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為男女配對  ※R18慎入  ※總攻 x 總受   ※此為原創無二創   

※超級灑糖文  ※絕無抄襲,雷同純屬巧合

※此為 「床上漫談」 續篇(目標達成回饋♡)

本文請支持 這裡 (點字進入

 

麻煩幫個小渣文手粉專按讚(點圖進入):

也歡迎在FB查詢:絢爛彩境(多為放圖和其他小說為主)

歡迎問問題或是給意見(點圖進入):

 

以上能接受就看文吧♡♡

***

 

自從上次那件事之後,小櫻似乎覺得有些尷尬,因為那是第一次被人騙吃春藥,而且還是用餵食的方法。
怎麼想都還是覺得、很羞恥啊!
平常不怎麼會說的話全說了,小櫻本來就是個不太會口語表達的人,就因為那次……羞恥心up。
「唔鳴!」不管怎麼想,都會想到當天的情景,這樣子不用說是上課專心了,根本連事都做不好啊……。小櫻坐在書桌前,自顧自地臉紅,完全無心做任何事。
幸好最近剛考完段考,上課的內容也沒有多複雜,不然社會筆記弄不出來,肯定會被蒼太罵的。
她深吸了一口氣、吐了一口氣,闔上了社會科的課本,小櫻突然想到,今天英文上到其中幾個文法她不太能理解,不太想麻煩俊樹,而天司學長應該在讀國文,問自家戀人最好了。
小櫻走出了自己的房間,隔壁就是天玄的房間,不曉得他有沒有好好休息。
她敲了敲門,說「學長,我能進去嗎?」
「請進。」
得到許可後,小櫻打開了房間,只見戀人正在處理學生會的資料,戴上眼鏡的樣子倒是挺新鮮的。
「小櫻啊,怎麼了嗎?」天玄看著她。
「嗯…想問學長英文…」小櫻雙手拿著英文課本,「我有幾個地方不太懂……」
「是嗎?拿來我看看。」
天玄將學生會的資料放到一旁,示意要對方把手上的書交給他。小櫻翻開指定頁數給對方,他稍微過目了下:「反身代名詞啊…哪裡不理解?」
「嗯…它的主詞。」小櫻指了指題目,「我不清楚這要怎麼判斷它的主詞。」
「是嗎…」天玄思考了一會兒,便拿起一旁的筆,開始指導:「首先,主詞與受詞若為同一人或同一群人,用反身代名詞來表達受詞……」

就這樣,天玄像老師一樣教導著,教完的同時,小櫻才恍然大悟:「欸?就、就這樣而已嗎?」
「妳大概是把題目給複雜化了,才會這麼搞不清楚。」天玄說,「英文沒有想像中的那麼困難,只是語言表達的方式不同而已。」
「嗯……了解了。」小櫻點點頭,她不時注意到天玄書桌上的資料,擔心的問「學長應該…沒有勉強自己吧?」
「放心,大致上都處理好了,這工作我也有請玝他們幫忙。」天玄笑了笑,「畢竟,我總不能讓可愛的戀人這麼擔心自己吧?」
「鳴鳴/////!」小櫻頓時雙頰透紅,羞澀地垂下頭,誰都看得出來她害羞了。
「真是……:。」還是沒有習慣自己說的甜言蜜語,說是可愛、也是討人喜歡。他站起身子,將嬌小人兒納入自己的懷抱中,輕輕地笑著:「抱歉讓妳擔心了,小櫻。」
「……」櫻默默不語地回抱住對方,感受著這份溫暖,彷彿快要讓人睡著一樣,有點貪戀天玄身上獨特的香氣,那是自己再熟悉不過的味道,好想就這樣一直抱著對方不放開。
「吶…學長……」櫻看著對方,小聲的問「今天可以…和你一起睡嗎?」
「…?」看似疑問、又感覺是驚訝,「怎麼突然提了這個要求呢?」
「鳴……」不坦率的個性又來了,櫻抿了抿嘴,說「剛剛看了恐怖片……」其實就只是想和你一起睡而已。
天玄無奈的笑著,不過又像是個寵小孩的父親一樣,點了下頭:「嗯,好吧。」根本是想找藉口而已。他心想,畢竟自家戀人不太會說謊嘛。

