人設無二創滲入。            ※不喜者請勿慎入 請按紅叉叉離開。

※如有雷同純屬巧合 絕無抄襲。

本文請支持 這裡 (點字進入

 

麻煩幫個小渣文手粉專按讚(點圖進入):

也歡迎在FB查詢:絢爛彩境(多為放圖和其他小說為主)

歡迎問問題或是給意見(點圖進入):

 

*******

 

已經有一個月了。

小櫻和天玄在一起已經有一個月這麼久了,而剛好又是同一個宿舍。
不過,天玄已經有快三個禮拜沒回來了,似乎是學生會有事情所以做為學校代表出差,結果到現在都還沒回來。
說穿了,小櫻這兩個禮拜十分寂寞,已經晚上快十一點了,戀人還是沒有回來,“已經去要三個禮拜了…學長什麼時候才回來…?”不過,這幾天一直有困擾她的事。

一半是思念戀人、另一半跟生理有關。

已經好幾天了,櫻一直忍、忍得很難受,今天她再也無法忍耐了,雖然很羞恥,但總是一直難受下去好。
櫻就這樣走到了對方的房間,只見床上放了一件白襯衫,那應該是天玄的襯衫。
她關上門,慢慢走了過去,躺在對方的床上,“都是…學長的味道…”櫻抱著襯衫,嗅了嗅上面的香氣,手緩緩伸進了裙子和內褲裡,想著平時的戀人之前如何做,開始撥弄著花核。
「嗯…!」櫻漲紅著臉,微微喘息著,不斷地撥弄花核,很快地沾濕了自己的手和衣物,能解放一次也好,不然真的很痛苦。
「學…長…」如果對方在的話…就好了。
學長、我真的好想你…。
“喀嚓――”一聲,聽到門外有人打開了宿舍的門,「我回來了。」這聲音、是戀人。
天玄!!??為什麼挑這種時候回來啊//////!!?
現在的櫻好尷尬也覺得好丟臉,完了他如果進來房間看到這一幕不知道會怎麼想//////!啊啊好丟臉!!
不過,天玄似乎不是先進房間,他將包包丟在沙發上後,便直接走到淋浴間,準備沖洗。
而櫻對聲音十分敏感,確定聽到對方把浴室門關上後,便從對方的房間走了出來,“回來都沒說…”櫻鬆了一口氣。要不…先回房間,等明天再陪對方吧。要走回房間時,微微聽到浴室除了有水聲,還有…喘息聲?
等、等等!沒有聽錯吧…/////?學、學長也在…///////!
櫻根本不敢相信自己聽到這些聲音,完了、真的完了,明明只是想像對方在裡頭做那檔事,下身又溼了起來。
「哈、嗯…――」喘息聲好明顯。櫻根本忍不住啊,“鳴哇…//////~怎麼辦啊…///////”本來想等明天再見對方,現在…根本沒有這必要了。
水聲停止,裡頭的人吹了下頭髮後便走了出來,他坐在客廳的沙發上,微微鬆了一口氣,“總算回來了…”不過這個時間,自家戀人應該也睡著了,再吵她也不好。
正在想的同時,櫻慢慢地從自己的房間走了出來,對方完全沒有注意到,“學長…”她再也無法忍耐,將這些思念給化成行動。
「!」等天玄發現的時候,自己早已被一個人壓在沙發上,有點嚇到,「小、小櫻…」
這時的櫻,緊緊地環住天玄的脖子,「學長…」她輕呼喚著對方。
「…」天玄有感覺絲毫不對勁,他發現對方的身下似乎有些濕掉的感覺,他才意識到目前的情況,「妳、妳剛剛…」
「唔…!」還沒有說完,櫻就吻上了自己的唇,她像小貓一樣舔著他的雙唇,讓天玄有點按耐不住,舌尖緩緩地和她的嫩舌交纏,這是他們久違的親吻。
櫻誘惑性地用膝蓋磨蹭對方的下身,彼此的唇分離後,她微微笑著,「學長應該…也有吧…?」
「…」習慣性地拆下對方的髮圈,散亂的頭髮令對方多添加了幾分誘人,天玄輕壓著櫻的後腦勺,問道「妳早就知道我回來了嗎?」
「嗯,那時的我也…」櫻只是漲紅著臉,「我不是故意這樣的…如果、如果學長覺得太累…就這樣吧…」
而櫻正打算離開對方身上,突然一個天旋地轉,天玄將自己壓在下身,櫻完全不知道怎麼了,「學、學長…?」
