製品121  

刊版為自製 / 手貝戈戈我就要你好看#

4

副標題:《扭來扭去#05(完)》

 

『姊姊,陪我玩好不好?』

『姊姊,為什麼同學都不理我?』

『姊姊,妳是不是討厭我?』

一個小男孩不斷地追著少女的身後,少女抿了抿嘴,回頭便破口大罵:『走開!不要離我這麼近!』

小男孩愣在原地,隨後眼淚在眼眶裡打轉,最後還是乖乖待在少女後頭,不敢接近。

 

……

 

『璦理!妳怎麼又打妳弟弟了?』母親責罵著少女,而父親則是在一旁安撫著小男孩。

小男孩的臉頰紅腫,有兩個很清楚的掌痕,就是少女打的。

『恩祐也才幾歲而已,有什麼不能好好說,要用打的?』母親氣到一掌拍在桌上,『妳怎麼一回事啊?』

吵死了……

 

……

 

少女剛從學校回來,父母今天沒有迎接自己她覺得很奇怪。她悄悄的走到客廳,便發現客廳桌上放了一盤蛋糕,而且還不是給自己,是給弟弟的。

『祝你生日快樂……祝你生日快樂……』

『恩祐生日快樂!』

明明,前天是自己的生日,父母卻沒有為自己慶祝,反而將禮物和蛋糕全給了弟弟。

這算什麼?有了第二個孩子,就全心全意愛他,那我呢?

張璦理咬緊下唇,將自己的書包用力往地上丟,跑回自己二樓的房間。

『姊姊?姊姊!』見狀的弟弟跟在少女身後,『姊姊,妳怎麼生氣了?』

『少囉唆!滾!』少女大吼,兩行淚痕滑過少女的臉頰,是氣憤、也是難過。

『姊姊!』

『滾開――』

突然,一個失手。

少女將男孩推了出去,男孩也因為重心不穩,摔向後面的階梯。

 

不、不是我……

 

男孩就這樣,安安靜靜地躺在木頭地板上,動彈不得、頭破血流,卻還有一絲呼吸。

 

不是我推的……不是我害的……

 

前來查看的父母大驚失色,完全不曉得該怎麼處理。

慌張之下,父母將男孩用白布包起來,完全沒有任何思考,趁沒有人注意的凌晨時間,將男孩丟到後院的田裡。

只記得,最後一句父母說的話……

『璦理,我們要搬家了。』

 

「不、不是我……不是我殺的……」張璦理痛苦的抱著自己的頭,精神相當崩潰,「恩祐不是我殺的……不是我殺的……」

「原來如此……。」江少塵似乎將所有事情都搞清楚了,「『扭來扭去』原身是身心障礙而被流放田園的活體稻草人,假如扭來扭去真的出現,那就代表,那個人就是尚未死去的張恩祐。」

「你、你說什麼?」張爸爸的臉色蒼白,「恩、恩祐沒有死?」

「我想,雖然頭破血流,但是沒有造成致命重傷,所以他還沒有死。」此時,江少塵撇了後方的董子霖一行人,「但是,他已經變成都市傳說,他找上董子霖他們,就是因為想找到張璦理。」

「張先生、張小姐,你們之所以把兒子流放到田裡,就是因為不想讓警察單位知道。」江少塵冷冷的說,「就算是意外,也有可能移交檢方處置。所以你們選擇逃避法律,將親生孩子丟棄至田園,然後連夜搬家,不讓任何人知道。」

「是、是真的嗎?」董子霖和另外三人非常吃驚,這是他們第一次聽到這件事,原來,這就是張璦理為何沒通知他們,就轉學的真相。

「不是!才不是你們說的那樣!」張媽媽怒吼道,「我們一家人多疼愛這個孩子,我們會這樣也是經過所有思考才這麼做的!」

「你們這樣根本就是推卸責任!」平時不太會發脾氣的賀瑀維突然大吼,嚇到眾人,「我看你們這對父母將孩子丟棄,只是因為張恩祐是身心障礙的孩子,會讓你們覺得丟臉吧!」

『喔……原來是這樣啊。』許歆燁點了下頭,說出來的話沒有任何修飾,十分諷刺,『不管是從前還是現在,只要孩子有點身心障礙問題,就會被左鄰右舍瞧不起。你們可能在張恩祐出意外的瞬間,鬆了一口氣吧?』

