製品121  

刊版為自製 / 手貝戈戈我就要你好看#

4

終於第十章啦qqqqqqqq

我其實已經打完番外、下一篇故事也快碼到完結#

就是不想排版(趴#

那麼,下收正文吧❀.(*´▽`*)❀.

4

副標題:《裂嘴女#04(完)》

 

很快就到了第二天,最早放學的分別是郁久也和許歆燁,所以這兩個人負責下午的看守工作。

 

「你們現在高中部沒有第八節嗎?」許歆燁詢問。

「喔,是我沒參加。」郁久也回應,「懶得上這麼多堂課,反正都還是會複習。」

「真不曉得要說你悠哉還是別的……」許歆燁一臉無奈,但不得不承認他是高一生全年第一,到底是怎麼考得啊?

算了,不想講。默默從包包拿出一瓶飲料,順手丟給對方,「拿去,接好。」

「喔,謝謝。」郁久也禮貌性的點了下頭。

這兩個人其實沒有多少次的互動,但在幾個方面很像,所以幾個方面很合得來,合不來的當然也有。

「歆,你是怎麼看都市傳說的?」郁久也突然丟了個問題給對方。

「本來,還挺討厭這種東西的,但是到了後來,我慢慢接受了。」許歆燁望著躺在床上休息的于文琳,說:「有些都市傳說的故事令人憐惜,可惡之人必有可憐之處,所以漸漸釋懷。」

「但是……」許歆燁微瞇起雙眸,「只要傷害到我重要的人,管它可不可憐,我都不會放過它。」

「……你在這點跟我一樣。」郁久也坐在地板上,背靠在牆上,說著:「我也跟你一樣,反正都市傳說不會礙到我的生活,我都無所謂。只是,他們碰到柔的話,我不會放過任何一個人。」

許歆燁微挑起眉,好奇的問:「你和宇柔到底是什麼關係?紅衣小女孩那次,他還住你家。」

郁久也將飲料一口乾了之後,似笑非笑的說:「大概和你跟祈一樣的關係吧?那種說不清的曖昧。」

「啊?」許歆燁愣了愣,「我跟他有什麼曖昧?」

「悠不是常說你很關心祈嗎?」郁久也挑眉,「你們根本在一起了吧?」

「那三八婆……」許歆燁白眼快翻到屁眼去了,少一句對她來說真的很難,他也同樣靠在牆上,雙手環胸,「我們只是青梅竹馬,我也有喜歡的人了。」

「不就是悠嗎?」

「……。」

我真的有這麼明顯嗎?許歆燁撇開頭。

完全是承認了嘛。見對方這種反應的郁久也更確定自己的答應是正確的,他也只是猜的而已。

「我就當你默認了。」

「閉嘴混帳。」

聞言的郁久也輕輕笑了一聲,不打算再繼續這個話題,問道:「你們四個是什麼時候認識的?」

「A國中的時候,剛好是學生會直屬關係。」許歆燁開始回想國中時期的生活,說著:「多虧成嶽的幫忙,我們三個都如期考上S附中,真要說的話,國中吃的苦比高中還多。」

「怎麼說?」偏頭。

「被迫練習高中的課程。」臉黑了一半。

「那倒真的滿辛苦的。」表示同情。

「也不會,現在想想,那些努力都值得了。」許歆燁搔了搔後腦杓,「現在大概就是專心讀大學,拿到畢業證書就好。」

「嗯……你們的生活聽起來就滿豐富的。」郁久也一手撐頰,「也是,學生生活不就是這樣嗎?」

「現在又多了一個,都市傳說。」許歆燁吐槽道,「真的是越來越豐富了。」

「也只是順起自然了。」郁久也聳肩。

他們靜靜的看著于文琳,似乎有給她服用安眠藥才會睡這麼沉。也是,妹妹死亡、被裂嘴女毀容,沒有精神崩潰已經是不幸中的大幸。

 

怎麼樣才能阻止裂嘴女呢?

