製品121  

刊版為自製 / 手貝戈戈我就要你好看#

4

十五章~~~說好不拖~~~~

終於結束了吧哈哈哈(超開心###

篇章只會越碼越長不會越短(#

那麼,下收正文吧❀.(*´▽`*)❀.

4

副標題:《一個人的捉迷藏#05(完)》

 

隨後,沒過多久,娃娃破窗而入,手上還拿著沾染鮮血的美工刀,明明只是一隻娃娃,為什麼壓迫感比瑪莉還要大?

不過,這還都在計劃之內。

小神更加逼近三人,確定祂完全離開窗戶邊後,許歆燁喊道:「祈!」

瞬間,躲在衣櫃中的尤祈跳出來,手上一大把鹽撒在窗戶邊,形成一個封鎖地點,讓小神出不去。

小神聽到絲毫動靜後回頭,只見自己的出路被撒上鹽,好像很驚訝。

護身符對小神沒用的原因,就是因為祂不怕神,怕的是最為普通驅邪用的鹽巴,因為「一個人的捉迷藏」要結束的其中一個規則,就是鹽巴水。

來的時候,所有人早就分工合作,在他可能進出江少塵房間的縫隙之中撒鹽,就是要將他完全困在房間裡。

但是,尤祈他們不能貿然攻擊小神,可能會因此讓祂轉移攻擊目標,非常危險。

小神就這樣愣在原地,不知如何是好,許歆燁忿忿不平的說著:「你傷害的人夠多了,這裡就是祢的終點,祢別想再殺害任何人。」

聞言的小神拿著美工刀,因為只是一隻娃娃,無法分辨他的表情如何,尤祈也正在想辦法怎麼離開原地,他不能一直待在小神身後,不然會有危險。

誰知道,真的也被他猜到。

小神的目標並非是江少塵,轉而看向尤祈,將美工刀刺向他。

「!!」來真的啊?!親眼看到會動的娃娃讓尤祈很感動沒錯,但這不代表代價就是賠自己的命啊!

「小祈!」眼見尤祈快要被小神攻擊,寒苡悠一股腦兒的從江少塵身後跑出,撲向尤祈,躲過攻擊,卻也因此撞傷膝蓋。

「苡悠!」江少塵喊了一聲。

「不要管我!歆燁!帶少塵走!快一點!」寒苡悠忍痛吼道,聞言的許歆燁說時遲、那時快,抓住江少塵的手臂跑離房間。

小神似乎還沒注意到,就是要攻擊尤祈他們兩個,尤祈知道寒苡悠已經受傷,不可能閃過小神的攻擊,便一手抱緊身上的人,另一手胡亂抓一把地上的鹽撒在寒苡悠的背上。

美工刀刺下來的瞬間,因為碰到鹽巴,讓小神停下動作,無法殺掉寒苡悠。

然後,沒過一眨眼的功夫,小神消失在尤祈眼中,讓尤祈嚇了一跳,他們應該所有地方都撒鹽才對,怎麼可能不見?

這時,他醒悟到一件事。

 

不是吧!?抽屜的縫也能讓祂跑!?失算!幸好還算預料之內的事!

 

許歆燁帶著江少塵離開住所,跑到房子後方的一片矮樹叢裡,待在沒有樹苗的空地上,他將事先收在身上的鹽撒在身上,順手遞給江少塵,說:「如果真的像尤祈說的,有隙縫的地方祂都能出入,這裡只有一條路能讓祂走。」