「……。」聽到這句話時,張氏夫婦噤若寒蟬,沒打算反駁、也沒打算作出回應。

『哈啊……人類的虛榮心真是令人害怕呢。』許歆燁諷刺的搖頭,『如果我是張恩祐,作鬼也不會放過你們一家人。啊,不對,他現在就已經在找你們了。』

「璦理,起來吧。」尹智羽上前去扶張璦理,說:「所有事情都要面對,就算是意外,妳也要承擔。」

「智羽……」張璦理望著友人。

「那,你們要怎麼辦?」歐陽城問道,「扭來扭去不可能跑到城市來,我們連他會去哪都不知道。」

『可以引他過來啊。』許歆燁說,『去舊家引他。』

「你是不是瘋了啊?」李翊翎喊道,「連看都不能看他,怎麼可能抓得到他!」

『其實是可以的!』萌系少年從鏡頭跑了出來,整個撲在許歆燁身上,笑著說:『並非看到他才會變成扭來扭去喔!其實還有個觸發關鍵,就是扭來扭去要針對的對象!』

「什麼意思?」林芓宥不解。

『對吧?小柔、阿久~』尤祈點了點鏡頭,指著孟宇柔和郁久也。

「有偷看的意思嗎?」賀瑀維問。

聞言的兩人尷尬一笑,雙雙點頭。

「好像也是,那天看你們兩個臉色很差,以為發生什麼事。」江承熙了解似的點頭,「原來,你們兩個有看。」

「雖然說有看……但其實什麼都沒看到。」郁久也搔了搔頭,「應該說,沒有東西啊。」

『當然,因為扭來扭去選的對象不是你們兩個,而是藍可萱!』尤祈笑著,『張恩祐大概是以為藍可萱是自己的姊姊,所以讓她看到,發現不是之後,藍可萱才個性大變、神智不清,就是不讓她說出自己的樣貌!』

「這樣也說得通了。」江少塵點了下頭,「可是,去舊家怎麼引他出來?」

『所有人都要去!記得要買蛋糕!』

「蛋糕?」

『因為,張恩祐那天不是生日嗎?』

「這很危險的賭注呢……。」賀瑀維看著張氏一家人,「會不會出事啊?」

『那就要看,張恩祐想怎麼做了!』

 

 

所有人就這樣跑回A鄉,回到張家原本的住所。

 

張家人一回到原本的屋子後,沉默不語,什麼話也不想說,只剩下張璦理再和其他人討論等等該怎麼做。

蛋糕那些也已經準備完全,時間馬上到了晚上,一行人坐在空間不大也不小的地方,等待扭來扭去。

能看到的人,只有扭來扭去認可的人。

也就是說,等等就算張璦理看到,也沒有人能確定是真是假。

江少塵靠在牆上,仔細聆聽周遭的聲音,時鐘指針的滴嗒聲、緊張而急促的呼吸聲、甚至是任何風吹草動都聽得一清二楚。

按照尤祈說的,張恩祐要找的人只是張璦理,張璦理說了什麼、他們就要配合她。

就算在一般人眼中,十分詭異。

 

鳴嘻嘻……鳴嘻嘻嘻……

 

來了!

江少塵彈了下手指後,食指抵在唇前,提示著眾人扭來扭去就在附近,直到張璦理講話前,都不能出聲,千萬不能表現害怕的樣子。

 

鳴嘻嘻嘻嘻……鳴嘻嘻嘻嘻嘻……

 

聲音越來越清楚,在場的人都相當緊張,尤其是張家三口。

這時,聲音不見了。

張璦理左顧右盼,在望向客廳門口的瞬間,愣在原地。

那是一個全身白……不,掛著破爛不堪而沾染乾枯黑血的白布、白布微微露出半顆白得不像話的人頭,人體扭曲成無法形容的樣貌。

喝!張璦理的心臟似乎停了好幾拍,卻還是讓自己振動,緩緩啟唇:「生日快樂,恩祐。」

「……姊姊?」『白色物體』歪著頭,雙眼還透露出孩童的天真。

來了。江少塵看著客廳門口,再度彈了響指――

「生日快樂!」

聲音一並脫口而出,鼓掌聲此起彼落,對張璦理來說,眾人在為張恩祐拍手,但對眾人來說,根本看不到任何一抹人影。

「……嘻嘻!」張恩祐露出笑容,腳步不穩地跑到桌前,二話不說,開始狼吞虎嚥眼前的蛋糕。

哇塞!?真的出現了!?董子霖一行人嚇得目瞪口呆,雖然沒看到人影,但是蛋糕馬上少了一半,什麼情況啊!?