 

 

連續過了好幾天,除了于文琳平安之外,新聞都沒有報出裂嘴女的事情,難道是消失了嗎?這不可能,就算鬼消失了,楊靜潔也還在啊。

這麼多天沒有出現,是真的很奇怪,不可能什麼都沒發生,警察們似乎也在懷疑只是學生的惡作劇,但是王警官堅持相信孩子們的判斷沒有錯誤,持續監守。

 

「非常感謝您,王警官。」莫成嶽向他行禮,「謝謝您為我們爭取時間。」

「我相信你們這群孩子不會說謊。」王警官親切的笑著,「需要什麼幫忙就儘管說,我會幫你們的。」

「成嶽的人脈關係這麼好嗎?」賀瑀維好奇的問。

「嶽嶽是王警官的侄子,所以才有辦法這樣~」尤祈笑道。

「……。」真不愧是富二代,家族的人盡做些龐大事業。賀瑀維心想。

「我們這樣一直輪流守著也不好吧?」孟宇柔不悅道,「我覺得,就是因為我們一直守在這邊,裂嘴女才沒有出現。」

「但是,有什麼方法能夠引他出來?」尹智羽問。

「不要監守。」郁久也接著孟宇柔的話說。

「引誘她自己過來,然後人贓俱獲嗎?」許歆燁似乎了解兩人的意思,「但是,這太冒險了。」

「什麼方法都要試試看吧?」孟宇柔看了寒苡悠一眼,「這可是某位跳級生說過的話喔。」

「我沒有想到這方法就是。」寒苡悠苦笑,「但是,有人告訴我能夠用這種方法。」

寒苡悠和許歆燁最記得兩位神明說過的話:「不傷人、只除惡」。

「那就這樣吧。」莫成嶽點頭,「我等等和王警官說一聲。」

「拜託了。」

也只能,放手一搏。

 

 

晚上七點,于文琳目光無神地望著窗外,心裡滿是絕望。

她真的很想就這樣一死了知,但是賀瑀維總是要她不要放棄人生,一條生命逝去了,就應該更懂得珍惜自己的生命,連同于文欣的份好好活下去。

是啊,于文欣肯定也是這麼想的,就算……聽不到她的聲音了。

 

啪嗒、啪嗒、啪嗒……

 

輕微的腳步聲緩慢接近于文琳的病房,她便曉得,來的人是楊靜潔。

隨後,不到幾秒鐘的時間,一個人影站在自己的床前,她抬頭一看,是一張蒼白的臉,兩頰傷口化膿,長相奇醜無比的女子。

 

就是楊靜潔。

 

