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_20180802_231105  

圖為小櫻(羽雪)繪製加工 / 盜圖者必死### / 嗯我終於畫出來了##

 

×宿舍設定    ×戀人設定    ×甜文注意
×傲嬌攻x弱氣受  ×春藥慎入

本文請支持 這裡 (點字進入

 

麻煩幫個小渣文手粉專按讚(點圖進入):

也歡迎在FB查詢:絢爛彩境(多為放圖和其他小說為主)

歡迎問問題或是給意見(點圖進入):

 

♡我就是要燉肉////無肉不歡,不要阻止我開車!!

 

***

 

「巧、巧克力嗎……?」小櫻眨了眨眼,偏頭看著英咲,「但是,哥哥應該不怎麼吃吧?」
「我知道……可是我想試試……」英咲可憐的看著對方,眼神又帶點懇求的樣子。

 

這要說到剛才……

 

「嗯?你是說……引誘?」聞言的天玄有點驚訝的看著友人,第一次聽到如此保守的友人說出這麼裸露的詞,怎麼可能不驚訝。
「會、會很…奇怪嗎?」英咲別過頭,手指勾了勾臉龐的一撮頭髮,燒紅的臉頰已經出賣自己目前的心情。
「怎麼這麼突然?」天玄依然感到不解。
「……」英咲抿了抿嘴,輕聲開口:「星已經很久沒有碰我了……」
「……」聽到這話的天玄差點沒有暈過去,感覺這一點也不像英咲,這難道就是所謂的「難得性主動」嗎?雖然自家戀人也有這樣過。
「你希望我告訴你什麼呢?Boy.」天玄問,「怎麼想也知道我不可能是引誘的那一方吧?」
「可是……」他羞澀的垂頭,「我又不好意思問小櫻……」
「……也是。」畢竟你們兩個很像、都很保守。天玄心想,他微微嘆了口氣,回應:「我曾試過一個方法就是,只不過……可能有點刺激。」
「沒關係!」一說到有辦法,英咲便抬頭,眼睛閃閃發亮的看著友人,像個快要拿到自己喜歡的東西的小孩子,「是什麼方法。」
「英咲你別這樣看我,很有罪惡感……。」天玄一手扶額,「這可能需要小櫻幫忙,但你千萬不能被她發現,她會知道是我告訴你的。」
「嗯,說吧。」
「加春藥。」
「……蛤啊!?」聞言的英咲再度臉紅,「春、春藥!?」
「你覺得像星那種對凡事都很冷靜的人,有可能會因為你的普通引誘而失去理智嗎?」天玄開始解釋,「他是個不容易理智斷線的人,除非是憤怒的時候,基本上,都不會有沒理智的一天。」
「是、是沒錯啦……」英咲眨了眨眼,「可是春藥這種東西……」
英咲也不是沒聽過這種東西,但是如果真的把它吃下肚,不要說下不了床,恐怕會整整一個月都不用來學校上課,他怎麼敢試啊?
「量的話我是能幫你調,稍微輕微一點的應該不至於下不了床才對。」天玄像是聽到對方的心聲一樣回應,他揚起一抹淡淡的笑,卻帶點邪魅,「加油囉,Mr.Eisa. 對了,可以請你幫個忙嗎?」
「嗯?什麼?」
「請幫我加進小櫻的巧克力裡,謝謝。」
「……」

 

回到現在。

 

「嗯……我想想……」小櫻思考著,「哥哥最吃的就是生巧克力,做那個少加糖的話應該可以。」
「真、真的嗎!」英咲就像看到救贖之光一樣,「謝謝妳!小櫻!」
「我覺得只要是學長做的東西哥哥應該都會吃……」小櫻苦笑,「那我也做一份好了。」
「嗯……」想到剛剛天玄和自己說的話,突然好擔心小櫻明天會不會來學校……天玄你真的很惡質。
「學長怎麼了嗎?」
「沒事!沒事!開始做吧。」
「嗯嗯,首先是……」

 

*

 

終於,把萬惡的春藥巧克力做好了。

 

