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_20180802_231105

刊版為自行繪製加工 / 沒錯櫻咲舞系列開始用這張♡♡♡♡

 

※此為男女配對   ※R18慎入、肉文   ※總攻 x 總受

※此為原創無二創  ※超級灑糖文

※絕無抄襲,雷同純屬巧合

♡小櫻10歲、天玄17歲,蘿莉設定注意。

本文請支持 這裡 (點字進入

麻煩幫個小渣文手粉專按讚(點圖進入):

也歡迎在FB查詢:絢爛彩境(多為放圖和其他小說為主)

歡迎問問題或是給意見(點圖進入):

 

我就知是愛這對的肉♡♡♡終於又開車啦( ´▽` )ノ

 

***

 

「……請學長不要一直看我。」

石雪櫻(10)將臉埋在雙腿和雙手之間,把自己縮得跟球一樣,變得更是嬌小,因為重量的關係有點陷進沙發裡頭。

她誤吃藥品大概有一個禮拜了,至於為什麼……優海似乎是拿小櫻當實驗品似的,希望她幫忙完成實驗,結果出了點小差錯,櫻就變成現在這個樣子。

其實沒有差很多,只是身高稍微矮了點,變成一百三十六公分,現在的年紀大約是十歲,以小學四年級的女生來說,她真的矮小許多。

不過,雖然年紀變小,記憶似乎還在十五歲的時候,應該算是不幸中的大幸。

衣服嘛……目前是穿自己的襯衫,比較透氣也比較輕,都長到能當連身裙再穿,剛好遮到膝蓋的地方,就知道櫻比原本的樣子更嬌小玲瓏。

天玄試探性地伸手去摸櫻的頭,她並沒有反抗,臉依然埋在雙臂之間,都不知道已經沮喪這樣多久了,看來她是真的很想變回來。

也是,都請了一個禮拜的假,一定都會想回去學校上課,不想請蒼太這麼辛苦幫自己準備社會筆記,況且社會是包含地理、歷史、公民,她都還在擔心對方會不會整理。

「優海剛剛跟我聯絡,他說如果沒意外的話,解藥再一天就沒什麼問題了。」天玄說的時候,櫻微微抬頭,「真、真的嗎?」

「也只能信了吧?」溫柔地撫上她的臉頰,說著:「變回來後,我再幫妳辦手續回去。」

「嗯……」櫻點點頭,紅透的臉頰十分紅燙,就只是乖乖地讓對方摸著,像隻被訓服的小貓。

「學長……」

「嗯?」

「……想抱抱。」畢竟那時的思想和感覺沒有十五歲來的敏感,跟撒嬌比起來,用抱抱這個詞還比較接近孩子的童言童語。

天玄無奈地笑了笑,雙手張開到她能進入懷抱的範圍,「過來吧。」

櫻挪動身體,雙手抱住了自己的戀人,像個小孩子一樣。

 

不對,她已經是小孩子了。

但是幾個方面上,她又不是孩子。

 

「……欸?等、等一下!」天玄順手從桌上拿起了對方的手機,櫻不知道為什麼,這一個禮拜都不給自己看手機,他早就很想知道了。

而且居然沒鎖?真是沒有戒心,又或許是嫌解鎖有些麻煩才暫時解開,一定沒有料到自己會看她的手機,一打開手機螢幕後,就看到了令自己有點訝異的畫面。

「……」

「鳴鳴……」

只見手機裡頭,是男優,不必特別說是什麼樣的男優,就是男演員。

而且還是演「特別」影片的男優。

「我…我不是故意的……」櫻不禁雙手遮住臉龐,有種羞恥到想哭的衝動,她以為可以隱瞞戀人到變回來,誰知道戀人很注意自己的一舉一動,一下就被發現了。

也不能說是生氣,天玄有種不知所措的感覺,記得沒有錯的話……她才十歲吧?十歲開始需要嗎?男生跟女生不都是十二歲才會開始嗎?