*

兩人睡在同一張床上,背對著彼此,但櫻怎樣都睡不著,因為戀人就睡在自己旁邊,怎麼樣都無法入睡。
不曉得是為什麼,感覺自己的心臟劇烈跳動著,感覺整個房間除了呼吸聲外,還有自己的心跳聲,到底在慌張什麼?櫻的手撫上自己的胸口,心噗通噗通地跳著,似乎怎麼樣都無法冷靜下來。
棉被和枕頭滿是戀人的味道,覺得好不習慣。應該說,一點也不習慣。
頓時,一雙強而有力的雙臂環住自己的腰,讓櫻嚇了一跳:「鳴哇…!?學、學長……?!」
對方將自己擁入懷中,因為還是背對他的關係,櫻看不到對方的臉,「學、學長原來…還沒睡……」
「…這不是當然的嗎。」天玄淡淡的說著,他的頭輕靠在櫻的肩上,在耳旁呢喃道:「喜歡的人就睡在自己旁邊,怎麼睡得著呢…。」語畢,吹了口熱氣傳到戀人耳旁。
「呼嗯…!」櫻敏感地縮了縮頭,她現在臉一定很紅吧?
「吶…做吧。」
「欸、欸…?」
「已經一個月沒有碰妳了。」
「鳴欸…可、可是…」
「妳該不會以為,我不知道妳自己有自慰過吧?」
「鳴鳴…!」
這也太突然了,確實兩人從那時候開始真的沒有再做,天玄礙於學生會的公事,幾乎都專心於學校事情,稍微冷落了戀人。
因此,櫻趁對方還沒回來的時候,偷偷拿了戀人的衣服,只好、只好…那樣了啊,沒想到居然被發現了。
「鳴哇…!」還沒有反應過來,就被戀人壓在身下,天玄輕勾起了櫻的下巴,對上了彼此的視線,櫻的臉蛋早已染上一層紅暈,「學、學長…?」
「我想,我應該說過。」天玄輕勾起了一抹好看的笑容,笑說「『 妳如果再自慰,我就讓妳下不了床 』,這句話,還有印象嗎?」
「……!」有,他確實有說過這句話,而且,天玄這個人一向是說到做到的個性,櫻也只能自認糊塗的個性。
「不過……」他吻上櫻微張的雙唇,試探性地深入,糾纏那柔軟的嫩舌,輕柔的動作都讓櫻非常沉迷。唇因分離而牽出了條曖昧的水絲,天玄輕舔了下對方的唇,笑道「這筆帳,我明天再跟妳算。」
「哈啊…?」
「畢竟明天還要上課,總不能這樣不方便。」天玄說的話倒滿有道理的,都忘記明天還有課要上。
「但、但……」似乎很難開口,她難為情的撇頭,小聲道:「學、學長不是說要…做嗎……?」
「啊、我忘記說了。」他笑著,卻笑得非常妖媚,手緩緩伸進了她的睡衣裡,「要做的還是要做。」
「欸、欸!?」根本完全不能理解對方在說什麼,急忙拉住了對方的手,「不、不是明天才算!?」
「妳今天來睡我這裡的目的,不就是這個嗎?」
「呃…這個……」
「可別跟我說用摸的就受不了了…。」
「等、等一下…啊啊…嗯……」

*

早晨,明媚的陽光。

櫻緩緩張開了雙眼,旁邊的時鐘顯示著七點半,還早,離上課時間還有一個小時。
她轉身依偎在天玄的懷裡,溫暖的令人捨不得離開,沒有想到,戀人昨天真的沒有做,果然還是因為上學的關係,這也沒辦法。
但是…櫻的臉頰微微泛紅,想到昨天晚上的事,明明只是撫摸和接吻,就能夠讓自己如此有感覺,光是用手指挑逗、刺激,自己就暈睡過去。
自己完全連反抗的力氣也沒有,只有呻吟的部分,撇了扔在地上的衣物幾眼,就知道眼前這個人的床上技巧是多麼地熟練。
「呼嗯……」戀人似乎也醒了,櫻和對方對上了視線,輕輕地笑著:「學長早安。」
天玄笑了笑,「好意外呢,妳比我早醒。」
「我也好意外喔,學長居然比我晚醒。」
「大概是因為,小櫻抱起來很軟很舒服,睡得特別好。」
「鳴…哪有……」
真的是怎麼樣都會因為戀人的話而感到害燥。櫻的耳朵似乎都有點泛紅了。
然而,見狀的天玄臉上掛著好看的笑容,輕輕將嬌小人兒擁入懷裡,使彼此的距離更加接近,他低聲問道:「Can you give me a morning kiss,girl?」
「欸…!!」英文聽力也增強了不少,一聽到對方的要求便羞紅了臉,櫻抿了抿嘴,「啾」地一聲,迅速輕啄了下戀人的唇後,臉埋在天玄的胸前,「鳴……」
糟糕,這樣子真可愛。天玄心想,突然產生了些想捉弄櫻的想法,手輕勾起了她的下巴,說:「To do this right.」
「鳴唔…!」雙唇貼合在一起,可以清楚感覺到彼此的氣息,櫻不自覺地雙手環住了天玄的脖子,捨不得放開,輕柔的、溫柔的纏綿。
結束了這甜蜜的早安吻,天玄輕啄了下她的額頭,笑道「起床吧,我去做早餐。」
「嗯。」

