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生會設定    ×戀人設定    ×甜文注意

×攻君霸道抖S攻、受君嬌柔受

本文請支持 這裡 (點字進入

 

麻煩幫個小渣文手粉專按讚(點圖進入):

也歡迎在FB查詢:絢爛彩境(多為放圖和其他小說為主)

歡迎問問題或是給意見(點圖進入):

 

*

 

格外安靜的宿舍裡,一間鎖上的臥室裡傳來女孩陣陣的不明嬌吟與喘息。
只見床上十分亂的被褥裡晃動著,可想而知裡頭的主人再做什麼樣的事。
「鳴…嗯嗯…」被少年壓在身下的女孩不斷地喘息,水藍色的雙瞳積著水氣,雙頰通紅的樣子可說是多麼惹人憐愛。
親吻的啁啾聲在房間裡徘徊,少年一遍又一遍地親吻女孩的身軀,彷彿想要好好疼愛這個女孩,不想輕易放過她。
「啊啊…那裡不行…」軟軟的求饒聲就像催情劑,說有多誘人就是多誘人。
「哪裡呢…?」少年只是笑一笑看著她,手不自覺撫著光滑的大腿,順手把裙子的拉鍊拉下來、沿著腿美好的曲線滑下扔在一旁,「呵呵、好難得妳今天這麼聽話,二話不說就答應來我家,真是沒有戒心。」
「不過,看在小櫻這麼乖的份上,倒是能給點獎勵。」吻了吻女孩的小嘴,直視著對方。
「那…這個獎勵也已經過了半小時…學長還是沒有給我啊…」女孩撇頭不去看對方的表情,身體零距離的那種感覺太過於害燥,加上兩人的衣服只有前面的扣子解開,火熱的感覺更是明顯。
「的確…是有點慢了…」少年說著,輕捏起她的下巴讓她轉過來看著自己,「但是、我想先享受一下我可愛的戀人,不過份吧…?」
「…!」聞言的她臉越來越紅潤,隨後微微道「享受什麼的…學長也太貪心了…」
「會嗎?那也沒辦法,誰叫妳這麼可愛。」少年勾起了性感的笑容回應,一手輕輕搓揉著她的髮絲,「果然吶…叫我學長可真犯規…」
「哈啊…!」才剛說完,對方用膝蓋摩擦著自己的下身,不禁叫出聲來,「啊啊…」
「明明不是叫名字卻還這麼地迷惑我…」臉龐靠近了幾公分,「這是要我如何是好吶…?」感覺女孩的下身有點溼潤,壞笑道「已經…極限了是吧?」
「不…要…嗯啊…」想掙脫對方的手掌心卻怎麼樣都離不開,慾望也早就沖昏自己的腦袋,聲音也越來越悅耳,「天玄學長…唔嗯…」
「妳啊…這麼誘惑我知道後果嗎…?」食指描繪出她的唇型,那雙唇非常地柔軟,真想一口咬下,「我現在可不能保證等等會發生什麼事喔。」危險地舔了舔乾燥的唇,顯得格外的迷人。
「唔…」滿臉通紅,小手輕撫著他的臉龐,微微開口說「想要、想要天玄學長可以…好好疼愛我…」哪怕只是一下子、也好。

(啊啊…真受不了吶…)
(還是誘惑了我…)

