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生會設定    ×戀人設定    ×甜文注意

×攻君霸道抖S攻、受君嬌柔受

本文請支持 這裡 (點字進入

 

麻煩幫個小渣文手粉專按讚(點圖進入):

也歡迎在FB查詢:絢爛彩境(多為放圖和其他小說為主)

歡迎問問題或是給意見(點圖進入):

 

*******

 

「學長,我進來囉。」

「請進,記得關門喔。」
櫻手拿著一份資料走進學生會,將那疊有些厚重的資料交給了對方,「這是我們1A學生的資料。」
天玄順手接下資料,稍微過目了下,便點頭,「嗯,這樣就可以了,辛苦妳了。」
「那我就先…」
「慢著。」
正要離開時被對方叫住,櫻不解地回頭,「怎麼了嗎?」
「我還沒有同意妳能走呢。」天玄笑一笑,「現在我不是以“會長”的身份,而是以“戀人”的身份請妳留在這裡。」
「欸…?」她眨了眨眼。
他靠在椅背上,似笑非笑地看著對方,笑道「妳應該懂我的意思吧?」
「///////!」櫻一下子就明白了,臉馬上紅了起來,她便急忙地說「這、這個時間不太方便!而、而且等等還要上課…」
「是沒錯,但是…」天玄緩緩地站到對方面前,移到了櫻的耳旁,呢喃道「我等不到放學吶…。」
「唔嗯…///////」覺得耳朵有點癢癢的,她縮了縮頭,雙手抵在對方胸前,垂下頭來,小聲道「等等有人來怎麼辦…?」
「這妳大可不必擔心。」輕勾起了戀人的下巴,「上課時間都不會有人進出學生會,除了我以外,玝他們要來也會通知我,所以不會有人來打擾的。」
「欸…~!」櫻的心裡欲哭無淚,自家戀人可真是貨真價實的抖S,也沒有可以反駁的了。
櫻只是將臉埋在對方胸口,孩子氣地說「學長等等…記得要幫我請假喔…我不想被記曠課…」
「是。」天玄點頭,便讓對方躺在沙發上,自己輕輕地壓上。今天對方並沒有把頭髮綁起來,所以有些新鮮感,平常可愛的她多了些魅力,自己就好喜歡櫻這樣的反差感。
「唔嗯…請不要一直盯著我看…」感覺到對方灼熱的視線後,便害羞地撇頭,臉依然是紅通通地一片。
「今天妳比較容易害羞呢…。」天玄低聲說著,唇貼上那白晰的頸部,輕輕地舔吻著。
親吻的啁啾聲在安靜的室內裡迴響著,櫻的手背抵在唇前,不想發出任何聲音,但是那微微的喘息聲依然非常明顯,天玄將對方的領帶鬆開,解開上頭的兩顆扣子,滑嫩的肌膚更是暴露在眼前,令他更是難耐自己的欲望。
知道對方不希望被別人看到印記,吻痕便落在鎖骨附近,手也不閒著,輕撫著櫻的大腿,上下來回撫摸著。
「唔、唔嗯…嗯嗯…」身子開始顫抖著,這些動作惹得櫻心癢癢的,細碎的呻吟也漸漸被引了出來。
隨後,天玄順手將櫻的領帶鬆開,扣子也全解開,胸前完全是敞開的狀態,櫻因為自己的挑逗胸口上下起伏著,身子似乎也變得有點燙。
熱…很熱…。櫻心想著,才幾個動作而已,自己的身體居然會不斷地再發燙,覺得、好羞恥。
天玄慢慢吻下,將內衣給往上拉,柔軟在眼前晃了晃,櫻想阻止對方,卻又使不上力氣,身上的人舔了舔立挺的朱紅,輕輕含住。
「嗯嗯啊…!不、不要…」舌尖逗弄著朱紅,令身下人兒的呻吟變得無法壓抑。時而左、時而右地舔弄著,簡直是想把戀人的理智逼到絕境般。
這時,手摸向了對方的私處,微微摸到濕黏的感覺,他舔了舔自己的下唇,壞笑道「濕了?」