*

「所以……」蒼太靠在樹幹上,說「妳到底想跟我說什麼?」
「我自己也不曉得……」小櫻羞紅的臉蛋埋在雙腿之間,把自己變得跟一顆球一樣。
有時,一些戀愛問題,小櫻都會去找蒼太談,雖然蒼太一直嫌麻煩,卻還是坐在她旁邊討論她的問題,真是一個口是心非的好前輩。
「像天玄學長那種個性的人,我想,公私應該很分明。」蒼太說,「他希望公事不要麻煩到私人時間,和妳相處的時間也一樣,不希望浪費掉。」
「這我也知道……」小櫻滴咕,「只是覺得,學長最近好辛苦,我反而希望他能好好休息……」
「我倒覺得他跟妳滾床單也是休息。」蒼太一臉淡定的說。
「別把這麼害羞的話講出來啦/////!」小櫻的臉更紅了。
「總之啊……」蒼太雙手放在後腦勺,說著「天玄學長這麼喜歡妳,他不可能會用掉相處時間來處理公事,他也不可能會讓妳擔心他自己。」
「嗯…是嗎……」小櫻雙手撐頰,不自覺地笑了出來,「也是,學長這一點我也挺喜歡的。」
「……真是。」坐在旁邊的蒼太無奈的笑了下,他看看自己的手錶,說「妳快去上課吧,差不多了。」
「嗯,今天謝謝你蒼太。」小櫻和對方揮了揮手後,離開了那裡。
蒼太閉上雙眼,喃喃自語著:「我擔心他們兩個,可能真的很多餘。」

小櫻就這樣獨自一個人走回教室,大概是時間快到了,走廊也幾乎沒什麼學生,「嗯……用走的應該沒關係。」她心想著,畢竟走廊上不能跑步啊……。
走到轉角一處時,突然一股力量將自己往後拉,嘴居然被捂住,等一下!什、什麼情況!?
「喔…?還真的挺正的。」是男生的聲音,而且還是學校的學生,櫻想掙脫,卻因為力氣的懸殊而掙脫不了,偏偏是快要上課的時候,沒有人會經過。
「鳴鳴!」另一隻手就這樣摸上自己的胸,開始揉搓著,櫻的掙扎越來越無力,好像趕快脫離,但是怎麼樣都沒效。
「胸部好大啊…臉蛋也長得很可愛,不錯。」男子越揉越起勁,變本加厲地解開了制服外衣的扣子,手依然捂住她求救的嘴,解開她制服的衣服,再解開她襯衫的扣子。
「鳴鳴!鳴!」櫻伸手試圖拉開男子脫自己衣服的手,卻還是被他得逞,解開了三個扣子之後,手就這樣伸進衣服裡撫摸。
不要、不要……好噁心……。櫻不甘心地哭了出來,不斷地搖頭,但她越是反抗、男人越興奮,手就這樣摸向了她的私處。
「鳴!鳴、鳴鳴……」拜託……誰來都好……救我……。

「……放開她。」

赫然之間,男子鬆手放開了她,櫻跌坐在地上,拉著自己的襯衫,抬頭一看,瞪大了雙眼,「學、學長…!」
天玄……。
「你難道忘記,學生會的人在上課前會巡邏的事嗎?」天玄扯著他的後領,眼神十分銳利,「你倒是能跟我解釋,剛剛你做了什麼?」
「不、不!不、不是我的問題!」男子開始慌了,「是、是那個女人自己貼上來了的!跟我無關!」
天玄看了跌坐在地上的櫻一眼,櫻的臉上滿是淚光,害怕、驚恐的情緒尚未消去,他看著男子,說「如果她真的是自願的,她不可能會流淚。」
「紀宮!」一個身影跑了過來,是石雪星。
「星,這傢伙交給你處理。」天玄將男子丟給了對方後,走向了櫻。
他伸手拿起了掉在地上的制服外衣,披在櫻的身上,讓櫻抬頭看著他,天玄露出了和剛剛不一樣的溫柔表情,說著:「已經沒事了,小櫻。」
「鳴……」她忍不住又哭了起來,靠在天玄的肩上,害怕的啜泣著。
星看自家妹妹衣衫不整的樣子,便明白剛剛發生了什麼事,嘖了一聲,問「喂,紀宮,這傢伙能先不給學校處理嗎?」我要先宰了他。星的眼神透露出了殺氣。
「出手不要太重,你處理好後,我再去報告。對了。」天玄看著星,說「能幫我和小櫻請假嗎?」
「要幹嘛?」星不解地看著友人。
「這個嗎…。」
「鳴…?哇啊…!」
天玄用公主抱的方式將櫻抱起,讓櫻嚇了一跳,他笑道:「我有私事要辦。」
「你啊…好吧。」星聳了下肩,「我只幫你這次,就當作你把這傢伙給我的回禮吧。」
「Thank you. 」