雖然英咲對小櫻感到萬分抱歉,如果還能在學校看到小櫻,英咲絕對會補償她,不管是什麼事,突然變自己有了很深的罪惡感。
接下來就是……怎麼讓星吃巧克力。
兩個人因為住宿舍的關係開始共處一室,不過礙於個人的讀書時間關係,分成了兩個書房,好讓宿舍的兩位學生能好好自習,這種設計可真厲害。
不曉得天玄的量是不是真的有算對……但也只能相信他,全部的人除了他以外,真的不會懂這類的東西,想到這裡,英咲再可憐小櫻一次。
話說……有什麼理由讓他吃呢?又不是情人節,離情人節都有一段時間了,理由不是那麼的好找,要怎麼拿給他啊……?
說小櫻給的也不太對,畢竟自己也有做,說自己給的好像又有點……英咲把自己丟到床上,臉埋在枕頭裡,喊道:「怎麼給他啊~~」然後抱著枕頭左右翻滾。
我到底該怎麼辦啊!英咲露出了像少女一樣的煩悶表情,可想而知他有多煩惱。
突然,傳來敲門聲,「英咲。」
星!?怎麼突然來了!?英咲把枕頭放好,迅速坐回書桌、把巧克力收到抽屜裡,回應道:「怎麼了嗎?」
「跟你借一下筆記。」
「喔,好。」英咲應了一聲,嗯?說不定現在能給他,英咲思考了一會兒,順手從書架上抽出筆記,去開門。
星站在門外,說著:「在幹嘛?有點久。」
「抱歉,一時忘記把筆記放哪裡。」英咲將理科筆記交給了對方,他吞了吞口水,輕聲喊道:「星,你等等唸完書……能跟我聊一下嗎?」
聞言的星先是露出疑惑的神情,隨後點了下頭,「嗯,可以。」
說完,英咲關上門,鬆了一口氣,一手蓋住自己的嘴,臉早已紅了起來,「要怎麼跟他說……。」
這時的星回到房間也是百般的不解,第一次看到對方露出那樣的神情,是怎麼了嗎?
還在想的時候,來了一通電話,是小櫻?這麼晚了有什麼事嗎?
星撥開電話鍵,問:「怎麼了?這麼晚的時間找我。」
「哥哥,你拿到巧克力了嗎?」
「巧克力?誰給的?」
「欸?英咲學長還沒拿給哥哥嗎?」
「……。」原來如此,星大概猜到原因了,他無奈的嘆了口氣,說:「還沒。」
「這樣啊……學長其實也挺害羞的嘛。」
「是啊,一直都是。對了,紀宮還沒有回來嗎?」
「還沒,好像是學生會長事務,晚點才回來。」
「是嗎……。」星點了點頭,「自己一個人在宿舍小心點。」
「嗯!那哥哥晚安!」
「晚安。」
星掛掉電話後,喃喃自語道:「他跟櫻可真像,只不過櫻稍微少根筋而已。」

 

*

 

晚上八點多,英咲正在閱讀國文,大概是因為想好好冷靜怎麼對待送巧克力這件事,語言這種東西真的好難……。

「叩、叩」兩聲。
讀完了嗎?好快啊,英咲看了下時鐘,走到門前幫對方開門。
「英咲,你有事瞞著我?」星開口的第一句話就是這個。
「……啊?」英咲眨了眨眼。
「……」星指了指他書桌的抽屜,挑眉。
「……!!!」下一秒滿臉通紅,「你、你怎麼知道!」
「櫻剛剛打電話給我。」星回應。
小櫻啊……不過也謝謝妳的神救援,這種事情真的好難開口,妳果然是我心目中的angel。
星看著對方,攤開手,「給我吧。」
「……真的?」英咲的眼睛閃過一絲希望。
「畢竟食物也不能浪費,而且……」星微微笑了一下,「你也最清楚我對巧克力的喜好,就算稍微甜了點,你做的東西我還是會吃。」
「星、星……」英咲都感覺快感動到哭了,而且本人似乎忘記裡頭放了什麼東西,說:「等等我也試試好了,雖然感覺很苦。」
「廢話,我只吃75%以上的。」

 

.
..
...
....
.....