她手拿著沾滿鮮血的剪刀,眼神兇猛無比,隨時都會要于文琳的命。

「……已經夠了吧?靜潔。」于文琳小聲說話,兩頰疼痛的要命,但是再怎麼痛,也不會比失去親妹妹還痛。

「雖然我知道,我妹妹不是妳殺的。但是,妳的手早就骯髒不堪了。」于文琳低聲說著,「妳沒殺掉我,只是因為,曾經我們是朋友的關係吧?」

此時,裂嘴女的雙眼閃過一絲情緒,不曉得是什麼。

「我原諒妳傷了我的容貌,妳就不能原諒我嗎?」于文琳抬頭看著楊靜潔,眼光有些泛淚,「我們都一樣,誰都不欠誰了,好嗎?」

聞言的楊靜潔,手上的剪刀已經掉在地上,和對方一樣眼眶泛紅,雙雙落下淚水。

「對……不起……」

于文琳笑著搖頭,「我也是。」

但在這時,于文琳發現楊靜潔的身後又出現一抹身影,她赫然大叫:「小心!」

楊靜潔回頭,便發現真正的裂嘴女手拿著剪刀,準備攻擊楊靜潔。

「啊――!!」裂嘴女突然慘叫一聲,不停的往後退。

寒苡悠默默撿起地上的護身符,看著眼前的裂嘴女,說:「果然,我們當天遇到的人,就是妳。」

「妳……!」

「妳過來啊。」

裂嘴女停在原地,面帶恐懼,因為寒苡悠的手上除了有護身符之外,還有令祂最討厭的東西,就是髮膠。

祂正想逃跑時,門口站著許歆燁,唯一的出口就這樣被擋住,四周也站著一名學生和員警在,堵住祂的去路。

「打算殺了楊靜潔後再逃跑,傷害更多人嗎?不會讓祢得逞。」寒苡悠站在祂面前,「我們不會再讓祢傷害任何人。」

「妳不會懂我的心情!」裂嘴女張著血盆大口,看起來相當駭人,「我要他們跟我一樣!跟我一樣是這種臉!」

「那祢為什麼要傷害孩子?」莫成嶽冷道,「他們是無辜的。」

「沒有回答我問題的都要死!」裂嘴女的情緒失控,卻又無法對他們動手。

「這些孩子的人生也才剛開始而已!是祢這麼一句話就能了事了嗎!」孟宇柔吼道,「孩子不會說謊!他們就是這麼誠實!」

「你閉嘴你閉嘴你閉嘴你閉嘴你閉嘴――」聞言的裂嘴女二話不說就準備撲上孟宇柔,就算他拿出髮膠噴也一樣,沒有效!

「柔!」郁久也說時遲、那時快的將孟宇柔拉到自己身邊,許歆燁大膽的站在孟宇柔站的位置,等祂撲過來。

「!!」裂嘴女發現對象不對時,也來不及踩下煞車,直直撞上許歆燁,但是他也因此被尖銳的剪刀刺向腹部。

「小歆!」「歆燁!」

尤祈和寒苡悠喊道,許歆燁吃痛一聲,但也因此讓他有機會架住裂嘴女,許歆燁強忍腹部的疼痛,將祂壓制在地上,固定住裂嘴女的雙手。

「放開我!啊啊――!!」

裂嘴女的嘶吼聲顯得格外刺耳,許歆燁使用全身的力氣壓住祂,便喊道:「苡悠!趁現在!」

寒苡悠上前,不時擔心的望著許歆燁,他不耐煩的翻了個白眼,說:「妳他媽有那閒功夫看我,不如想想怎麼解決我身下的殺人犯!白痴!」

聞言的寒苡悠並沒有反應,只是緩緩深呼吸,手拿著自己的護身符,說:「希望祢不要再出現了,裂嘴女。」語畢,將護身符綁在裂嘴女手上,拉緊。

「呀啊、噫呀啊啊啊啊――!!」

裂嘴女慘叫著,全身不斷的扭動,光靠許歆燁根本壓制不住,所有男性友人各別壓制祂的四肢,孟宇柔則是將寒苡悠和尹智羽往後面拉,不讓她們受到波及。

「啊啊……啊啊啊……」力氣慢慢變小,裂嘴女不再有任何掙扎,雙腳慢慢變成灰塵,慢慢消失散去,最後不見蹤影,消失在眾人眼前。

裂嘴女消失後,寒苡悠趕緊上前查看許歆燁的狀況,顯得很慌張:「你還好嗎?你傷得好重。」

許歆燁臉色有些慘白,一手蓋在不斷出血的左腹上,輕輕搖了搖頭,「這個傷已經算輕了,妳不用太擔心,我盡量避開要害,還好了。」

「總之,先治療吧。」賀瑀維和莫成嶽扶著他起身,「去叫醫生。」

 

 

裂嘴女的事情就這樣落幕。

 