*

「啊啊…鳴……」
戀人把自己帶回了宿舍,想不到一回宿舍,他就把自己放在床上,開始吻著自己。天玄輕舔著敞開的胸懷,不時留下細碎的吻痕。
「他…碰了妳哪裡?」
「欸…?他、他碰了…很多地方……」
「……是嗎。」
「欸…哈啊……」
將剩下沒解開的扣子全解開,愛撫著白皙的肌膚,櫻第一次覺得,這一次的戀人比平常更加急促,他一定是很在意剛剛的事,無論是誰都會沒辦法冷靜。
「…我其實,應該能早點發現的。」天玄慢慢地開口,櫻看著他,對方的臉上,是從未出現過的憂傷,「要是,有早點發現,妳也不會露出那種表情了吧?」
天玄感到自責、難過,他明明說過,會好好保護櫻,但是今天,他沒有保護好她,天玄很懊悔,讓戀人露出了痛苦的神情,實在是、很不應該。
「學長……」不是的。櫻好心疼這樣的戀人,那並不是他的錯,他不必這麼自責的。
他不甘心地咬緊下唇,「對不起……我……唔。」
櫻的雙手環上天玄的頸部,貼上那還沒說完話的嘴,櫻不想再聽到對方說的任何一句傷害自己的話,她很難得的、主動吻上戀人的唇。
分離之際,櫻的小手撫上戀人俊美的臉蛋,露出溫暖的笑顏,「學長不用這麼自責,因為學長到最後,還是有過來救我,我真的好開心。」
「本來那時,還在想自己完蛋了,居然會被學長以外的人侵犯,老實說……真的很害怕。」櫻的臉頰染上一層淡淡的紅雲,羞澀地笑著,「可是,我一直相信學長會來救我,畢竟,我是打從心底喜歡著學長,學長也……一樣吧?」
櫻的話,讓天玄很驚訝,原來,不只有自己寵著對方,櫻其實也很寵自己,天玄現在才明白,有些他所在意的事戀人都不曾放在心上。
假日的時間也是,總是希望自己能夠好好休息不要搞壞身體,有時還會幫忙自己整理公事,大部分時間櫻都不會去打擾他,就是認為那是尊重他的舉動。
天玄的手蓋上櫻的手,同樣露出了笑容,「與其說喜歡妳,倒不如說,我愛妳。」
「唔鳴……!」突如其來的告白令櫻有點不知所措,害羞地撇過頭,「這種話……人家根本說不出口……」
啊啊、就是這個樣子,好可愛。天玄心想,她總是露出這樣的表情,讓自己非常欲罷不能。天玄褪去了自己的制服外衣,笑道「那麼、我今天就服務到妳說那句話為止,My Love. 」
「欸欸…!?鳴鳴……」
再度吻上彼此的唇瓣,他勾起了嫩舌濕潤地糾纏,交換彼此的唾液,天玄的吻技總是把櫻吻得喘不過氣來,她喜歡和戀人接吻,很喜歡天玄溫柔的動作和所有一切。
櫻伸手鬆開了天玄的綠色領帶,順手解開他襯衫的扣子,才剛解開第二顆,就被對方的手給握住,他抓著手腕,拉到性感的薄唇前,問「很急嗎?」
「不……」櫻也有點說不上來,就是很希望……戀人能快一點擁抱她。
天玄輕笑了一下,在她的手背上留下一吻,「慢慢來吧,我想從頭仔細再疼愛妳一遍。」
「嗯……」今天的櫻沒有綁頭髮,放下頭髮的樣子真的是很漂亮,多了點成熟女人的氣息,羞澀的樣子符合少女的情懷。
兩人扣除昨天,已經很久沒有做了,櫻多少對此有些期待,她期待戀人給予自己的快感、期待戀人好好地疼愛自己、也期待戀人能夠再喜歡自己多一點,雖然很貪心,但這是櫻、第一次的任性想法。
「…哼嗯……!」
少年的膝蓋就這麼摩蹭著少女的雙腿之間,少女想闔上卻因為對方的腿而無法如願,兩人相擁熱吻,不給彼此一點喘息的時間,雙舌勾纏,少年的舌如靈蛇般地掃過少女小嘴裡的每個位置,不放過任何空隙。
他開始吻著少女柔軟的臉頰、頸部、輕輕地在鎖骨位置留下曖昧的吻痕,修長的手指在腰間游蕩,撫上滑嫩的後背解開內衣扔到一旁,手就這樣蓋在嫩乳上,問道:「這裡、有被碰嗎?」
「嗯、嗯……」櫻無力的點頭,他開始圈住嫩乳揉捏著,兩指輕輕夾住了因興奮而立挺的朱紅輕撫,惹得身下人兒一聲又一聲的急促喘息,「鳴、鳴嗯……」
真的…感覺不一樣……學長弄得…好舒服……。櫻的想法不斷在腦袋裡徘徊,感覺理智不到一會兒就會斷裂,時而左、時而右的挑逗,櫻忍不住雙手捂住了嘴,卻還是無法阻止溢出的呻吟。
「鳴……啊啊…!」溫熱的濕黏感在胸前打轉,少年含住了朱紅,舌尖溫柔地包覆住立挺,另一邊用手撥弄著,身下人兒的呻吟越是顯得嬌嫩,「不要…鳴、鳴嗯……」
天玄的慣用手摸下,掀開制服裙,隔著微薄的衣料撫摸著私處,不禁壞笑道:「才這樣就濕了?」
「鳴鳴……」清澈的水藍色雙瞳矇上了一層水氣,配上那因羞恥而紅透的雙頰,看起來是多麼地惹人憐愛。天玄輕啄了下櫻的櫻桃小嘴,右手就這樣毫無預警地伸進了微薄的衣料,手指輕撥弄著流著蜜液的私處。
「呀啊…!不、不…要……啊啊……」無法壓抑的嬌喘使得他更是無法停手,天玄咬著下唇,下身漲得發疼,還是忍了下來,臉上冒著冷汗,因情慾而沙啞的嗓音說著:「雙腿抬高。」
櫻像是著了魔似的抬起雙腿,讓對方褪去了自己那已被染濕的衣料,不過櫻似乎也注意到天玄在忍耐自己的衝動,她抿了抿嘴,輕聲喊道:「學…長……」
「…唔?」果然還是被發現了。
「…我……」櫻垂眸,小小聲的說:「可以…幫學長嗎……?」
「……嗯。」剛好,我也是這麼想。

