喔喔開始打歌殿但一下子就是冷cp惹///^///寒色系組好萌ww

製品7

 

好的小櫻再次挑戰H文但就是苦手啊啊啊((淚#

然後又是冷cp八成應該沒有人看的##

如果是時音、蓮真或那翔多少有十人看才對…((#

好啦,單純只是有靈感但取名實在無能QwQ

有時間把短篇團酷文更新把腦補寫出來ww((滾#

嘛嘛如果不好也見諒喔w下次蓮真好不Ouo((滾吧妳#

不過真要說,我好像把兩個人打崩了…((遮臉

鳴鳴把時矢打得太色氣了////

不過說不定這樣才好w((錯

紫色字幕為歌詞優///

※如劇情雷同純屬巧合※

 

製品7

 

CP:一之瀨時矢X聖川真斗(時真)

動漫:歌之王子殿下

 

製品7

 

STARISH出道後的兩年後,團員們各有各的事情忙得不可開交,不過大家偶爾還是會聚在一塊兒。

 

一之瀨時矢正在錄新歌“Independence”,自從不再以HAYATO的身份出道後,感覺演藝圈的生活也變得自在。不用再扮演虛假的自己,現在而是以一之瀨時矢的身份、STARISH的成員努力著。

錄音結束後,和工作人員道謝,離開了工作場所前往下個地方-----早乙女學園。

其實也不是為了什麼事,只是希望Shining能夠幫自己傳話給他而已。

 

他最近不知道好不好?

 

 

 

 

 

「Mr.聖川!今天找you來其實也沒有別的事,只是有人要我傳話給you知道而已!」Shining用輕鬆的口吻說著。

「傳話?是誰?」聖川真斗不理解的問,大家應該都有對方的聯絡方式,為什麼還要請社長傳話,實在讓真斗想不透,可能是別的經紀公司吧?

「No!他特別交代說不能告訴you,想知道就自己找,」shining搖頭笑道,又接著說「今天下午兩點,在這個地方去找他,如果沒辦法的話me能幫你告知!」

真斗想了想,反正從下午開始也閒著沒有通告和節目要上,去見個面也沒差,因為幾乎也沒什麼在和其他成員聊天,就連和自己最親的神宮寺蓮也沒什麼再聯絡。點頭表示答應。

「小真~偶像也是要放鬆的喔♥」A班的導師月宮林檎說著,而且你一定也會想見他的。

「嗯,知道了。」真斗向兩位深深一鞠躬,離開了辦公室。

「嗯~那些孩子都長大了呢★」林樆開心笑道,每個人都是這麼活躍呢!

「哈哈哈哈哈!shining事務所的人可都是人才呢!」shining哈哈大笑,目送他離開。

 

 

 

 

到了下午,真斗走在人山人海的街道上,因為換成別的衣服又戴上眼鏡所以沒有人認得出他是聖川真斗。

「嗯…人真多。」真斗說著,走著走著到了shining說的目的地,在店家門口就看得到自己認識的人。

「一之瀨。」真斗上前,時矢也看到他,笑道「以為你太忙沒有辦法來呢。」自己其實以為對方不可能來,不過跟他想得大大相反。

「怎麼可能,成員們相約就算再忙我也會來。」真斗笑著,不過倒是很訝異約自己的人是時矢,以為是音也或是其他人。後問道「今天找我有什麼事?」

「也沒什麼,約朋友出來而已。」時矢回應,不過不知道為什麼就是只想約對方出來,自己也搞不懂。

兩人正要離開屋簷下時,突然飄著毛毛雨,後面越下越大,原本熱鬧的街道變成冷清的地方。

「感覺會下很久呢…」真斗呢喃著,這場雨真不會看時間偏偏下起雨來了。

時矢嘆一口氣,想了一會兒說「要不,去我家吧,反正我們兩明天才有工作要做。」真斗聽聞,點點頭,兩人各撐著一把雨傘到時矢家。

 

 

 

 

雨滴噠滴噠的下著,彷佛在做著曲子,時而輕鬆時而急促。兩人同樣的看向窗外,下雨天就是讓人覺得心情煩悶。

「…我的新歌你聽過嗎?」時矢問。

「你是說“Independence”嗎?很不錯。」微微笑著,很有對方的風格,那句英文的意思是"獨立",真斗猜應該是對方能夠以自己的身份出道而把歌名取為這個詞吧?

「那你知道歌裡的意思嗎?」突然逼進對方,對方似乎有嚇到,時矢趁機把真斗推倒在後方的沙發上。

「一、一之瀨…你這是…」真斗眨了眨眼,從來沒有看過這樣的他,眼神完完全全不一樣,不嚇到也奇怪。

「…」把對方右耳的頭髮撥到耳後,吻上因自己的舉動而嚇到微張開的唇。

「唔…!」真斗來不及回神,正要推開對方時雙手被他單手抓住,力氣根本比不過。

唇與唇纏綿著,舌與舌濕潤的糾纏,奪取對方的氣息,似要把真斗所有的一切占為己有,撩奪對方嘴裡的甜蜜,遲遲不放開,直到他沒氧氣時才放開,離開時牽出一條令人遐想的銀絲。

“仮面越しのジャスティス 理想論で武装のフェイス(隔著面具的正義感 用理想論去武裝的面容)”

“What's this?”