「恩祐!這是給你的禮物!」尹智羽朝著蛋糕少掉的方向,將手上的小禮物遞到張恩祐面前。

其他人也一一將禮物放到他面前,逗得張恩祐相當開心,「大家都喜歡我!我好開心!」

隨後,張恩祐的笑容漸漸逝去,他默默望向張璦理,說著:「姊姊,我累了。」

張璦理愣了愣,但還是點了下頭,勉強的笑著:「好,姊姊帶妳去房間。智羽!」

「啊?」毫無預感的尹智羽被叫到名字,有點被嚇到的跡象。

「可以陪我一起帶恩祐上樓嗎?」

「啊、呃,好……。」

等等,為什麼是智羽?孟宇柔感到有些不安,本想上前阻止,卻被郁久也阻止。

張璦理說什麼是什麼,要是打破規則,沒有人會知道發生什麼事。

張璦理有些排斥的牽住張恩祐的手,而尹智羽則是跟在身後,三人一同上樓,慢慢走上階梯。

不要想太多、不要想太多……

這個樓梯,就是張璦理推下張恩祐的地方,她不想回顧、更不想走這裡,但是為了達成張恩祐的心願,一定要照做。

這時,感覺手臂被拉扯。

「恩祐?」尹智羽不解的望著眼前的空氣,又望著一臉疑惑的張璦理。

「姊姊,妳為什麼要推我?」

喝!

張璦理的身體顫抖,卻還是裝冷靜,「你、你在說什麼啊……?」

「妳就是在這裡,把我推下去的。」張恩祐因腦充血而變血紅的雙眼直直盯著張璦理,眼神隱藏著不知名的慍怒。

「恩、恩祐……」

「我不是恩祐。」

遭了!這股殺氣!S大的所有人都熟悉這種感覺,起身要上前將兩人拉下樓時,一抹嬌小的身影從他們眼前閃過。

「離他遠一點!」

那是尹智羽最熟悉的聲音,她回過頭來,叫出那個人的名字:「苡悠!」

寒苡悠跑上樓,張恩祐也注意到她,雙手準備伸向她。

「吾乃玉依姬!汝敢輕舉妄動,後果不堪設想!」寒苡悠將尹智羽和張璦理護在身後,將護身符拿在手上,直直盯著張恩祐。

 

S大的第四靠山――寒苡悠。

 

「靠!張恩祐現型了!」所有人都注意到張恩祐出現在他們面前,模樣令人噁心想吐,連跑的想法都有了。

「你們所有人都退後!」突然現身的許歆燁命令所有人到自己身後,另一位神明則是要保護眾人安全。

「你們怎麼來了啊?」賀瑀維不解的問。

「尤祈說肯定會出事,我們就趕來了。」莫成嶽回應。

「鳴哇……那就是扭來扭去啊……」尤祈望著樓梯間的張恩祐,既害怕又開心,看到都市傳說的眼睛又開始發光。

「注意力不要給我放在那邊!混帳!」許歆燁沒好氣打了對方的頭。

張恩祐和寒苡悠僵持不下,張恩祐似乎也明白對方是什麼樣的角色,便說:「這些事情跟妳無關,麻煩妳閃一邊去。」

「你的事情我都知道,但是你也不需要這樣傷害別人。」寒苡悠瞪著他,「放了她們,我就不跟你計較。」

「計較?我只是來復仇的。」張恩祐的表情兇神惡煞,「人渣就是該死,不管是姊姊還是我父母,尤其是姊姊,她該死她該死!」

「夠了!張恩祐!你清醒一點。」

「哼,誰跟妳說,我是張恩祐?」

語畢,寒苡悠聽到尖叫聲,回過頭來,尹智羽和張璦理被一個不明力量往扶手撞過去,隨之跌落。

「智羽!」

寒苡悠說時遲、那時快,正巧拉住了尹智羽,隨後也抓住張璦理的手臂。

「苡悠!」許歆燁喊道,因為情勢緊急的關係,他跑上樓梯拖住寒苡悠,不讓她跟著掉下去。

「璦理!」「智羽!」

眾人的吶喊之下,張恩祐望著人群,淡淡的說:「我不要任何人,我只要姊姊,跟我受相同的命運。」

說完後,一股力量往下拉,張璦理就這樣摔下樓梯,時間靜止一般,彷彿看到似曾相識的景象……

 

妳懂了吧?姊姊。

 

 

基本上,張恩祐一半是人、一半又不是人。

是生是死,沒有人知道。

但是,他也並非想害死無辜的人,只是因為一時的意外及忌妒,想要毀掉自己的家人罷了。

那件事之後,張璦理半身不遂,下半身完全癱瘓,雙腳似乎再也無法使用,讓她陷入永恆的低潮之中。

董子霖約了S大一行人來探望她,說很感謝他們這次的幫忙,也讓他們了解張家的事情,雖然張璦理可能永遠無法再像以前那樣活潑,至少希望她看得開。

 

「我真的相信你們說的都市傳說了。」李翊翎苦笑,「付出的代價,真是殘酷。」

「也沒什麼好不相信了。」董子霖偏著頭,「雖然,我打從一開始就認為這些東西肯定有科學根據。」

「不過,S4的寒苡悠真的很漂亮呢。」從剛剛開始,愛搭訕女生的林芓宥一直跟著寒苡悠身旁,騷擾著對方,「本人果然漂亮許多,而且那天的英姿很帥氣,更給人一種魅力了呢!」