 

兩個人在不知覺的情況下,把加了春藥的巧克力吞下肚,現在的兩人坐在床上,背對著彼此,沒有意外的話,藥效應該發作了。
「裡、裡面加了什麼東西……」
「這句話應該是我問你才對……。」
英咲現在才終於想起來,他在巧克力裡放了春藥,整個愣住了,他自己居然放什麼都忘記了,而且還吃下去!原本他根本不會吃。
「我……」英咲喘了口氣,「我似乎是加了春藥……」
「春藥……!?」星聽到差點沒昏過去,「你哪來這種東西?」
「……天玄給我的。」
「……」你到底為什麼有這些莫名其妙的東西啊……。星頭痛道,明天絕對要宰了他,沒宰了他難消自己心頭之恨。
「你為什麼要加春藥?」現在講話都會夾雜著喘息,星已經盡量讓自己的聲音正常,卻還是敵不過藥效。
「……」英咲抿嘴,張開著小嘴,輕聲喊道:「我想……想要你碰我……」
「……!」星很驚訝,但還是忍了下來,「你知道你自己在說什麼嗎?」
「…我如果不知道的話……」
「!」還沒有反應過來,英咲將星壓到在床上,雙頰透紅、呼出的喘息彷彿像呻吟,根本就是引人犯罪,「我怎麼會在巧克力裡放春藥呢?」
他的唇靠在對方的耳旁,似撒嬌的語氣喊著:「星……抱我……」
頓時,似乎聽到一條名為理智的線被切斷,英咲感覺視線一個天旋地轉,柔軟的唇瓣貼上自己微張的雙唇,濕潤的糾纏、纏綿,這應該是兩人久違的親吻。
英咲的雙臂纏上戀人的頸部,加深了這個吻,雙舌交纏、交換彼此的唾液,感覺到對方的身體升溫,這藥的效果太強好像太強了。
「呼鳴……!」一隻手摸向自己因藥效而隆起的褲頭,星故意撫摸著周圍,卻沒有把褲頭解開,緩緩摸上。
唇分離時,英咲大口大口的喘氣,星輕舔了下對方的唇,順著唇吻下,頸部、鎖骨,久而沒嚐到的滋味讓他輕咬了一口,留下淡淡的齒痕。
大概是考慮到之後的不便,吻痕都留在衣服能遮住的地方,英咲身上總是有種淡淡的薰衣草香,令人依依不捨的香氣,像是要宣揚戀人是自己的東西,在脖子這裡留下明顯的痕跡。
「哈啊……」正在愛撫自己身體的手輕捏著腰際,那是自己最敏感的地方,加上星的手很燙,每一片被撫摸過的肌膚都在發熱。
「唔鳴……!鳴……」突然,星掀開英咲的衣服,看準他張嘴的時機將衣擺往上提,讓他咬住,整個身體頓時一覽無遺,英咲感覺星的視線好灼熱,光是眼神都把自己給吃抹乾淨一遍了。
「咬好。」有些沙啞的嗓音命令道,開始親吻著他的身體。他仔細地親吻著戀人的肌膚,空閒的手輕捏著因興奮而挺立的朱紅,唇吻上另外一邊。
「鳴鳴、鳴……哼嗯……」因為咬著衣服的關係,完全沒有辦法吐出呻吟,他好想叫,卻又沒辦法,好痛苦……而且下面……漲得好痛……
英咲想伸手去解開褲頭,卻被星一把抓住,不讓他得逞,英咲狠狠瞪了他一眼,卻完全沒有用,雙眼、雙頰都因為興奮而泛紅,眼眶裡的淚水不停打轉,彷彿隨時都會落下。
「星、星……」英咲喚著對方,星勾起一抹淡淡的笑,手褪去了他下半身的衣物,高熱的手掌輕握住那已經挺立的分身,上下套弄著。
嘴裡漸漸溢出甜美的呻吟,富有技巧性的撫慰和套弄,都讓英咲舒服到不能自我,很快的、就射了,沾在他的手上、戀人的腹部也沾染著不少白濁液體。
「你射了很多呢……。」星舔了舔自己手指上的液體。
「哈啊……是誰的錯了……」
「大概是我吧?」
看到戀人剛剛露出那樣的表情,星起了個壞念頭,突然好想看對方更多的表情,也可能是因為自己體內的春藥在作祟。
「唔……!?」還沒從剛剛的餘韻反應過來,雙唇再度交疊,而且有點帶點苦澀……不會吧!?
「呼嗯……!鳴鳴…唔……」雙手想推開壓在身上的人,但對方卻一手將自己的雙手架在頭上,星將剛剛含在口中的生巧克力推到英咲嘴裡,吃一個就已經變得如此引狼入室了,吃第二個不曉得會是怎麼樣呢……。
兩人就這樣吃下了第二塊巧克力,舌尖都還殘留著巧克力的苦澀,英咲撇開頭,落下羞恥不已的淚水,「你……惡質……」明明是自己的計畫,沒想到卻被戀人給將計就計了。
「聰明反被聰明誤了呢……英咲。」星輕舔著他的耳窩,令英咲不禁吐出一聲喘息,「這樣子的你……還挺可愛的。」