兩人的姿勢顛倒,天玄靠在床頭的牆壁上,櫻努力地用雙腿支撐著自己,呈現一個69的姿勢,她用嘴含住那挺立的炙熱,舔著柱身。
「呼嗯……」天玄微微喘息著,想不到自家戀人越來越上手,比之前笨拙的樣子好太多了,那也就表示自己不能讓對方失望呢。雙手扶著那柔軟的臀部,兩手的拇指溫柔地撐開那流著愛液的蜜穴。
「鳴唔…!呼嗯…嗯……」柔軟又溫熱的物體伸進蜜穴裡摩擦著肉壁,舌尖模仿著炙熱抽搐的樣子刺激裡頭的敏感,櫻好想叫,卻還是專心吞吐著脹大的分身。
女孩子敏感的地方還有一個,舌尖抽離那狹小的蜜穴,兩指撥開下方的陰唇,再度吻上。
「鳴鳴……!鳴、鳴嗯……」櫻忍不住開始顫抖,她開始喘息,沒辦法繼續剛剛的動作,「不要……鳴……學長……」
「這裡…。」輕輕撥開了陰唇,粉色的小核因主人的慌張而起了反應,不禁惡趣味的笑道:「一縮一縮的,是在邀請我嗎?」
「鳴……學長就只說我……」似乎是有點不甘心或是羞恥,「最期待的…明明是學長你……」
不承認,這模樣也挺可愛的。天玄讓對方轉過來面向自己、再度吻上彼此微張的雙唇,兩人都因為彼此的撫慰而喘息,櫻慢慢將對方襯衫的扣子全解開,半脫半穿、被汗水淋漓而若隱若現,誘惑著彼此最深處的慾望。
「我需要全脫嗎?」天玄知道,戀人一向都習慣把自己上半身的衣服全褪去,便好奇問了這個問題。
「……」櫻抿了抿嘴,第一次看到穿著衣服還能顯現出性感的曲線,天玄有著全世界男人都會忌妒的完美身材,不會太瘦、也不會太壯,就是剛好在中間值。
她可能了解到,為什麼天玄總是不把自己的衣服全脫掉,若隱若現真的是非常有誘惑感,襯衫這種東西真的太可怕了。
櫻的雙手抵在戀人結實的胸膛上,「不、不用……」

啊啊、臉都紅了,也太不會說謊了這孩子。
不過,今天可是還有一個目的。

「吶、小櫻。」
「唔鳴……怎麼了?」
「妳要不要試著……自己動?」
「……鳴鳴//////!!」
也不是不曉得對方的意思,她不時撇了幾眼那立挺的巨熱,這、這是要怎麼……
「放心,我教妳。」天玄勾起了戀人的下巴,另一手撫上她的腰,「我比較喜歡…主動一點的妳。」
不行……少年的聲音誘惑著少女,她不得不屈服、也不能抵抗,體內的慾望蠢蠢欲動,想要了、想要被填滿。
櫻羞紅著臉,移動著自己的臀部,微微感覺到那炙熱的挺立,便慢慢抬起腰,再慢慢的、緩緩的,坐下去。
「唔鳴……!」好熱…好燙……才剛進去不到一半而已,那溫度足以灼傷人,又加上那不屬於亞洲人該有尺寸的巨熱,感覺再進去一點身體就會裂開。
「疼?」見自家戀人的表情滿是痛苦和難耐,心疼地吻了吻皺起的眉間,柔聲道:「慢慢來,很疼的話告訴我。」
大概是因為對方的溫柔影響,櫻搖了搖頭,又開始吞覆那分身。後面真的……沒什麼感覺了,只覺得有個龐大的物體在自己體內,到底是怎麼全部進去的,她也不曉得,只知道那個時候,自己已經開始幅度不大地抽動著。
「哈、哈啊……嗯嗯……」櫻緊抱著戀人想索求一些安全感,下身慢慢沉下,似乎還在想辦法適應,紅燙的臉頰反應出她的羞澀,每次的模樣都像初嚐禁果的樣子。
「有心還是辦得到呢……。」講話的時候摻雜了一些幾不可聞的喘息,那內壁緊緊包覆住自己,感覺隨時都會因此而洩,好膽自己也是男人,受到刺激還是會有生理反應。
面紅耳赤的臉頰、隨時都會流下淚的雙瞳、喘不過氣來的小嘴,櫻甜甜的叫聲聽起來是格外的悅耳,努力取悅自己的樣子實在是非常地新鮮,這可是他的小戀人第一次如此的主動。

那是不是、該給點獎勵了?