「…!」沒有辦法不承認,羞恥的感覺更是不斷上升。
並沒有等對方的回應,掀開了她的裙子,手指開始磨蹭著濕掉的私處。
「哈啊啊…學、學長…嗯、嗯嗯…」
櫻的喘息開始無法壓抑,微微看見對方的服裝儀容過於整齊,有點不開心,主動伸手鬆開了天玄的領帶,她只是賭氣地鼓起嘴巴,「學長都沒脫…嗯…很不公平欸…」
然而,天玄只是輕輕地嘴角上揚,手暫時離開,將自己的制服褪去,櫻很難得地替對方解開襯衫的扣子,他也將對方的制服給褪去,彼此都只剩下一件襯衫。
唔…身材真的好結實…//////。櫻無法不臉紅,如果再拉開一點…/////
瞧戀人的反應,有點被逗笑了,天玄笑問「怎麼?臉這麼紅。」
「唔…不要看啦…//////」臉埋在對方的胸前,也不想再多說。
「小笨蛋。」語畢,手又再度磨蹭著私處,那裡早已濕透不己,天玄的唇貼在對方耳旁,低聲問「需要潤滑嗎…?雖然我覺得是不用了…」
「鳴鳴/////!人家怎麼知道啦//////!」櫻雙手遮住臉,整個都燒紅了起來,「學、學長決定就好了啦…這麼羞恥的問題…人家不知道啦…~」
天玄只是笑了笑,輕啄了下她的額頭,「等等做的事情才比較羞恥吧?」微微舔了下食指,「我就不做潤滑了。」
說完,便褪去了對方最後一道防線,那私處不斷地流著蜜液,彷彿在引誘自己的理智一樣,天玄瞇起了雙眼,淡淡地勾起了抹笑容,趁櫻還沒反應過來時,伸進一根手指。
櫻的雙腿張得很開,她不知道自己現在的姿勢多撩人,她現在只知道,手指在自己體內游蕩著。慢慢地,兩根手指、三根手指在裡頭抽弄著,液體越流越多,身子也更加敏感。
手指…太細了…。
根本就不夠,櫻羞紅著臉,喊道「想、想要學長…進來…」
「哪裡…進去…?」天玄越說越是故意抽動著手指。
「唔嗯…!!」終於忍不住、生理的淚水流了下來,「我、我想要…想要學長的…哼嗯、嗯…那裡…」
「good girl.」舔掉對方的淚水,緩緩地將手指抽出,隨之代替的是挺立的炙熱。
好、好大…///////。櫻一點也不認為那東西進得去,鳴鳴…一定很痛…。
「放輕鬆…。」在耳旁輕輕呢喃道,便緩緩地將炙熱埋入裡頭。
「鳴啊啊…!」眼淚又再度流了下來,「好、好痛…鳴鳴…」感覺身體被撐開一樣,痛到受不了。
然而,天玄也不好受,進去也不是、退出去也不是,因為怎麼樣對方都會喊痛,他喘了口氣,讓對方緊緊抱住自己,安慰道「抱歉,把妳弄疼了,我會慢慢來。」
隨後,他緩緩地動著,讓身下人兒慢慢適應,櫻調整著自己的呼吸,「學長…請、請繼續…」
「真的?」擔心地問,「不疼了?」
「嗯…不疼…」櫻像個孩子一樣抱著他,「沒、沒問題的…所以…」
「…知道了。」確認對方真的沒問題後,開始前後擺動著腰,緩緩地抽動著。
「哈啊…嗯啊啊…」手背抵在唇前,嘴裡甜美的嬌嗔宛如催情劑般,催促著彼此的理智到極限,「學唔、學長…哈嗯…」
「哈…嗯…。」自己也不自覺地開始喘息,裡頭被包附住的溫熱感太舒服了,簡直是要自己陷入瘋狂的境界,天玄自認自己是個很有理智的人,每當到這樣的情況,理智就會和自己作對。
等到所有分身都埋入裡頭後,他溺愛地吻了吻身下人兒的額頭,輕聲道「我要動囉。」
「嗯…」櫻輕輕點了個頭當回應後,對方便開始抽送炙熱,時而快、時而慢,彷彿是在計畫什麼似。