「……!」聽到這句話時,英咲的臉更紅了,他抿了抿嘴,小聲有點在抱怨的滴咕:「你如果肯碰我……我根本不會用春藥……」
「你就當我這麼沒感情?」星挑眉問道,「你每次都會喊痛,你覺得我有可能再繼續下去嗎?」
「呃……我……」確實,因為每次對方進來的時候自己都覺得很痛,所以一點也不想做,怎麼反而現在換自己性慾高漲啊?倒頭來,一切的原因都是自己。
「不過……你突然敢下藥給我了……。」星輕捏起戀人的下巴,讓他面向自己,似笑非笑的說:「你的膽子變大了不少呢?」
「不、不是……那是……」也根本沒什麼好理由能蒙騙過去,一句話也說不出來。
「……那麼。」星勾起一抹有些邪魅的笑容,用著充滿磁性的嗓音低喃:「就表示你做好,明天下不了床的打算了。」
「呃嗯……!」這笑容好危險,可是……抵抗不了那色魔又性感的邀請,好可怕,但是又……好想要。
他們已經有整整一個月都沒做,再也壓抑不住的性慾早已爆發,春藥剛好成了最佳的兇器,要停,不是一件那麼容易的事。
星利用藍色領帶綁住了英咲的雙手,讓他不能反抗,將對方翻了一個身,後穴早已經興奮到流出愛液,兩手撫上吹彈可破的臀部,輕輕撐開,小穴正因興奮而不斷收縮。
「不、不要看!」接近哭喊的聲音喊道,英咲覺得好羞恥,但是春藥的藥效和理智不斷來回拔河,已經不知道是想要還是不要。
「鳴鳴啊……!等、等等不嗯……不要……」溫熱的舌尖滑入了後穴,原本炙舌掃過內壁時是柔軟的,其中幾處猛攻時是堅硬的,他完全沒有想到戀人會用這種方式。
滋滋作響的水聲跟親吻聲顯得格外色情,五指越是陷入肌膚裡頭,像是不讓對方有反抗的餘力,一手伸向了前方有點半勃起的分身,上下套弄。
「啊、啊啊……嗯嗯…不、不要……」軟下來的分身這次再度挺立,身子的力氣也馬上被抽走,每一聲呻吟都接近哭泣的鳴咽,「不要…不要同時……啊嗯嗯…鳴……」
就在這時,炙舌牽出一條水絲離開了後穴,似乎是剛剛的刺激而讓後穴的愛液越流越多,星舔了舔自己的手指,試探性的在小穴周圍撫摸,隨後插入一根手指。
「鳴啊啊……!」因為異物侵入,本能性的叫出聲,感覺到第二根手指放入自己體內,熟悉的摩擦過內壁,這比自慰時的刺激還大,因為英咲預測不到手指的動向,完全任對方擺佈。
蜜液促進著手指伸入,很快的、第三根手指也放了進去,星溫柔的擴張,前方的手依然在套弄著分身,令英咲感覺不到疼,只感覺到舒服。
「呼嗯…嗯……」英咲原本疼痛不適的哭喊轉為甜膩的喘息,可是他、覺得好空虛。
「星……進來……」聲音因為小到跟蚊子一樣,但是星還是有聽到。
「……嗯。」星點了下頭,汗水淋漓、順著垂落的黑髮低在對方的背上,他抽出手指,伸手去矮櫃的抽屜裡拿出了保險套,用嘴撕開。
「不要……那個……」
「……?」都已經撕開一半了。
「直、直接……進來……」淚眼汪汪的綠色雙眸回頭,渴望的看著戀人。
「……」現在到底是誰吃了春藥啊……。星嘖了一聲,怎麼感覺對方比自己還要不受控制?第二塊又不是沒吃到,但是他這樣……真的好可愛,表情很新鮮。
他解開了褲頭,掏出已經硬挺的炙熱,英咲看到都傻眼了,怎麼……太大了吧?明明全是亞洲人的血統,為什麼會差這麼多?但他不想再繼續看下去,情慾已經染上身,什麼都不想多想。
兩手撥開剛剛潤滑開拓過的蜜穴,英咲的身體顫抖不己,可能是因為害怕、也可能是因為雙腿快無力,炙熱在股縫間摩蹭,卻遲遲沒有進入,英咲似乎因此卸下防備,鬆懈下來……
「- - 啊!哈啊……!」像是看準時機似的插了進來,令英咲驚呼一聲,好大、好熱、好燙……!被插入的瞬間,腦袋根本一片空白,那粗大的物體緩緩推入自己的體內,居然一點疼痛感都沒有,這春藥也太該死的有效了吧?
差不多進去了一半之後,下身開始前後律動,英咲的身體很快就適應了,甜美的嬌嗔毫無防備的不斷溢出,像是催促著戀人可以再更放縱一點。
「……嘁。」星淡淡地勾起了滿意的微笑,兩手扶著他的腰抽搐著,每一次都會摩蹭到敏感點,簡直讓英咲舒服到升天。