「然後,你會幫我引開祂,我再趁機燒掉祂,對吧?」江少塵點了頭後,在身上撒了些鹽巴,「祂應該不會盯上其他人吧?」

「鹽巴能確定真的有效,他們肯定不會有事。」許歆燁輕哼一聲。

隨之,按照計劃一般,小神出現在他們面前,祂惡狠狠的瞪著江少塵,只要殺掉他一切都結束了。

「……。」江少塵第一次感受到如此沉重的眼神,他背負著所有人的命,要殺掉這隻娃娃。

他在進行計劃之前,非常懊悔,自己為什麼阻止不了朋友們玩這個遊戲,丟了三條命,意志也逐漸消沉。但是,尤祈卻對這樣的自己說了一段話。

『你會後悔很正常,誰都無法承受自己害死朋友的事實。但是,換做是我,我不會一直消沉下去,反而會先思考,如何阻止這個惡性循環,再好好跟他們道歉。』

所有事情,都要等到此事完結之後再說,他不會放過任何能解決惡靈的機會,絕對會、解決祂。

小神立即衝上前,許歆燁立刻擋在江少塵面前,用放著鹽巴的護身符阻止祂前進,小神一步也動不了,許歆燁作勢要拿走武器,卻被娃娃閃過。

他一個撲空,小神便趁機要上前刺向江少塵,但是祂沒有料到,有人一把抓住自己的身體。

小神的頭回頭,便見握住自己身體的人是許歆燁,而且抓住身體的手綁著放鹽的護身符,讓祂動彈不得。

許歆燁順手抽掉小神手上的兇器,喊道:「塵少!就是現在!」

江少塵將放在身上的油瓶打開,倒在小神身上,點燃打火機,在許歆燁鬆手的那一瞬間,火苗在小神身上燃燒。

因為點燃的附近沒有小草,不會點燃其他地方。小神不斷掙扎,卻無法掙扎炎熱的火燄,被放鹽的護身符綁在身上,當然不可能脫離。

「啊啊啊……」

哀鳴聲?

這時才發現,聲音的來源是娃娃。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駭人聽聞的叫聲格外刺耳,感覺耳膜隨時會被震破,令兩人忍不住摀住耳朵。

那是存在於小神體內惡靈的哀嚎聲。

到最後,聲音越來越小、越來越小……沒有了聲音。

 

惡靈,消除完畢。

 

江少塵單膝跪下,臉色瞬間變了,他沉下雙眸,不甘心地咬緊下唇。

事情是告了一段落沒錯,但是鄭勳他們不會回來了,這也是一個事實。

許歆燁看見江少塵這樣,原本不打算多說什麼,但是最後淡淡的說著:「我們每個人,都因為都市傳說失去重要的人。但是,我們不能留戀過去,之後會有更多犧牲者,我們要有自知之明。」

「……嗯,我知道。」江少塵知道現實是殘酷的,所以他不打算反駁許歆燁,未來的他們,只會遇到更多傷亡,不會少、只會更多。

 

這就是,都市傳說。

 

 

一個人的捉迷藏,是種喚靈儀式。

 

在日本是十分禁忌的恐怖遊戲,即使失敗的人很多、成功的人也不少,只不過後者的人,沒有一個生存。

經過這一次的事件後,一切恢復正常。

刑偵系的同學就這樣少了三名男學生,就算再怎麼悲傷,人也不會回來。只能說:命不能拿來開玩笑。

吳亞淇和田雅惠也因此轉學,只剩下江少塵一個人,他不再像從前一樣和朋友們去學生餐廳用餐,只是自己一個人默默坐在位子上。

 

不過,也許是他太悲觀也說不定。

 

「塵塵~」熟悉的聲音傳出,江少塵回頭一看,只見S4的四名學生走到自己身邊,自顧自的坐了下來。

「是你們啊。」江少塵微微笑著,眼神望向S4裡年紀最大的成員,「成嶽,你的傷已經好了嗎?」

「嗯,差不多了。」莫成嶽笑著,「話說,塵少你還好吧?一個人坐在這裡,多孤單啊。」

「其實,我很習慣這樣了。」江少塵聳肩,「大概是因為,我的個性就是獨來獨往的那種吧?」

「是嗎~?」尤祈偏頭看著江少塵,「但是有伴陪沒啥不好吧?」

聞言的江少塵眨了眨眼,最後無奈的笑了一下,「也是。」

「話說,尤祈你這禮拜就要考學測了吧?」

「是啊!這六日!」尤祈笑道。

「你果然一點也不緊張的樣子呢……。」寒苡悠苦笑著。

「反正他已經有學校了,有差嗎?」許歆燁吐槽。

「什麼嘛!我會考到榜首給你們看的!」

江少塵看著四人的互動,就像看到刑偵系他們六個人的昔日疊影一般,感覺就像昨天才發生一樣。

 

或許,跟他們在一起,也不壞。

 

 

放學時間,江少塵私下約尤祈前往一個地方,就是他家附近的醫院。尤祈答應他不會告訴任何人,絕對會封口。

「你說了也沒什麼關係,這不是什麼大不了的事。」江少塵微微一笑,手上還拿著一大束花。

「那你為什麼只帶我一個人來呢?」尤祈問道。

「這個嘛……大概是因為,感覺跟你很投緣吧。」江少塵意味深長的說道。

兩人緩緩走到一間病房,將門推開,只見尤祈有些愣住,躺在床上的人,是一名少年。

「這個人是……」尤祈眨了眨眼,他以為江少塵來醫院見的人可能是父母之類的,沒想到是一名似乎和對方同年紀的少年,讓他有點驚訝。

「兩年前,我因為和父母商量未來的路有不和協存在,一氣之下,就離家出走了。」江少塵將花束放在一旁的矮櫃上,說著:「我在外頭流浪許久、半工半讀。直到我遇到他,這個人什麼都沒有問,讓我和他同居,真要說的話,那棟房子的主人是他,並不是我。」