「妳應該知道,我拆下妳的髮圈時,代表著什麼意思吧…?」說的同時,膝蓋磨擦著對方的下身,櫻不禁哼了一聲,他曖昧不明地勾起了一抹笑容,說著「誘惑我可是禁忌呢,小櫻。」手慢慢地摸著她的身體。
「唔嗯…!嗯、嗯嗯…」櫻開始再顫抖,他的手很熱,被摸過的地方更熱,明明…還沒有把衣服脫掉…。
「妳這樣子…就像被下藥一樣呢…」天玄越說越是故意摸著她的敏感,櫻的腰部是全身最敏感的地方。
「鳴哇…!嗯…」果不其然驚呼了一聲,櫻受不了天玄的挑逗,自己緩緩解開衣服的扣子,臉紅地閉上雙眼,「學、學長…拜託你…快點…快一點…」
「…!」微皺了下眉頭,“這還真是一種折磨吶…。”天玄心想,脫掉了自己的上衣,再度吻著彼此的唇。
唇緩緩地向下,下巴、頸部、鎖骨,輕輕地啃咬著,彷彿要做下記號般,表示身下人兒是自己的所有物。
櫻的雙手撫上對方厚實的背部,這是她最喜歡的觸感,兩個禮拜對她來說,真的太久,度日如年。
「再想什麼呢…?」天玄輕輕地呢喃道,將對方衣服的扣子全解開後,手開始愛撫著腰間,稍微捏了一下。
「鳴啊…!!」被對方壞心的舉動給嚇到,隨後緩緩道「再、再想學長的事啊…」
「喔…?是嗎…?」似乎也不打算多問,將內衣給拉開扔在一旁,吻上那朱紅,膝蓋輕磨擦著下身。
「鳴…啊嗯、嗯…」雙腿稍微夾緊了些,對方的腿一直在雙腿之間磨蹭著,他舔弄著朱紅,時而左、時而右地挑逗,直到朱紅完全挺立後才離開。櫻的手撫到對方的腰部,臉紅地看著對方,「能、能幫學長嗎…?」
而對方只是笑一笑,「請。」
櫻紅著臉,到對方的下身,輕解開了褲子的皮帶,拉下拉鍊和衣物,炙熱早已挺立,她輕輕地含住那根部,舔拭著。
「妳的表情,可真色情。」他笑了笑,「不過我不討厭。」
「鳴、鳴嗯…」吸吮著根部,剩下的地方用手撫摸著,櫻實在對這個很沒有經驗,簡單來說是真的沒什麼做過。
「…好了。」天玄拍了下對方的頭,「妳坐起來。」而櫻乖乖地坐在沙發上,他緩緩靠近對方的大腿,「妳的技術還真有點差吶。」
「因、因為根本沒做過幾次啊…」真的是羞恥到、想挖坑跳。
「傻孩子。」他勾起一抹淡淡地笑,掀開了對方的裙子,食指輕輕弄著濕掉的地方,「這裡很濕呢…」
「啊、啊嗯…啊啊…」對於戀人的挑逗實在是沒有辦法抗拒,櫻也只有呻吟的餘地。
他將最後一道防線拉開,那大好風景暴露在自己眼前,忍不住吞了吞口水,已經兩個禮拜沒有這麼做了,這…到底要怎麼忍耐啊…。
「鳴啊啊…!嗯、嗯啊…學…長…啊哈…」他舔拭著不斷流出蜜液的幽穴,舌尖伸進肉壁裡磨蹭著,故意舔得滋滋有聲,氣氛也越來越色氣。
「啊…啊嗯…!哈啊啊…鳴嗯…」櫻的呻吟更添上一層甜美,身子也更加敏感,她微弓起身子,不斷地顫抖著。
「不、不要…嗯…快要…啊啊…!」
釋放後,她不斷地喘息著,天玄吻住對方的雙唇,再度纏綿。
「鳴嗯嗯…嗯、嗯…」這是她最熟悉的吻,櫻真的沒有想到對方這麼快就回來了,她真的很高興、很開心。
唇之間牽出了條曖昧地銀絲,天玄溫柔地笑了笑,「對不起,讓妳等這麼久,我回來了,小櫻。」
聞言的櫻,慢慢流下淚水,笑道「嗯…歡迎你回來。」
「小櫻…。」
「唔…」
彼此再度吻著對方的唇,幾乎感覺快要窒息的吻,讓兩人對彼此的愛意更是濃厚。
「學長…進、進來…」櫻再也無法忍耐,一心只想要對方的疼愛。
天玄微微吞了吞口水,將炙熱對準著滿是液體的幽穴,「放輕鬆…。」語畢,便挺入進去。
「啊啊!鳴鳴…好、好痛…」身下的人忍不住開始掉淚,可能是因為太久沒有做,一整個很不習慣。當然對方也不好受,無法進去、也無法出來。
「放鬆點…不要這麼緊張…。」天玄舔了舔櫻的耳窩,希望能轉移注意力,她慢慢調整呼吸,等到有些放鬆後他又稍微推進了些。
天玄為了不讓對方覺得疼,動作非常輕,和櫻的手十指相繫,腰緩緩地前後擺動著,被柔軟給包覆住的感覺令自己低喘一聲。