 

完了……又想射了……第二次……

 

英咲感覺好羞恥,但又捨不得叫對方停,這是他們兩個久違的性愛。色慾染上身,差得就是,還有一絲絲的理智。
這時,突然感覺自己的那裡好像綁著什麼東西,低頭去瞧,嚇了一跳,「為、為什麼……!」
星利用非常不痛的方式用橡皮筋綁住了對方的分身,尖端不斷地流出晶瑩剔透的水珠,卻怎麼樣都無法釋放,這是多麼痛苦的事。
「放、放開……」眼淚終於忍不住落了下來,已經不知道是害怕還是興奮,他的那裡漲得發疼,好想射。
「雖然說……你吃了春藥,持久力應該比較好,但是……」星溫柔的扳回對方的臉,讓他望著自己,「想要你陪我玩久一點,可以吧?英咲。」
聽聞的英咲,心涼了一半,星居然會有這種癖好,這春藥會不會也太可怕了!
「你、你……」英咲啜泣著,很勉強的喊道:「到底想……做什麼……」
「嗯……這話說出來可不好聽。」他緩緩移到了對方耳旁,性感的嗓音低喃:「想把你做到失神、想看到你更多表情,順便把這陣子的份給做回來,說好不好呢……英咲。」
「唔……」
「先起頭的可是你,別說後悔了。」
「嗯、啊啊!不要……太、太快……哈啊啊……」擺腰的速度加快,衝撞的力道越來越用力,原本全部抽出的碩大一次埋入、一次比一次插得還深,戀人的速度令英咲措手不及,不斷哭喊。
手扳過自己的下巴,回頭和身後的人接吻,也不清楚是誰先開始,舌尖再度纏綿、濕潤的熱吻著,細碎的呻吟都消失在這個吻當中。
「鳴鳴……星……」迷迷糊糊的視線中,輕聲地喚著對方。
「…嗯?」因為對方的關係而減緩速度。
「我、我想抱你……可以嗎……?」泣音含帶著一些撒嬌的語氣,手依然是被綁住的狀態,什麼都做不了。
「……」挽過對方被綁住的雙手,順手將他翻身,讓他的手剛好能環住自己的頸部,繼續前後抽插。
「啊、啊啊……嗯……」舒服的嬌嗔漸漸吐出,比想像中還要舒服的快感,這跟自慰不一樣,他已經受夠自我安慰的夜晚。
微微睜開了迷濛的綠色雙瞳,映入眼簾的景象是非常迷人的風景。
星那雙平常眼神就很有殺傷力的血紅色雙瞳,染上了情慾而默淡;臉因為燥熱的關係而有些紅潤,多添了幾分色氣;把自己吻得天翻地覆的雙唇微微張合,吐出的喘息是如此的性感。
那是他沉迷於自己的模樣,星也是一個長像秀氣的美少年,五官精緻、看起來白白淨淨的,完全是女孩子喜歡的類型。

 

如今的他,成了自己的戀人。

 

「手……能解開嗎?」英咲要求著,「我想碰你。」
「……嗯。」星默默將綁手的領帶解開,扔到一旁。
「!」英咲右手撫上了自己的左側臉頰,撥開了烏黑的頭髮,感受臉頰的溫度,只見身下的戀人微微露出了靦腆的笑容,又好像能說……是很幸福的笑容。
星自己也清楚,他真的好喜歡這個人,就算英咲一天到晚都在自責、扛下不該扛的責任,他還是好喜歡。
不知道是從什麼時候開始,他的目光只注視著英咲一個人,那抹橘色身影揮之不去,如果說,自己是冰冷的、那他就是溫暖的。