「鳴啊啊!學、學長…嗯…請、請等一下…」兩手抓住他的肩膀,喊道「這、這樣子…太快了…」
「抱歉…我…」回過身來才發現,對方的眼眸中滿是情慾,臉頰也微微紅潤,櫻才知道自己已經點火了。
「唔…學長…」
完了、完了,完全看得神魂顛倒了,對方那個人樣子太過於迷人,那種性感是不知名的色氣感,櫻無法再多說什麼、多想什麼,現在,就只想讓眼前的戀人,將自己好好疼愛一番。
「我…我忍不住了…。」語畢,抽送炙熱的速度又開始增加,聲音也越來越響亮。
「嗯啊啊…!學、學長…鳴、鳴嗯嗯…哈啊!」放蕩不羈的表情、甜膩的嬌吟,引誘著十七歲少年的理智,肉體的碰撞聲以及滋滋作響地水聲讓這空間更是添上了份色氣。
「小櫻…。」情不自禁吻上對方的雙唇,濕潤地纏綿著,讓身下人兒的呻吟消失在這個吻當中。
「唔、唔嗯…」雙手環住了頸部,櫻緊抱著他,含帶著泣音:「學唔、學長…我、我已經…啊啊…」
「…一起吧。」語畢,天玄來回抽動了幾次後,終於將灼熱的液體射了出來。兩人不停地喘息著,他抽出牽白絲的分身,輕輕環抱住身下人兒。
「唔…?學、學長?」櫻眨了眨眼,不曉得是什麼情況。
「…抱歉,勉強妳。」越說,環抱的力道加重了些,「明明還是上課時間。」
「嘛啊…沒關係的啦。」同樣抱住了對方,笑道「我不討厭這樣,畢竟學長一向都很溫柔。」
「…那。」天玄看著自家可愛的戀人,笑說「能再來一次嗎?」
「欸、欸O/////O!?」臉又再度爆紅。
「我發覺,我剛剛好像沒有讓妳高潮哪。」說的同時,將自己的襯衫褪去,那大好身材馬上顯現出來,天玄撫媚地勾起了抹笑容,喊道「那要怎麼做才能讓妳更舒服呢…?」
「鳴欸…/////!!」這樣的話也太犯規太露骨了吧/////!?櫻心想道,這、這真的好羞恥啊…//////
「鳴哇…!學、學長…!?」還沒反應過來的時候,天玄褪去了自己的制服裙,也褪去了白色的長襪和鞋子,身上就只剩這麼一件白色襯衫,「鳴鳴…」
「喔…?很白呢…。」他壞笑著,手從大腿撫下、再從小腿撫上,來回撫摸著。
「鳴、鳴嗯…呀啊…」想把雙腿夾緊卻反而越張越開,這樣的挑逗讓自己非常心動,感覺到自己的下身似乎又有點濕了起來。
「真快吶…,妳可真色…。」手又再度摸向那私處,馬上又濕了,手上沾染著透明液體。
「哈啊啊…不行…啊啊!」突然,手指就這樣戳進蜜穴裡頭,「學、學長怎麼這樣啊…?」
「總不可能每次都讓妳有心理準備吧?」說的同時,三根手指就在裡頭遊蕩著,「怎麼做才能讓妳高潮呢…?」勾起了抹壞笑,微微碰觸到一個突起,見戀人的反應有些微不一樣後便開始抽動著手指。
「鳴啊啊…不、不要…哈嗯…那裡不行…嗯嗯啊…!」呻吟開始變得高亢,讓對方更是故意在裡頭攪弄著,甜蜜的叫聲也被引誘出來。
「舒服吧…?」故意問一個沒有回答的問題,天玄看著身下人兒那欲求不滿的神情,都只有自己能看到。
「啊、啊啊嗯――」
蜜穴不斷地流出令人羞恥的透明液體,櫻顫抖著,雙手遮住臉頰,「剛、剛剛好羞恥…都被學長看到了…」
「有什麼好羞恥的呢?」天玄拉開了櫻的雙手,「我們等等要做的事才更羞恥吧,嗯?」
他小心翼翼地抽出了手指,故意在對方面前舔掉自己手上的液體,那性感又迷人的動作,令櫻的臉更加紅潤。
「鳴欸!學、學長!你要幹嘛!」對方搬開了自己的雙腿,整個大好風景就暴露在自家戀人眼前,櫻頓時覺得更是羞恥。