「鳴哇!學、學長……?」突然就這樣被對方壓在床上,心裡既是害怕也是期待,說不上來。
「鳴…!啊啊…!等、等等……!」不行……這樣子不可以……!完全沒有預警地前後擺動抽插著,櫻流下生理淚水,戀人的速度令自己措手不及,含帶著泣音哀鳴道:「太快……不要、不要這麼快…鳴啊啊……」
「感覺…妳在說謊呢…。」天玄吻去了對方眼角的餘淚,勾起了抹曖昧不明的笑容,「下面的嘴…比較誠實。」說完,奮力一頂。
「啊、啊啊!」甜膩的嬌嗔無法再壓抑,使得對方更加賣力往敏感處抽搐著,巨熱在蜜穴裡攪動,彼此都沉溺於這久違的交歡。

突然,一陣聲響令兩人愣住了。

聲音是從天玄的口袋裡傳出,他悶哼一聲,撥開了接話鍵,放在耳旁,淡淡的說:

「星,怎麼了嗎?」

「!!」哥、哥哥!?櫻的慌張使得蜜穴緊縮了下,天玄喘息著,差點洩出來。
『喂?紀宮,櫻的情況還好嗎?』
「你說小櫻嗎?」提到了戀人的名字,櫻就像一隻被嚇壞的小兔子一樣完全不敢出聲,天玄邪魅一笑,往裡頭一頂。
「……!!」羞恥的聲音差點溢出,雙手緊捂住自己的嘴,努力忍著聲音。
「這個嘛…應該沒什麼事。」狀況可以說是好得不得了,「你那邊呢?」
說的同時,腰律動地擺動著,像是想看戀人可以忍耐到什麼時候,雖然有點對不起她,但是偶爾這樣……感覺會上癮。
『放心吧,人沒死,也已經把人交給學校了。』裡頭的人似乎完全沒發現,『不過,虧你忍得下這口氣。』
「嗯?怎麼說。」
『我的話也就算了,櫻差點被別人侵犯,你不會心疼嗎?』
「我以為你很了解我呢,我的想法你應該了解才對。」
天玄突然停下動作,讓櫻好不容易能喘口氣,突然抽出的瞬間,插進去,「鳴鳴……!!」惡劣、惡劣、惡劣……肯定是故意的!

為什麼你要打電話啊……哥哥……!

但是越到後面,櫻完全失神了,也已經沒有那種力氣再聽兩人的對話,她現在能做的,只有忍住呻吟。
『這大概也是我佩服你的地方……』星好像有點無奈,又說:『但是,有時她也滿脆弱的,畢竟她需要的是安全感,真要說的話,你就要像英羽一樣。』
「……」說到這個,天玄想到了戀人的初戀對象,他愣了愣,說著:「星,你覺得,小櫻是怎麼看我的?」
『這個嗎……可能在你身上尋找到英羽的昔日疊影,你給她的感覺很像。但是現在我能明確的告訴你,她喜歡的人是你。』聲調雖然冷淡,卻滿是情感,『她知道你和英羽不一樣,她也放下了那段感情,她認為自己不該把你和英羽當作同一個人。』
『她可能還是喜歡著英羽,但是喜歡的定義已經不一樣了,她知道,現在待在她身邊的人,就是你,紀宮。』星的話像是點醒了天玄一樣,當頭棒喝,『她敢放下、也敢追求她眼前的幸福,再怎麼說,櫻可是我妹妹,光憑這點就夠了。』
「……是啊。」他微微點了下頭,「雖然,我不介意她的心裡,還放著他。」
『是你運氣好。』星笑了笑,『假如他還在,你可是完全沒有勝算的。』
「所以,我才不介意。」因為是那個人,給了我這個機會。天玄沒有說出來,雖然沒見過英羽這個孩子,但天玄很謝謝他,給予自己得來不易的機會,就算櫻的心裡還是有他,天玄也不會多說什麼。