天玄的手覆蓋在對方的小手上,「這句話妳明白是什麼意思吧?」吻了吻櫻的手心,伸出了舌頭舔著,溫柔地親吻手腕,讓身下人兒不禁顫抖了起來,「那麼、該好好獎勵妳了。」
「呀啊!不要…用手來…嗯…!」對方的大手就這麼摸向溼潤的花核,伸進裡頭挑逗,「唔嗯嗯…哈啊!」
拉下最後一道防線後,天玄正要潤滑時被對方阻止,「下、下面…」一會兒就明白身下人兒的意思,隨後勾唇笑。
「咦…?」只見對方讓自己在上面,位置顛倒,馬上臉紅道「這、這樣子…」
「偶爾…來點刺激的嘛。」語畢,雙手扶著櫻的雙腿,來回舔拭那蜜穴,故意舔得嘖嘖出聲,讓櫻感到無比的刺激。
「唔、唔嗯…」解開對方的褲頭掏出早已立挺的分身,緩緩地口交,第一次在性關係上有這種口交的玩法,櫻一直很討厭這樣,但其實不常的話也倒是不會討厭,而且…如果對方會很舒服的話…是個例外。<br>
「好乖…」天玄本來以為她會很排斥,真是想不到呢,想著想著,從床頭不知道拿出了什麼東西,塞在蜜穴裡頭。
「呀啊!什、什麼東西啦…!」專心在服務自己的櫻嚇了一跳,急忙回頭。
「還會是什麼呢?」再一次的勾唇笑,「沒甜頭我可不會繼續。」這樣講對方就明白了其中的意思,他塞的東西就是糖果。
「等、等一下!不要…啊啊嗯…」再度吻上那不斷流出液體的陰唇,因為加了糖果的關係更加甜蜜,天玄忍不住放肆性地撩奪,對方早就因為刺激的關係而無法繼續,但這就是自己的目地。
「女孩子果然要甜才能好好進食。」天玄舔了舔下唇露出危險的笑容,讓櫻好好面對自己,輕捏起她的下巴,「還可以嗎?」
聞言,點了點頭,蜜穴對準著分身微微摩擦著,得到了些快感,「唔啊啊…嗯…」
「唔…!嗯…」吻上櫻的唇,炙舌交纏在一塊兒,交換彼此的液體,來不及擦拭的水絲從嘴角流下,櫻被吻得嬌喘連連,讓天玄非常地滿意、離開她的唇,那同時,牽起了條曖昧不明的水絲。
「想要…好想要…」她呢喃著,對方默許地點頭,溫柔的扶著櫻細緻的腰,慢慢吞沒著那炙熱的碩大,讓兩人發出嘆息。
「呼嗯…啊…」微微擺動著身子想把分身全部吞沒,但對方只是吻了吻自己的唇,「慢慢來、妳受傷了怎麼辦…?」對她說、也是對自己說。
直到炙熱全都進去後,才開始動。動作溫柔到連櫻都感覺自己快要沈浸在這柔和中,眼前的少年是多麼地溫柔、又迷人。
「啊、啊啊…學…長…嗯啊…」呢喃般叫著對方。
「嗯…?」稍微不動,聽對方說話。
「這樣子…」不看倒也還好、就是看了才覺得不好,積了水氣惹人憐愛的眼神、紅潤的雙頰,「好舒服…」太誘人了。

(這孩子…也太過份了吧…?)
(簡直是欠人調教的模樣…)
(不可以這樣吶…只會讓我更愛妳而已…。)

「哈啊…!怎麼…!」下一秒,兩人對調成了男上女下的姿勢,櫻一臉恍神的樣子看著對方。
「都是妳…害我忍耐不了…」天玄舔了下食指,臉上若隱若無的紅暈使得他更性感、也更危險。
「呃…!」她知道、自己一定又按到什麼不該按的開關,心想完了。
「反悔可是無法挽回的…」危險地勾唇笑,靠近櫻的耳旁,用著低沉而性感的嗓音道「我已經很久沒有這麼認真了…第一次吧…」
呼出了幾口熱氣,讓身下人兒顫抖了起來,冷不防舔了下耳窩,說了句「惹人憐愛的妳…會讓我更想好好疼愛妳…」語畢,舔吻著她的臉頰。
「嗯啊啊…不要、不要…哈啊…!」撇頭逃避對方的舉動,因為下身而完全動彈不得,這一次真的是自己點燃的火都熄不掉了。
「轉過來…。」空閒的手再次捏起她的下巴繼續剛剛的動作,「雖然說這是獎勵,但也能讓我順便懲罰妳一下。」
「欸…?」不能理解的看著他,「為…什麼…」
「妳覺得呢?」挑眉問,臉上的笑容依然沒有消失。
「唔…」把我弄成這樣也至少給我一下選擇題吧?櫻心想,微微說「和別人…走太近…?」
「嗯…這我倒是不介意,畢竟那些孩子們本來就愛黏著妳,我也不能要求吧?」天玄搖頭表示不對,「我不會這麼容易吃醋的。」
「那…」除了這個她也想不到有什麼事,這段時間也沒做什麼事要讓對方懲罰自己的行為以及事情,呃不對…不、不會吧…?不敢去看自家戀人,「蒼、蒼太的事…」
「Yes,your are right。」笑了笑,揉了揉她的髮絲,「妳該不會以為我沒有看到吧…?」