 

想守護他的一輩子,星想著。

 

星輕輕覆上對方蓋在臉上的手,輕舔了下被領帶綁住而出現紅色傷痕的手腕,也明顯地表現出他的佔有慾。
「嗯、嗯嗯……哼嗯……」享受著刺激的快感,但分身完全沒有辦法解放,不禁又開始哭了起來,「星……解開……」
聞言的星勾起一抹淡淡的壞笑,將分身上的橡皮筋拿掉。
「啊、啊啊啊 - -!」濃稠的白色液體像是獲得自由一般的湧出,英咲又是痛苦又是舒服的感覺交錯,他仰首哭喊,已經沒有任何的思考。
「好多……」星哼笑一聲,而且就算解放完,分身依然還是挺立的,這春藥果然是興奮劑。他輕啄了下英咲的額頭,微微笑道:「等等一起吧。」
「星、星……嗯…星……」英咲使用最後的力氣環住了對方,「我、我真的……好喜歡你……」
「英咲……我也是。」語畢,最後大力的來回抽動,和對方一起射了。
「哈啊!啊……」自己射了第三次之後,便失去意識般、當場昏了過去。

 

.
..
...

 

醒過來的時候,床單和棉被似乎換了新的,連自己的衣服也是,旁邊的時鐘顯示是晚上一、兩點,原來自己昏了四個多小時。
「你醒了?」翻過身朝聲音的方向望去,星坐在床邊,手上還拿著一瓶剛從冰箱拿出來喝的水。
「我還在……你房間?」
「廢話。」
又回到原來的他了……。英咲的內心是無奈也是苦笑,也是啦,這樣子也才是他所認識的星。
「原諒我把你的巧克力拿去丟了。」星指了指垃圾桶,「畢竟全部都加了那種東西,我不是很敢再碰。」
「嗯……」說到這裡,英咲的臉又紅了起來,「不生氣嗎……?」
「……沒有。」他淡淡的回應,星伸手撥開英咲的頭髮,說著:「你以後別這樣了,你想要的話,說一聲就好。」
「這麼露骨的話我說不出來啦……」頭上冒煙。
「也是。」星很難得的露出了溫柔無比的笑容,這也是英咲很喜歡的表情之一。
「你要不要等等回你房間?」
「……」
「……?」
「……今天能,跟你睡嗎?」
「……嗯。」
星緊緊將對方擁入懷中,英咲也同樣回抱著對方,兩人就這樣沉沉睡去。
睡著前,星在對方的額頭上落下一吻,再度露出笑容。

 

「晚安,英咲。」

 

 

 

FIN.(沒有##)

 

 

《後續#》

「靠!你也太過份了吧!」星不爽的拍桌,「我妹還因此請假是怎麼回事!」
是的,還記得昨天英咲在小櫻的巧克力裡加了春藥吧?似乎兩人把巧克力全吃完,到了隔天,受害人目前下不了床。
「抱歉,因為小櫻實在太可愛了,忍不住就……」天玄似乎對這件事完全沒有反省的意思,「畢竟我們兩個都吃了,情況是真的難免。」
「難免個頭!」
英咲默默看著自家戀人和加春藥的提議人吵架,不時看著1A的教室望去。

小櫻,是我對不起你,請你原諒我。

「為什麼突然有那種東西……」依然倒在床上不起的小櫻煩惱著。

看來,小櫻也不曉得春藥是誰加的。

 


FIN.(這次是真的##)

 

×後記×
跟哥哥吵這篇肉很久了wwww
我們的名字其實也是孩子的名字,所以真的不是我們本身。
繪型和孩子是不一樣的謝謝(鞠躬)
哥哥表示:我和孩子都是攻!
問題是,孩子本來就是攻、哥哥你從攻變受,而且你已經是受了不要否認(被哥哥打
星真的超帥的<333本命孩子之一/////
他和英咲陪在一起根本萌殺人啊////超犯規的wwww

 謝謝大家收看///第一次發原創BL♡最愛他們兩個了♡♡

封面就是他們兩個(乾

這圖不知道為什麼越畫越想開車((

然後就,嗯wwwww((嗯屁

 

 - - 2018 / 08 / 02 更新。

 

石雪櫻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