「唔嗯…啊啊、哈…嗯嗯…」不適感慢慢地消失,取代的是不知名的快感,雙手捧著對方的臉頰,緩緩地說「學長…我、我想要…嗯…」
「妳…」天玄僅存的理智終於被蓋掉,「妳可不能怪我吶…。」說完後,速度開始加快。
「啊啊嗯…!呀嗯…唔、唔嗯嗯!啊哈…」甜美的呻吟在對方耳裡是如此悅耳,沒錯…就是這種感覺…。能把自己弄得如此淫蕩,也只有天玄一個人。
「哈…嗯…。」要、要去了…。天玄想著,「我…我差不多…」
「嗯、嗯…我、我也…哈啊…」她點了點頭。
「啊嗯――」
「唔…!」
來回抽插了幾次後,混濁的液體終於洩在對方體內,彼此不停地喘息,他將牽出白絲的分身抽出來後,再度吻了對方。
「學、學長…」櫻望著對方,「會…很累嗎…?」
「不會,能看到妳就好了。」天玄像往常一樣摸了摸對方的頭,「剛剛會不舒服嗎?」
「唔嗯…」櫻搖了搖頭,之後她再度環住對方的頸部,小聲的說「可、可以…繼續嗎…?」
「…真是。」天玄只是笑了笑,「可以啊,只是怕妳會累而已。」
「我才不會累…」孩子氣的嘟了嘟嘴,「想和你撒嬌一下而已…應該可以吧…?」
「唉、妳說出來的話還是一樣可愛呢。」真害怕妳被其他人搶走。天玄心想,不過應該不可能,畢竟櫻可是自己的女人,被搶走也要搶回來。
他將對方以公主抱給抱起,問「那、要在哪繼續呢?」
「我想…在我的房間…」
「遵命。」
進到對方房間後,便將門關上,輕輕地把櫻放在床上,再慢慢壓了上去,「這裡都是妳的味道呢…。」
「唔嗯嗯/////////」櫻不禁再度臉紅起來,自己的床確實比較習慣,不過…為什麼在這種時候這麼羞恥…////////
「小櫻。」他讓彼此坐起身來,食指抵在對方的唇前,笑道「在一起這麼久,妳好像沒做過一件事吶。」
「什、什麼事…?」櫻眨了眨眼。
「這裡。」指了指她頸部附近的吻痕,隨後“唰――”的一聲,櫻的頭上早是煙了。
“這、這是要我怎麼做啊啊啊/////////!!!?”確、確實真的沒做過!!可是、可是…!!
「如何?」那抹笑容在這種情況真是個惡魔啊!
櫻她吞了吞口水,兩手抓著對方的肩膀,“我記得…應該是這樣吧…?”唇碰觸到他的肩膀、啃咬著。
像隻小貓一樣吸吮、舔拭著,不過或許是真的沒有經驗,完全看不到痕跡。
正想打算和對方說辦不到時,有個異物戳進了後穴裡,令她驚叫一聲,「鳴哇!!學、學長…!?」
天玄在對方不注意時,早已經在策劃別的事,他將手指戳進了後穴裡,「會疼嗎?」在裡頭稍微動了動。
「鳴嗯…啊…」櫻微微搖頭,可是…這好突然…。
這時,戀人在自己耳旁低語:「在妳留下痕跡前,我是不會停的喔。」隨後,第二根手指也戳了進去。
「啊、啊啊…嗯…」她咬著對方的肩膀,再度重覆剛剛的動作。
手指緩緩地抽動著,那同時,液體不斷地流出,可想而知身上人兒是如此地興奮。
之後,第三根手指也伸了進去抽動著,只見對方的動作開始變輕,細碎的呻吟也慢慢從嘴裡溢出。
天玄只是讓櫻看著自己,柔笑道「妳果然還是有很多要學,看來我的功夫不足以讓妳明白呢。」
「啊嗯…怎、怎麼可能…唔…像嗯、學長一樣…這麼、這麼地好呢…嗯嗯…」根本說不出完整的句子,戀人的床上功夫一直以來都是好到沒話說,讓櫻一點也不相信對方完全沒有經驗。
「呵呵、這種時候被妳稱讚可真榮幸。」他勾起對方的下巴,「妳能再更色情一點就好了。」
「唔嗯…怎麼可…呀啊!!」還沒說完,似乎手指是戳到哪一個地方讓她顫抖了下。
「喔…原來是這裡…。」天玄開始刺激著那點敏感,令對方的嬌吟更是悅耳。
「學、學長…嗯嗯啊、啊啊…!不、不要弄…鳴啊啊…!」生理的淚水流了下來,為什麼、為什麼這種感覺會這麼舒服呢…?
「啊、啊啊嗯――」
將手指抽出時,沾滿了不少透明液體,他將手上的液體舔掉,那舉動是無比地性感,櫻的臉頰更是紅潤。