「小櫻應該沒有單純到不曉得這是什麼事吧…?」天玄壞笑道,那不斷流出蜜液的小穴,令他不禁舔了舔乾燥的下唇,「這樣子,妳應該比較有反應吧…?」隨後,他吻上私處,輕輕地舔拭、慢慢地深入,兩手將對方的大腿呈現M字型的模樣,能更好深入。
「不、不要…嗯啊啊…等、等一下…鳴嗯…!」溫熱的舌尖在裡頭徘徊著,那種感覺簡直讓櫻舒服到升天了,居然、居然有人能夠對這種事這麼熟練!!這到底是哪裡搞錯了啊…?
「鳴哇啊―!」想的同時,冷不防被觸碰到一個刺激點,頓時讓她什麼都沒辦法繼續想,「啊啊…學…長…」
「怎麼?這麼不專心。」天玄立馬就注意到戀人的不專注,輕聲笑道:「是想到誰嗎?」
「鳴鳴…才、才不是想別人…」
「那是在想什麼呢?」
「唔…」這種問題一定要回答嗎?櫻想裝沉默的時候,對方的舌尖再度深入那個刺激點,讓自己再也忍不住,嬌喊道「再、再想…呼嗯…為什…麼…學長對這種事…哈啊…這麼熟練呢…嗯嗯…」
「欸~原來是在想這件事。」似乎並沒有太大的反應,天玄只是輕勾起了櫻的下巴,笑著說「如果不熟練,要怎麼讓妳舒服呢?」
「唔鳴…!不、不是這個問題吧…//////?」為什麼問問題比講還要羞恥啊…,櫻內心吶喊道,隨後,有點擔心地問「學長真的…沒和別人做過…?」
語畢,天玄只是稍微愣了一下,他輕輕勾起了抹無奈的笑容,說著「Of course. 小櫻認為我會說謊嗎?」
「嗯…是不會覺得…」櫻有些害羞地眼神飄到了別的地方,「我只是…很擔心而已…」
「妳在擔心什麼事?」以天玄這個人來說,也算老實,有什麼地方讓櫻擔心,他自己也很好奇。
「我、我擔心…」她越講越小聲,天玄靠近對方才聽清楚她的話:「擔心學長…嫌我的…技巧不好…」
「噗哧…!」聞言的天玄忍不住笑了出來,讓櫻一臉茫然地看著自己,「幹、幹嘛笑啊…?人家很認真的說和想過欸…」
「不、不是…呵呵…。」天玄笑道「妳也太可愛了吧?居然會擔心這個,小櫻擔心的事情可真多呢。」
「喵鳴…本來就是嘛…」小櫻的臉也越來越紅,「我對什麼都不純熟,現在也還只是個小孩子而已,當然會擔心啊…」
『唉…真的是…』天玄再一次地露出無奈的笑容,但這次的笑容多添了幾分柔和,他輕輕將手蓋在櫻的臉頰上,說「是啊,妳確實還只是個孩子,但是,我一點也不在乎這個。」
「妳呢,只需要好好享受過程就好了,之後再給我也不遲。」食指輕描繪出她的唇型,輕輕用食指點了下櫻的唇瓣,笑道「妳不用擔心什麼事,妳是我第一個喜歡的人、第一個情人,沒有人能取代妳的位置。」
「學長…」櫻一手蓋在對方的手背上,抿了抿嘴,喊道「學長…請你…把我變成你的女人好嗎?」
而天玄再度勾起了嫵媚得笑容,道「妳早就是我的女人了。」
語畢,彼此吻住了對方的雙唇,天玄舔了舔櫻的唇,笑道「舌頭伸出來。」
「嗯…」櫻露出小巧的嫩舌,再度被吻住,雙舌再次濕潤的交纏著。
吻的同時,微微感覺到有東西磨蹭著自己的下身,櫻的雙眸再度積含著水氣,哽咽道「學、學長不要鬧了…快、快一點…」
他勾起了抹壞笑,問「要什麼呢…?」
「我、我要…」櫻完全把羞恥心丟到一旁,嬌聲喊道「我想要、想要學長…好好疼愛我…」
「好孩子。」語畢,便將那炙熱深入到小穴裡頭。
「鳴啊啊…!學、學長…哈嗯嗯…」並沒有像剛剛那樣的疼痛,反而有種莫名的快感,令櫻更是無法自拔,「嗯啊啊…」