其實、上個禮拜,因為蒼太要演吻戲而沒有演戲經驗才請小櫻幫忙,雖然覺得莫名其妙但還是幫他。
而蒼太找小櫻的原因就是「給學長吻過應該非常有經驗」,莫名其妙的理由。
誰、誰會曉得被自家戀人看到他們兩人的樣子,蒼太就這樣擁吻了小櫻好長一段時間,很久才放開。
「啊。」蒼太眨了眨眼。
「幹、幹嘛…?」小櫻臉紅地看著他。
「小櫻的唇好柔軟喔…」食指點了下對方的小唇,「好嫩…好舒服。」
「啊啊啊啊!?」聞言臉更紅了,「你你你你白吃啊就算是稱讚也不是這樣吧//////!?」
「不然我也不知道要怎麼說謊啊。」一臉小孩子的樣子讓小櫻也無法多說什麼,「難怪天玄學長這麼喜歡妳,唇比小貴還嫩。」
「你、你吻過他!?」
「不,碰過。」
「悠羽蒼太你這變態//////!」
「那妳當初幹嘛答應?」
「我…」
「如果這樣被發現怎麼辦?」
「這…」
「果然妳還是太遲頓了。」
「去死!」
果然辯論爭不贏他,而蒼太又說「那…再讓我吻一次可以嗎?」
「呃啊?!我才不要!」怎麼可能再來。
「才不管妳。」自顧自的吻上去。
「唔哇…!」這不能隨便吻啦/////!可惜單純的留級生蒼太根本不在意有沒有被看到。

「那、那是因為…」以為不會有多少人經過那裡所以沒有人曉得,連櫻自己都沒有想到會被對方發現,雖然表面上柔和但內心一定生氣得不得了。
「妳就這樣單純地給蒼太那孩子吻了,不知道我會很嫉妒嗎?」天玄邊說下身慢慢地再推進,讓對方發生難耐的喘息,「就算是為了演戲也不行。」
「哈啊…!」這一定就是再懲罰我,故意挑這樣的機會玩弄我,櫻心想。以生理來說,現在很空虛,眼淚從眼角滴下。
「小櫻妳啊…」吻去對方的淚水,輕輕地笑了笑,「這樣子真的讓我很擔心妳知道嗎?」
「啊…」他吻上了櫻的唇,那是個溫柔敦厚的吻,唇貼著唇。
「常聽星說,妳怕生的關係所以個性並沒有這麼大膽,小時候也不常哭,所以現在才會這麼乖巧吧?」天玄撥了撥櫻的瀏海,在額頭上落下一吻,溺愛地看著對方,「星非常疼愛妳、只有妳一個妹妹當然也會擔心,跟妳在一起時,他應該有不少不滿意的地方。」
「但我知道、星早已接受了。」天玄微微一笑,那種笑容也很溫柔、卻是第一次看到,他說著「表面上不坦率、卻很希望妳能得到幸福,是個好哥哥喔。」
「…為什麼…學長會知道呢…?」從來都沒有聽過自家兄長說過這樣的話,連類似的都沒有。
聞言的天玄,只是笑著,「好膽跟星也有很久的交情了,怎麼會不清楚呢?」
聽完後,她眨了眨眼看著對方,有些訝異的表情,「原來哥哥他…」
「小櫻妳、真的很幸福喔。」天玄輕啄了下對方的雙唇,「有個又愛妳又為妳著想的好哥哥,雖然表面上完全不關心妳,但卻依然放不下當哥哥的心,真的很幸福。」
「那…學長原諒我了嗎…?」看著天玄。
「嗯…妳說呢?」笑著看櫻,讓櫻一下就明白了,果然很了解彼此。
櫻緩緩地環住對方的頸部,主動吻上了對方的唇,「嗯…」天玄十分享受自家戀人少有的主動,磨蹭著她的小舌。
「唔…嗯…」好舒服…。沒想到他會這麼地溫柔,是從什麼時候開始這麼喜歡對方?他的一舉一動都足以讓自己動心,而就在不知不覺之中,喜歡上他。
「乖孩子。」真是可愛。偶爾是個小迷糊、讓人擔心,卻非常熱心、溫和、親切對待他人。但不管怎麼樣、永遠比不上她在床上時所表現出的性感神情,那是自己最貪戀的表情。
「啊啊…啊…學長…。」雙唇分離後,下身推進的分身感覺顯得格外明顯,手背抵在唇前,發出的呻吟非常害燥。
「…」炙熱被柔軟且溫熱的內壁包覆,這樣的快感不禁讓天玄喘息著,耳旁伴隨著櫻甜蜜的嗔息,更是賣力的往裡頭抽送。
「嗯啊啊…哈…啊…學唔、學長…鳴鳴…!」那一瞬間頓時覺得身體很放鬆,感覺比羽毛還要輕,對方趁自己注意力轉移時用力一頂,不禁讓櫻驚叫一聲,「啊!你…你故意的嗎…?」
「我可還沒說原諒妳這三個字哪。」那笑容根本就是一個惡魔。
「鳴…過份…嗯嗯…」
「可是小櫻先犯錯的喔。」
語畢,來回了幾次、要射的時候退出了櫻的體內讓對方感到十分空虛,而液體沾染上床單和腹部,場面顯得很色情。
「啊…!你為什麼要…!」櫻很不能理解的看著對方。
「看妳太享受,有點不公平。」再次舔了下唇,那是一種很危險的表示,「妳可能太小看我了一點…。」從床頭櫃又拿出一樣東西,沒看錯的話那是瓶…糖漿!?那櫃子裡該不會都放這些東西吧?
「是喔。」似猜到對方的心思般回答,「小櫻果然忘記我是甜食主義者吶。」媚惑的眨了下眼,解開了胸前的內衣,一下就明白了。
「等、等一下!」伸手阻止對方,不料他一手就自己的雙手架在上頭,連反抗的機會也沒有了。
他把糖漿從頸部開始淋、一直到腹部,那冰涼的感覺讓櫻不停地顫抖,天玄慢慢從頸部開始品嚐,仔細地舔吻櫻身體的每片肌膚。
「嗯啊啊…嗯啊…鳴嗯…」溫熱的舌尖不斷地在身上來回反覆的舔拭,光是這樣就夠讓自己心滿意足了。
「這裡…」到了雙峰的地方,舔吻著嫩乳外圍的糖漿,直到那朱紅,輕含住、啃咬著。
「呀啊…!不要、不要…嗯嗯啊…!」沒有手可以擋,嬌吟更是放肆,是多麼想要他的一切以及…全部。
空閒的手扶住櫻的腰,舌尖碰觸的地方是腹部的肚臍部分,深深一舔。
「啊啊!」不曾被碰觸的禁區如今被挖掘,那裡根本就不會有人碰過。
「很敏感…」滿意地笑了笑,放開了對方的雙手,拉過對方的左手、貪婪地舔著手腕。
「唔…」他真的…佔有慾很強。果然是個抖S到不行的學生會會長,在天玄面前、櫻只是一個惹憐愛、又好欺負的抖M。