楊靜潔以殺人罪逮捕,不管結果如何,都是她的未來;至於裂嘴女消失的原因不明,或許消失在這世上、也可能再出現,但也都是之後的事。

許歆燁因受傷而需要住院幾個禮拜,傷得不重,但還是要觀察,反正他也不想上課,正合他意。

「小歆~我們來啦~」尤祈和另外兩人走了進來,只見許歆燁躺在病床上看漫畫,看起來滿悠哉的。

「喔。」許歆燁將漫畫闔上,緩慢的坐起身子,小心翼翼不動到腹部傷口,說著:「教授有要我幹嘛嗎?」

「他不擔心你被當,但是要你把課本認真看一遍再去補考。」莫成嶽幫對方的教授傳話,「所以,出院後你可能忙了。」

「唉……算了,早猜到的結果。」許歆燁點了下頭,「要我被當掉,還不如讓我拿不到畢業證書。」

「但你也很亂來就是~」尤祈看著對方,「真的是犧牲小我、完成大我呢~」

「你真的是我認識的歆燁嗎?」寒苡悠竊笑道。

「那我肯定不認識妳。」許歆燁回嘴回去。

「那個,許同學。」一名護士打開病房的門,「有一名訪客也要來找您。」

然而,走進來的人不是別人,就是江少塵。

「塵少?」莫成嶽不解的眨了眨眼,「你怎麼會在這裡?」

「探病。」江少塵微微笑著,然後對著寒苡悠和許歆燁詢問:「如何?沒有說錯吧?」

「……。」兩人默默點了下頭。

「什麼沒說錯?」尤祈和莫成嶽對看彼此一眼,完全是狀況外。

經過了這一次事情的試驗後,他們兩人也不打算再隱瞞,便將兩位神明的事情說給兩人聽,包括瑪莉的電話和紅衣小女孩事件。

尤祈和莫成嶽聽完後,露出不可思議的眼神,甚至是有點難相信,這是正常的,任誰聽都覺得荒謬至極。

「我們沒有騙你們!」寒苡悠緊張的說,「這件事情,也是少塵學長告訴我們兩個的。」

「不、不……我們不是不相信你們。」莫成嶽揮了揮手,「但是這樣也說得通,你們為何可以和祂們對抗的原因,反而鬆了一口氣。」

「而且超酷的!!」想也知道,這是尤祈會有的反應。

「所以,現在的意思就是……」莫成嶽整理著自己的思緒,「苡悠和歆燁因為是神明的轉世,所以才沒有遭受攻擊,也因此被都市傳說認為是棘手人物,所以針對他們?」

「嗯,真要這麼說的話,是的。」江少塵點頭,「只有神明才能對抗妖魔鬼怪,你們也認同吧?」

事到如今發展成現狀,還有不信的理由嗎?S4表示。

「我有一個提議,和你們的其他朋友說明這件事後,再讓這兩位拿過一次大家的護身符……」

「因為只要他們碰到過護身符,我們才不會發生嚴重事故。」莫成嶽推斷出對方的話。

「正解。」江少塵打了個響指,「對了,我可以加入你們嗎?」

「加入?」

「是啊,我對都市傳說這種東西有涉獵,而且也很感興趣。」江少塵微笑道,「跟著你們,應該會發生很多有趣的事情呢。」

「怎麼一個比一個還怪啊……」許歆燁已經無力吐槽。

「原來這種東西要申請加入啊……」莫成嶽扶著發疼的頭。

「那個,我想打個岔。」尤祈舉手。

「怎樣?」

「那天商場遇到的裂嘴女是人類吧?」他眨了眨眼,「但那個人好像不是楊靜潔欸。」

「……什麼?」

 

 

一名女子跪在道路上,雙手摀住自己不斷流血的兩頰,早已經哭紅自己的雙眼,這條路上,根本找不到人求救。

只見穿著大衣的女人毫不留情地轉頭就走,手上拿著一把染上鮮血的剪刀,她的兩頰有縫過的傷痕,眼淚早就哭乾。

 

如果,這只是一個微不足道的傳說。

就讓它……繼續持續下去吧。

反正,肯定會有都市傳說能夠解決那兩位神明。

 

 

 

TBC.

 

4

 《後記#》

反正,都市傳說就是都市傳說,不管如何,依然會持續進行。

我嚴重思考結局怎麼寫####

不多廢話,下次見w

製品123

石雪櫻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