他再度吻了櫻的雙唇,分離時,大姆指輕撥開她的唇瓣,說「妳知道,這幾天我多痛苦嗎,不能夠碰觸妳。」
「在一起前妳問過我吧?我是不是只想要妳的身體而已。」見櫻點頭後,天玄微笑了下,「我不是想要妳的身體,我想要的、是妳的愛。」
「…欸?」她眨了眨眼。
「就是因為我愛妳,我才希望我們能夠再更親密一點,這絕對不過份的吧。」天玄吻了吻櫻的鼻尖,食指再度抵在對方的唇前,說「我要妳記住一點,我愛的人只有妳,石雪櫻,而妳只屬於我、不屬於任何人。」
「天、天玄學長…」櫻又再度哭了起來,「我、我本來不就已經是學長的人了不是嗎…?」
「我喜歡學長、仰慕學長、愛戀著學長,我一直好希望你能夠喜歡我…我喜歡學長很久、很久了…」之後,她笑了笑,「我這輩子,永遠都是天玄學長的,不會是其他人的。」
而聞言的天玄只是開心地笑了,又吻了對方一次。
「妳永遠是我的女人,我的愛人…。」不停落下的親吻滿是對她的愛,天玄把櫻的頭髮撥到耳後,發現她的耳朵赤紅,笑道「妳也太害羞了,我說這樣的話也不是一兩天的事了吧?
「唔嗯…怎麼可能有辦法習慣啦…////////」櫻遮住臉頰,「這、這樣的話!不管是誰都會覺得害羞吧////////!?」
「妳啊…真的是。」天玄真不曉得該做出怎樣的表情,溺愛地摸了摸對方的頭,「我果然還是最喜歡妳這一點了。」
「唔嗯嗯…!!請不要再說了啦…////////!!」櫻的臉紅得跟蘋果一樣,她兩手抓著對方的肩膀,不想再聽對方說的話,便主動吻了對方。
「嗯…」嫩舌舔了舔對方的嘴唇,像隻喝水的小貓一樣,她緩緩地與對方的舌尖交纏著,輕輕地舔吻、溫柔地磨蹭。
唇分離後,天玄只是看著對方,說「五十四分。」
「鳴欸―////////!!?」櫻一整個炸毛狀態。
「要再試一次嗎?」他笑道,「剛剛進來就有聞到甜甜的味道,好像…是蜂蜜呢。」
而櫻只是害怕地看著對方,「不、不是吧…?」
「還是說,妳明天不想下床了?」挑眉問道。
「…」也只好、從床頭的小櫃子裡拿出了一小瓶東西,裡面裝著黃色的濃漿,是蜂蜜。
「真想不到妳房間還有這個東西…」天玄說,「以後妳房間也多放點好了。」
「鳴鳴…就饒了我吧…」櫻真的好後悔自己買這個幹嘛。
「嘴張開點。」他有點命令的口吻道,對方聽話地張開了小嘴,自己將蜂蜜倒在她嘴裡,隨後吻上去。
「唔唔…嗯、嗯!!…唔嗯…」因為蜂蜜的甜味更是增加了不少感覺,甜蜜的味道在舌尖游蕩,嚐著彼此沾染的甜意,讓吻越來越深。
天玄修長的手指伸進她的衣服裡,撫摸著櫻滑嫩的玉背,順勢而下,輕捏著腰間。
「鳴嗯…!!哈嗯…嗯啊啊…鳴!」想叫卻沒有辦法,呻吟完全消失在對方的吻中,那特好的吻技讓櫻嬌喘不已。
唇之間牽出了條水絲,天玄舔了舔下唇,笑道「不錯,七十五分,差不多了。」
隨後,將挺立的分身對準著後穴,慢慢地、緩緩地推進。
「嗯嗯…唔…嗯…」似乎並沒有很難受,她十分地放鬆,分身往裡頭抽送著,那磨擦的快感令對方特別有感覺,很敏感。
「啊嗯嗯…好、好舒服…嗯嗯…哈嗯…」抽送的速度一次比一次快,也比剛剛還要舒服。
「さ、さくら…」他也同樣地喘息著,往裡頭不斷抽送。
隨後,櫻環抱住自己,將臉埋在頸部和肩膀之間,臉紅道「我、我想要學長…快一點…填滿裡面…鳴嗯…想要學長…好好、好好地疼愛我…啊啊…」
聞言的天玄再也無法忍耐,完全控制不了,將對方壓在床上,腰前後擺動著,加快了速度。
「鳴啊啊…!!學、學長…學長…啊啊嗯…!」應該就是這種感覺…被對方永遠佔有的感覺…。櫻覺得自己好幸福,能夠被眼前的男人愛著,愛到一個走火入魔、愛到一個無法自拔,一輩子被支配也無所謂,櫻不想再離開他了。
「叫我的名字…。」雖然剛剛的稱呼就能夠讓自己瘋狂,但還是希望、戀人叫的是自己。
「天、天玄…鳴嗯嗯…天玄…天玄…」
「啊啊――」