仔細想一想,這兩個人真是天生一對。

「小櫻。」溫柔的嗓音輕喚自家可愛的戀人。
「…什麼事?」眨了眨眼。
「答應我、不可以再這樣了好嗎?」那琥珀色的雙瞳裡,是對方無盡的溫柔。
「…!」他永遠對自己是最溫柔的樣子,看到對方這樣的表情,讓櫻更難過,一想到他身邊的兩位企圖心強的哥哥,就覺得他背後的故事很令人心疼,和弟弟天司相依為命。想到這裡,眼淚開始在眼裡打轉,「鳴…」一回神才發現自己再哭。
「怎麼哭了呢?」看到這一幕的天玄有點慌張,認為是自己的關係。
「學長你真的很過份…每一次、每一次都用你的溫柔吸引我…明明、明明你最需要他人關心,卻永遠不想讓別人知道你的痛苦…獨自一人承受…這樣的你討厭死了…可是…」雙手抵在眼前,「我還是、好喜歡你…好愛你…鳴…」
聞言的天玄,差一點失笑了,會不會可愛到過頭了啊?真是的,他舔掉櫻眼角的淚水,溫柔的說「我也是喔,妳知道嗎?每次一看到妳,我都要求自己壓下那股衝動,那是多麼困難的事啊。」
「足以證明、我真的很愛妳,比任何人都還要愛妳。」說完這一句話後,吻上了對方甜蜜的雙唇,輕輕的一個吻,就足以把所有言語告訴彼此。
「學長…」
「叫我的名字喔。」
「唔…天…玄…?」
「再一次。」命令道。
「天、天玄…」
「好乖,果然是我的好孩子。」


在那一夜,兩人不斷交纏,彼此的喘息劃破了夜晚的寧靜。

今晚、還很長呢。

 


FIN.

 

 

##後記##

 

本人的腦洞,是永無止境的XDDD(夠

這對真的好讚真的好棒QwQ他們絕對不能拆我堅持qwqqq

兒子就是因為夠S才能把女兒吃得死死的www

兒子真的太帥啦//////這樣的男友要怎麼找呢∪・ω・∪∪・ω・∪

好啦ww以上w

 

 

 

――2018 / 03 / 09 更新。

 

 

石雪櫻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