就算佔有慾再怎麼強,也不在乎。

『好了,櫻就麻煩你照顧了,啊、對了。』星諷刺道:『別玩得太過火,就算明天是假日。』
唉呀?被發現了,也是無可奈何,「你怎麼知道?」天玄好奇的問。
『當我耳聾?』感覺對方沒好氣的白了自己一眼,『先這樣了,再聯絡。』
「嗯。」
通話結束,天玄順手將手機放在床頭櫃上,低頭吻了一下櫻的額頭,問道:「還好嗎?」
「學、學長是壞人…鳴鳴……哪有人這樣的……」櫻羞恥的不停哭泣,豆大的淚珠不斷地流下,「都被哥哥發現了……學長是壞人…壞人……」
真的是玩得太過火了。這才發現自己玩過頭的天玄用手抹去了櫻臉頰上的淚水,柔聲道:「對不起,是我不好,原諒我好嗎?」
「鳴、鳴鳴……學長是笨蛋……」看來這一次真的是把櫻給惹哭了,畢竟被人聽到了如此不堪的一面,任誰都覺得丟臉,「鳴鳴…學長是討厭鬼……」
啊啊、這次真的是闖禍了。天玄這下還真不知道該怎麼安慰自家的年下戀人,自己有錯再先,不該接那通電話,或許友人會了解大概的情況,是真的太想捉弄戀人的關係才接,誰知道會這樣。
「偏、偏偏……」手背擦去淚水,哽咽道:「我…我就喜歡學長……討厭不了你……」
「……唔?」這算是…無形中的告白嗎?聽到這句話,天玄差點笑了出來,但又怕一笑會更加被戀人討厭,所以忍了下來,露出了無奈的微笑,「所以小櫻是原諒我了吧?」
「也、也討厭不了……」櫻臉一熱、害羞地臉往旁邊撇開,「但、但是…不想再發生…剛剛那樣…了……」
真是百看不厭的反應。天玄溫柔的吻去她的淚水,緊緊擁抱住身下人兒,笑道:「不會了,跟妳保證。」
「……鳴!」還在享受溫暖的懷抱時,下身突然感覺到有異物有推進了一些,完、完了……都忘記那個還在裡面……
頓時,天玄露出了惡魔般的微笑,兩手將戀人分開的雙腿往兩側壓,笑道:「那麼,差不多該繼續動了吧?」
「等、等一下……!啊啊……!」他開始賣力地抽送自己的巨熱,每一下都剛好撞到敏感,櫻忍不住又哭了起來,卻摻雜著因快感而發出的悅耳嬌嗔,舒服得令人感到羞恥。
真的……好舒服……不想停下來……
理智早已到了崩潰邊緣,雖然早就知道天玄的床上功夫好得沒話說,但是總會讓人懷疑他是否真的沒有經驗,櫻現在也沒有心思管別的事情,她現在只想一心一意接受戀人的愛。
有時,天玄都覺得自家戀人像棉花糖一樣柔軟,不管是手臂、大腿、嘴唇或是臉頰,都很柔軟,摸起來很舒服,他想佔有、也想獨佔這美好的觸感。
「學、學長…鳴嗯……」櫻鳴咽著,「我、我想抱你……」
天玄伸手將對方的瀏海往後梳,仔細看著戀人因情慾而染紅的臉蛋,輕啄了下櫻的唇,讓對方緊緊抱住自己。
櫻再度深深體會到,被愛著的感覺。那和哥哥他們給的愛不一樣,能被一個自己所愛的人珍惜、呵護,是一件多麼幸福的事,有時真的覺得就像作夢一樣,她真的能抱著眼前的少年。
在國中的時候,櫻一直以為她不可能再喜歡上英羽以外的人,誰知道,天玄的溫柔體貼、令人放心的懷抱,都是那麼得想留戀,不知不覺間,眼中開始有他了的存在。
並不是一見鍾情,是日久生情。過了那麼久才發現自己喜歡的人早已經不是澤川英羽、而是紀宮天玄。
但是,她始終放不下對英羽的感覺,認為自己很糟糕,但是天玄接受了她,接受了心裡有另外一個人的自己,一般來說,怎麼可能有人接受?
不安的情緒湧上,她忍不住再度哭了起來,戀人注意到後停下了動作,問「怎麼了嗎?」
「我、我很不安……」櫻雙手掩臉,眼淚奪眶而出,說著:「我…我還放不下英羽同學……學長為什麼還是有辦法接受呢……?我不懂……」
「……」他頓了頓,伸手拉開櫻的其中一隻手,「其實,我很感謝英羽。」
「……欸?」
「雖然這麼說很不妥…但是,要不是因為有他,妳怎麼可能在我身邊呢?」他將櫻的手背拉到自己的唇前,落下蜻蜓點水般的親吻,柔聲道:「英羽救了妳的一生,妳對他有感情是理所當然的,換作是我、我也一樣。」
「小櫻,人總是會對感情有所留念,我想將心比心,站在妳的立場想,所以,我一點也不在乎。」額頭貼上對方的,笑道:「而且,妳現在喜歡的人是我,我就很滿意了。」
「學…長……鳴、鳴鳴……」這一次的眼淚,是因為感到幸福而流下,天玄一次又一次的包容她的任性,櫻真的覺得,她遇到了好的人、喜歡上對的人。
「別哭了,眼睛都腫了。」天玄開玩笑著,「這輩子,我會一直疼愛妳,就算妳厭煩,我也不會停手。」
戀人的甜言蜜語早已聽習慣,但是他所說的每一句話,都讓櫻覺得很幸福,她慢慢地開口。
「天玄……」
被呼喚的少年露出笑容,「我在。」
兩人緊緊相擁,下身不斷地前後擺動,悅耳動聽的呻吟有如催情劑一般,讓兩人糾纏不清,房裡除了少女的嬌嗔,還摻雜著迷人嗓音所吐出的喘息。
「啊啊、啊……天玄…天玄……嗯嗯……」
「不、不行…真的…哈啊……不行……」
「已經…快要……嗯啊啊……」
戀人所喊出的每一句話都令天玄瘋狂,他愛著身下的人、愛著她的所有,情不自禁吻上她微張的柔軟雙唇,加快了擺動的速度,離開前壞心地舔了下她的唇,說著:「妳可以更使喚我一點喔。」
「鳴鳴……不要……」櫻含著淚撇頭,「已、已經快壞掉了……」
「是嗎?」真是口是心非,說出這麼可愛的話是要天玄怎麼辦,他無奈地笑了笑,「我怎麼會弄壞妳呢?嗯?」說的同時,淺淺地律動。
「呼嗯…嗯嗯……」櫻已經無力回應對方的問題了,她沉浸於戀人的溫柔裡,後穴緊緊夾著那灼熱,天玄因而發出性感的喘息。
「妳……」
「天玄……」她一手撫上了自己的臉龐,仔細端看戀人的俊貌,露出了嫵媚的笑容,「愛してるよ。」
「……俺も、愛してる。」語畢,再度吻著自己的年下戀人,十指緊扣在一起,彷彿不會再分離。