隔天早晨,櫻一個人坐在床上不斷地遮臉搖頭。
「鳴哇啊啊啊啊啊啊!!!!我昨天到底是在幹嘛啦///////!!」櫻開始羞崩中,頭上的煙也越冒越多了。
昨天做完後,自己居然就暈過去了,鳴鳴明明最累的是戀人而不是自己啊啊啊啊啊啊!!!!
這真的太糗了啊啊啊//////////!
可是…。微微瞄了一眼睡在一旁的天玄,他依然正在熟睡著,他現在的樣子和昨天根本判若兩人。
「什麼嘛…跟小孩子一樣…」櫻嘟嘴滴咕著。
不過仔細一看,這個睡臉也真天真單純的樣子,還真的沒什麼看過對方的睡顏,睡著時都是這樣子嗎?
其實,很可愛呢,明明在大家面前都是非常成熟帥氣的面容,真難想像睡覺時是這麼可愛的樣子。
櫻只是笑了笑,在對方的額頭上落下一吻,「我最喜歡你了喔,天玄。」

然後、歡迎你回來了。

 


FIN.

 

 

 

#後記

一定有很多人想問我怎麼變這麼變態了XDD全是肉文#

可能最近腦補多了,結果一直腦到自家兒女(嗶----)的樣子AwA(一臉變態#

女兒真的是、總有一天會被玩壞的//////(羞(妳羞個毛啊##)

然後在此聲明,女兒和繪型不一樣,請不要再搞錯了我覺得煩w

櫻咲舞目前在POPO也更到CH.43啦ww今年一定更不完都11月了我哭qwqq

現在,痞客邦大概只剩我的腦補文沒其他的了##

最近腦補很多的大概是零薰、阿多薰和宮廷組吧?宮廷組已經腦補過了再腦補會更髒wwwww(還笑)

好回歸正題ww

女兒真的是誘受一枚,這大概就已經不是天玄的錯了,全是小櫻點火XDD

女兒也是要被好好疼愛的啊AWAAA(幹#)

之後會放腦補圖///(不

那今天先這樣啦OwO我要去做該死的報告了…(累)

2017 / 11 / 04 完成ww

 

石雪櫻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