「呃、我……」寒苡悠滿臉寫著困擾。

「林芓宥,你有女朋友了,人家很困擾,不要離人家那麼近。」歐陽城無奈的搖頭,已經說自家兄弟說到不想講了。

此時,一個身影擋在兩人面前,只見許歆燁一臉不爽的斜眼看向林芓宥,說著:「沒看到人家很困擾嗎?請給女孩子一點私人空間。」

喔~尤祈和郁久也竊笑,果然還是看到火大了,那個不坦率的傢伙。

「好了,都不要吵。」江少塵從中打岔,順手推了一把寒苡悠,要她別攪入兩人之間的戰爭,「至少在女孩子面前紳士一點。」

塵少,您真有一套。在場的各位佩服佩服。

一行人走到張璦理的病房後,還沒打開門進去,就被張媽媽擋下。

「阿姨?」董子霖眨了眨眼,不解的看著張媽媽。

「璦理說她不想見到你們。」

咦?

張媽媽嘆了一口氣,淡淡的說:「她說,因為被捲入這些莫名其妙的事情,她實在不想再跟各位有任何瓜葛。」

……所以這些是我們的問題?孟宇柔聽得不是很高興。

「雖然她很高興,你們有這份心意找她。但是,她覺得再和你們這樣下去,發生事情也是遲早的事,不如現在就這樣好聚好散吧。」

你們都沒有問題,我們就很想被捲入這些詭異的事情嗎?連賀瑀維都聽得不是很舒服。

「還有,那位許同學。」張媽媽看著許歆燁,「請你以後說話客氣一點,你那樣說話,是會傷人的。」

寒苡悠握緊雙拳,擺不平的說:「什麼叫作――歆燁?」

許歆燁一手擋在她面前,要她別說任何話,而自己則是面無表情的看著張媽媽,淡淡的說:「我知道了,但是我想說一句話。」

他雙手插在口袋裡面,默默勾起嘴角,「與其將所有失誤推給別人,不如想想自己到底做錯什麼,善有善報、惡有惡報。就這樣。」

「……。」張媽媽似乎想回應什麼,卻還是默默吞了回去。

「回去吧,他們又不歡迎我們,站在這裡也是被趕的。」許歆燁說完後,自顧自的離開,其他人你看我、我看你後,也一個個離開。

「歆,你聽都不會不舒服嗎?」郁久也擺不平的說,「她那個樣子,還很針對你。」

「辯論社待久了,遇到這種人我也是見怪不怪。」許歆燁不怎麼在意的樣子,「再說,他們一家人本來就有問題,何必跟有問題的人多浪費唇舌?之後就是他們的問題了。」

「老實說,苡悠妳沒救到她,根本不用在意。」許歆燁撇了寒苡悠一眼,「那是張恩祐決定的事情,妳再怎麼掙扎,他也不可能改變他的想法,讓張璦理受傷,也只是剛好而已。」

「……但是。」寒苡悠垂頭,「張璦理她……又不是故意的。」

「那可不一定。」賀瑀維聳肩,「誰又會知道,她說謊呢?」

 

 

躺在病房的張璦理看著自己再也無法動彈的雙腿,心情有夠不爽快,都不知道自己摔壞多少東西了。

都是他們……沒有S大……沒有智羽他們就好了……

張璦理將手上的杯子往地上摔,發出一聲響亮的破碎聲。

恩祐死了又不是我的問題,我那時心情就已經很不好了,他還要來煩我,他死了活該,為什麼還要來找我!

什麼扭來扭去!誰信啊!

『還是不相信嗎?』

什麼?什麼聲音?張璦理環顧四周,什麼人影都沒有看到,就只有聲音一直在。

『姊姊,妳還是學不乖呢。』

張璦理一氣之下,吼道:「夠了!不要再糾纏我了!你到底還要我怎――」

此時,張璦理愣住了。

映入眼簾的,是蒼白且腐爛不堪的臉。

『妳覺得呢?姊、姊。』

「璦理?璦理!妳怎麼了?」

張氏父母進來時,都完全愣在原地,隨後大哭了起來。

「鳴嘻嘻嘻嘻……鳴嘻嘻嘻嘻嘻……」

 

妳就像我一樣,一起生活吧。

――姊姊。

 

 

TBC.

 

4

 《後記#》

所謂「善有善報、惡有惡報,只是時候未到」就是如此。

終於完成第五個故事了////////這篇打完特有成就感,雖然覺得自己結束得很短。

畢竟再碼下去,其他故事不用看了((((

智羽似乎真的被苡悠感染了,感染那種不怕死的病毒(ㄍ#

下一回又是什麼故事了?你們猜ww

下集待續。

製品123

石雪櫻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