*

『所以呢?你想說什麼?』星坐在書桌椅上,在旁的英咲似乎在聽兩人的對話,『辦完事後打電話給我,請問有何貴幹?會長大人。』
「我只是想問,那位非禮男子,校方打算如何處理?」剛洗好澡的天玄躺在沙發上,也換了一件乾淨的白襯衫,而櫻躺在對方身上,雙手交疊、下巴靠在手臂上看手機的新聞,似乎是沒有可以換的衣服,而是穿著自己的襯衫,因為過大,根本能當連身裙來穿。
『這個嘛……學校打算給我們學生會處理,還沒想到。』星轉了轉手上的筆。
「喔?這次學校挺慷慨的。」天玄邊說邊摸著戀人的頭,櫻放下手機,像隻小動物一樣蹭了蹭他的手,那個樣子非常可愛,「那你想怎麼處理呢?書記閣下。」
『你說呢?』星嘴角上揚,『我以為你知道我們的老規矩。』
「嗯……老實說,這種事是第一次遇到哪。」天玄苦笑著,「好吧,你想怎麼樣就怎麼樣了。對了,不幫忙收拾善後喔。」
『星……拜託你饒了我吧?』電話裡頭清楚聽到英咲的哀號,『最近累都累死了。』
『放心,我不會出手太重。』星聳肩,『也許吧?』
「那我就沒什麼事了。」天玄笑道,「辛苦了,兩位閣下。」
『明天假日要好好休息喔,天玄。』這個聲音是英咲,『不要把自己累死了。』
「嗯,謝謝你。」
『喂,讓我跟我妹說一下話。』
「怎麼?什麼事?」
『我要確認你是不是玩死她了。』
「怎麼會呢……。」
天玄將手機遞給了對方,櫻打開擴音,「哥哥,怎麼了嗎?」
『早上的事,沒問題了吧?』
「嗯!多虧學長和哥哥的服!沒什麼事了!」櫻笑了笑,「哥哥不用太擔心。」
『那就好,免得妳哥會把那傢伙殺人滅口。』英咲搶過電話,微微聽到星說了句「才沒這回事」,他又問:『不過,小櫻妳真的沒問題了嗎?』
「真的喔!謝謝英咲學長。」櫻梳了梳自己烏黑的長髮,柔笑著,「謝謝你們總是為我著想,一直麻煩你們大家,有點過意不去。」
『妳在說什麼呢?這是理所當然的吧?有困難就是要互相幫忙,這不是永遠不變的道理嗎?』英咲像個媽媽一樣叮囑自己的孩子,笑道:『就像璽彌說的,妳可是我們大家的妹妹,我們哥哥不就是有責任保護妳嗎?』
聞言的櫻露出了甜甜的微笑,天玄突然說:「感覺英咲你啊,越來越像媽媽了,星,你確定小櫻真是是你妹妹嗎?」
『吵死了你閉嘴。』感覺星再度翻了自己一個白眼,『那麼,不吵你們了,好好休息吧,有什麼事後天再說。』
「嗯,哥哥、英咲學長晚安!」
『晚安。』
掛掉電話的瞬間,櫻被一股強而有力的力道給環抱住,天玄說:「看妳和其他人這麼好,我還真有點吃醋了呢。」
「是天玄學長自己說我可以和哥哥他們很好的喔。」櫻的食指抵在戀人的唇前,「不能生氣。」
「是不會生氣,但我會忌妒。」
「……學長也真是。」櫻輕啄了下天玄的薄唇,深情地望著他,「感覺自己,真的好幸福呢。」
「是嗎?」天玄輕輕壓著對方的頭,額頭貼上自己的,笑道:「我也一樣,覺得很幸福。」

不管如果,我永遠都愛妳。

 

 

FIN.

 

《後記#》

嗯,一萬多字XDDDDD((

這篇其實沒有打很好,肉是真的很少####

是的這篇是回饋 因為之前那篇人氣破6000所以就來個續集w

如果……這篇的反應也很熱烈的話,先200看看w

發個原創BL(沒有意外的話是星咲)

我快不會寫BL了我要救我自己##

 

 - - 2018 / 07 / 05 更新。

 

石雪櫻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