“Mr.Perfect?No,no笑わせます(Mr. Perfect?No, no不要說笑了)“

親吻著他白晰的頸部,手一一解開他身上的扣子,解開後手指挑逗著少年白嫩的胸膛,這美好的觸感實在是讓自己愛不釋手。

「別…這樣…」緊閉著雙唇不讓羞恥的聲音溢出,雙手推著男人的頭希望他能停,臉上漸漸浮現出淡淡的紅暈。

“鏡越しの素肌 傷一つない優等生(鏡子所反映的肌膚 毫無損傷的優等生)”

“What's this? What's this? What's this?”

時には果敗に攻めたい(間斷中也會想要果斷的發動攻勢)

男人聽到如此甜美的呻吟當然不可能停,舔弄著立挺的朱紅,另一邊則是溫柔的揉捏,引出深深淺淺的叫聲。

「一之瀨…嗯、住手…」少年沒有任何力氣能夠阻止他,羞恥且害燥的聲音不停從嘴巴溢出,如星空般漂亮的雙眼漸漸被沾潤,更是引狼入室。

「聖川…」男人的手不自覺的愛撫著少年的稚嫩,隔著衣料挑逗,讓少年弓起身子。

「一之瀨!不要…」褲子硬生生被扯掉,男人抓著稚嫩做手部運動,少年的手背抵在唇上,眼睛充滿著霧氣的看著男人,他已經不是我認識的一之瀨時矢了。

「一、一之瀨…」真斗的手拉住時矢的領帶拉了過來,問道「你已經…不是我認識的一之瀨…不對,不是我所認識的那個時矢了。」

時矢瞪大眼睛的看著他。沒錯,我剛剛的行為根本已經變了一個人,時矢自己也搞不清楚,隨後擁住了他。

「時矢…」

「抱歉,是我不對,我只是…很喜歡你所以才…」

「沒關係。」真斗有點害羞的說著「只要是現在的“時矢”就好了。」

時矢笑了笑,說「那,我繼續了。」說完,吻住對方的唇,再度纏綿。

Sexy,sexy,want to do it? 

禁じられた願望(被禁止的願望)

COOLってマスクをTAKE OFF TAKE OFF(冷酷的面具 TAKE OFF TAKE OFF)

Sexy,sexy,want to do it?

らしくなきゃダメですか?(就這樣子不行嗎?)

支配られてく理性をEducation(真正被支配的理性與慾望)

ホントの自分はどこに?(真正的自我在哪裡)

「嗯啊…時、時矢…唔…」時矢埋首在雙腿中舔吮著稚嫩,一手抓著大腿一手撫摸著上半身的肌膚,感覺得到上方的人不停的顫抖。

「唔…哈…」白濁射在對方的嘴裡,真斗不停的喘息,時矢故意在他面前把液體吞掉,對方不敢至信的看著自己。

時矢解開自己的褲頭,把對方的雙腿放在自己肩膀上,分身對準著幽穴,微微看了下真斗,他像是默許的一笑,分身慢慢進入他的體內。

「啊、哈啊…時矢…嗯…」抓緊頭下的枕頭,抽插時而快時而慢、衝撞時而輕時而重,感覺自己快不行了。

「嗯…」時矢抽送著自己的巨熱,手扶著對方的腰減輕他的負擔,自己也差不多了。

「時、時矢…請、請吻我…」真斗雙手環住他的頸部上前索吻,不久在高潮之際,時矢白濁的體液射在對方的幽穴中,結束了這激烈的愛。

素顔の夢を魅せたい(被夢想的真面目所迷惑)

(I want it to change)

教科書通りじゃないLIVE(教科書上不會記載的)

(I want it to change)

本能のままの旋律(原本的本能的旋律)

(I want it to change)

叫び上げて歌いたい(想要像叫聲般的高聲歌頌)

(sing it)

革命のような(就像是革命)

(sing it)

愛をそのままに(讓愛保持著原貌)

(sing it   sing it   sing it)

independence day

 

「真斗,還記得我剛剛說的歌的意思嗎?」時矢再次問了這個問題,雖然對方可能不知道意思但應該也多少要有個答案了。

「是、“禁斷的愛”是吧?」真斗心裡也差不多有個底,說完後立刻撇頭。

「差不多。」時矢開心的笑了,上前再次吻住了真斗的唇。

 

 

在這場雨中,知道了這個我所不知道的音符。

冷酷、冷靜但卻火熱。

這音符,夢幻的顏色。

 

—完。2016.01.17—

―2016.01.25微更改―

製品7

iUYqsmb zP8Jn8F  

文章標籤

石雪櫻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6)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