「後來,他出車禍,至今兩年過去了,他依然昏迷不醒。我總是在期盼,他能醒過來的一天。」說的同時,伸手去撥少年的瀏海,眼神透露出他的悲傷,「我失去了很多東西。要是,我連他都失去了,我真的不曉得該怎麼辦。」

「……。」尤祈默默不語,只是靜靜看著熟睡的少年,一句話也沒有說。

每個人,都有自己最珍惜的事物,對於江少塵來說,這名少年是他的所有,說不定沒有這名少年的幫忙,江少塵現在可能還迷失在黑暗中也說不定。

對於自己來說,家人、S4和S大的大家,都是尤祈不想失去的事物,他所珍惜的,就是這份感情。

「……抱歉,好像太沉重了。」江少塵無奈的笑了一下,「突然說這些,讓你受驚了。」

「是不會。你倒是點醒我很多東西。」尤祈搖了搖頭,「不過,你告訴我這些,我很驚訝就是。」

「每個人都有過去,看個人是要維持現況還是繼續前進。」江少塵望向他,好奇的問:「你呢?尤祈,你會選擇什麼?」

「嗯……」尤祈思考了一會兒後,聳了下肩,「看當時的狀況囉!我不擅長思考這些事情,太麻煩了!」

「呵呵,尤祈你果然是直線思考。」

「什麼嘛!哼!」

 

 

很快的,學生們開始放寒假,而寒假的第一、二天,是高三生的戰場。

作為同伴,S4大學部的三人來到考場陪考,而郁久也則是為孟宇柔陪考,實在是越來越讓人懷疑他們的關係了。

 

「想不到你也會來,不要臉。」許歆燁沒好氣的撇了郁久也一眼。

「柔來考試,我當然會來。」郁久也說得十分輕鬆。

看著兩人的氣氛詭異,寒苡悠不禁有些奇怪的靠近自家表哥,詢問:「成嶽,歆燁和久也怎麼了嗎?感覺他們……怪怪的。」

「呃……我不曉得。」莫成嶽搖頭,其實,他知道為什麼,但是,他不能說。

總不能和自家表妹說,那件事情跟她有關吧?身為表哥的自己實在是說不出口,畢竟自己也是在現場聽到話的人。

許歆燁和郁久也因為個性上,算有不錯的交流,但是前幾天不曉得他們兩在討論什麼問題,許歆燁突然狂造口業,好像在反駁什麼事情。

可是郁久也從頭到尾就是非常淡定的臉,莫成嶽想也知道自家伙伴談論到什麼話題會十分慌張,當然就是寒苡悠的事情,需要狡辯什麼嗎?

可惜,寒苡悠在這方面太遲鈍了,怎麼可能清楚。

考試結束的鐘聲響起。很快的,尤祈跟孟宇柔從考場出來,尤祈開心的拿著參考書,笑道:「太好啦!社會滿分!題目超簡單的!」

「我跟你對答案居然錯三題……」孟宇柔一臉憂鬱,「我為什麼要改答案?」

「你們連答案也背起來啊!?」四人吐槽。

「對啊!小柔跟我說好,寫完考卷要對答案啊!」尤祈的笑容再度萌翻眾人,這是什麼樣的學霸啊!?

「等等考哪一科?」郁久也詢問,順手收起孟宇柔的參考書。

「國文,希望文章我都看得懂。」孟宇柔一手插腰,看著手機上的時間,「尤祈,三十分鐘後要回考場喔。」

「好~」尤祈舉起手,看起來就像小學生一樣。

「我們曾經考高考要死要活,他怎麼一臉輕鬆啊……?」許歆燁嘴角抽動。

「那可是你的竹馬啊,問我們幹嘛?」莫成嶽不解道。

「真是羨慕……」寒苡悠欲哭無淚。

「小柔!我們一起加油吧!」

「不要叫我小柔!」

 

 

TBC.

 

4

 《後記#》

我好喜歡江少塵我想表白(不是####

一個人捉迷藏終於完結啦//////(灑花ww

下一篇又是什麼都市傳說呢?而出場是誰呢?

下集待續。

製品123

    石雪櫻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