「很有感覺了吧…?」他笑道,腰前後擺動著,速度也慢慢越來越快,那刺激的快感不停地挑戰著彼此的理智,兩人完全沉浸於快感之中。
「啊、啊嗯…!天、天玄學長…嗯嗯啊…鳴鳴…」甜美的嬌嗔不再壓抑,櫻的雙臂環住了自家戀人的頸部,道「再、再用更多…舒服的地方…」
「妳…!」他再也忍不住,將櫻壓在沙發上,狠狠地吻住了她的雙唇,抽插得越來越深,肉體碰撞的聲音顯得場面更加色情。
「哈、哈啊…學…長…唔嗯…」完完全全不給身下人兒喘息的機會,天玄加深了這個吻,令彼此感到窒息,舌尖不停地纏綿,交換彼此的液體,接吻的時候不時發出了色情的親吻聲。
「櫻…叫我的名字…。」低沉又性感的嗓音誘惑著對方,他想聽到,對方叫自己的名字。
「啊、啊啊嗯…!天、天玄…天玄…哈啊啊…!」久違地喊出了對方的名字,使得炙熱更是深入。
櫻、櫻…。
天玄…天玄…。
彼此想著對方,到了最後,彼此達到高潮,混濁的白色液體流了出來,兩人喘息著,再度深吻。
「唔、嗯…」柔軟的雙唇不斷地糾纏,直到彼此都無法喘息時才離開。
「小櫻…」天玄吻了吻對方的額頭,「稍微處理一下就好了。」
「這、這樣好嗎…?」都已經沾到沙發上了…。
「叩――叩――」敲門聲?不會吧?有、有人來!?小櫻一整個嚇到不知道如何反應。
然而,天玄非常淡定地將自己的衣服穿好,提醒著小櫻,「等等不要說話,我來處理。」
見小櫻點頭後,天玄才回應:「進來吧。」
「打擾了會長。」一位少年走了進來,將手上的資料交給了天玄,說「校長要您處理一下這份資料。」
「是嗎?,我知道了,謝謝你。」天玄對少年點個頭。
「那,先告辭了。」少年行個禮後,便離開了學生會。
聽到了關門聲後,小櫻只是微微說「學長你也太淡定了吧…?居然這麼冷靜…」
「如果被發現的話,那不就糟了?」天玄雙手放在沙發的靠墊上,「學生會會長在學生會公然做情事,這話可不能聽。」
「是沒錯啦…」小櫻只是默認,隨後只是臉紅喊道「那、那學長不要一直看著我啦!這樣子人家要怎麼換衣服啦/////!」
「反正都看光了妳還會害羞啊?」天玄笑道,「妳的身體又不是沒看過,更不用說碰過了。」
「鳴鳴//////那感覺不一樣啊//////!」小櫻的臉越來越紅,雙手抱著衣服遮住自己的身體,「這、這明明就有差!!」
「嗯…要不…」天玄再度坐到沙發上,一手輕壓著她的肩膀,笑著說「今天晚上,再做幾次吧。」
「鳴喵喵――//////!!?」整個頭都冒煙了,「可、可是…」
「反正明後天是假日,而且最近有點想吃甜的了。」天玄的食指貼上小櫻的唇,看對方還想反駁,便道「不然等等就不用回去上課了。」
「鳴欸…怎麼這樣喵…Q/////Q」

今天晚上,肯定會腰痛。

 

FIN.

 

 

 

##後記##

耶我的腦補已經夠了XDDDD(髒

我還是覺得我的兒女太配了這根本就是我的理想♡♡♡♡(###

女兒根本誘受/////兒子根本抖S啊啊啊啊啊//////(鼻血

我應該也要發發原創BL了,二創就等我有別的想法的時候再說#(欸不對吧#

好就這樣,我希望下次是清水www

這些就當我是寫肉文練習(幹#

 

――2018 / 01 / 01 更新。

石雪櫻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