等等,突然想起來,好像有早熟那麼一回事,不管是心理還是生理方面,這樣好像也說得通,而且之前上健康教育課的時候,老師也說女孩子十到十二歲開始就有比較明顯的發育,而且也差不多有月經,有月經也表示有了生育能力。

想不到自家的小戀人也會因此而看這些東西啊……。畢竟也一個禮拜了,自己都會去處理,更何況是她,但有這種兒童的手淫現象嗎……。

天玄輕輕搖頭,將戀人的手機放回桌上,讓櫻疑惑了,「學、學長不生氣?」蔚藍的雙眼都哭成一片汪洋,都已經有被罵的打算了。

「生氣是不會,而且這樣還挺正常的。」天玄聳了下肩,隨後揚起一抹笑容,「挑得不錯,挺有眼光的。」

櫻的臉瞬間又紅了起來,其實,她固定看那些男優是有原因的,因為身材、髮色、膚色都和戀人是差不多的比例,不然一般對女生來說,長得帥都可以,不過,沒那幾個條件她不可能看,而且那些男優的共同點……

 

――都是混血兒。

 

現在的天玄只有好笑的心情可以形容,感覺隨時都會笑出來,就怕會傷到可愛的小戀人,這也太可愛了,完完全全陷入慌張的狀態。

「吶、小櫻。」拉開對方遮臉的其中一手,問道:「妳該不會……想做?」問這個問題並沒有期待能有個答案,只是好奇問一問而已。

「……」櫻一手放在唇前,撇開了和天玄對望的視線,輕輕點頭應了一聲:「嗯……」

出乎意料,而且表情也……很認真?這可能會是戀人第一次在有理智的情況下發出邀請,但是這麼一來,他可能已經觸犯法律了……而且還是刑法。

「……可、可以嗎?」櫻的雙手放在天玄的肩上,樣子就像個準備初嚐禁果的少女一樣。

不得不說,天玄覺得櫻現在的樣子很成熟,矮小是一回事,但是有些散亂的烏黑直髮讓她看起來很有魅力,好像一直以來都是這樣,短髮也挺好看的。

“……Are you sure?”他依然還是尊重戀人的想法,就算自己再怎麼無法忍受,為了戀人,他願意等。

“……Yes.”櫻點了下頭,習慣性地將自己左邊的頭髮勾到耳後。

「……好吧。」天玄讓對方坐在自己的大腿上,提醒道:「妳喊停,我就會停了,行嗎?」

「嗯……」許下承諾後,進行了久違的親吻。

小巧的嫩舌主動舔著天玄的唇、主動滑入了對方的口中、主動纏了那炙熱的舌尖,輕柔的糾纏。天玄吻得很輕,輕到都能感覺到舌頭上細細密麻的舌苔。

關節分明的手指一一解開櫻身上的白色襯衫,解到腹部的位置,胸前坦露開來,天玄開口:「妳連小可愛也沒穿?」

「我怎麼可能有!」櫻拉了拉身上的襯衫,「而且……胸罩太大了……」

天玄撇了對方的胸部一眼,大概是快要到C的B吧?這樣子還算發育挺好的,只不過,對於十歲的小女孩來說,是不是有點太大了?

「妳是什麼時候胸部開始變大的?」

「呃……我想想……國二的時候就差不多D……問、問這個幹嘛啦!」

「反應可真慢。」天玄笑了笑。

一手撫上櫻的背,稍微施了點力,讓她更貼近自己,另一隻空閒的手拉開遮住胸部的襯衫,唇貼上小巧的乳尖,溫柔的吸吮著。

「嗯……呃嗯……」兩隻小手扶著戀人的肩膀,櫻覺得,現在的身體比之前的身體還要敏感,戀人每個碰觸過的地方都感到一陣酥麻。

比櫻大上兩倍的手貼在她的腹部,拇指調皮的撥弄著另一邊的乳尖,直到朱紅都因興奮而挺立才停止動作。

「鳴哇!什、什麼……?」突然就這樣被天玄壓在沙發上,他將一手就能握住的柔軟大腿往兩旁搬開,櫻才驚覺了對方的意圖。

「學、學長等一下!這、這裡……」都還沒有發育完全,如果一下子就這樣進來……至少也找個潤滑的東西,感、感覺好痛……

「我知道。」天玄點了下頭,他怎麼可能不知道,他從來沒有因此而性急,因為天玄尊重櫻的想法,尤其是現在,他更要忍耐。

天曉得一衝動的話會發生什麼不可挽回的事。

他垂下頭,親吻著大腿內側,櫻的肌膚在十五歲的時候就非常有彈性,現在摸起來的觸感都只有柔軟可以形容,別有一番風味。

兩指輕輕撥開還沒怎麼發育完全的私密處,天玄難耐的喘了口氣,舌尖悄悄滑入裡。

「鳴嗯……!哈啊……嗯……」溫熱的柔軟物體在肉壁裡頭游動著,時不時有種變硬的錯覺,掃過了每個角落和敏感帶,都讓櫻壓抑不住,開始呻吟。

「啊、啊啊……那裡……不要……鳴嗯嗯……」雙腿不安地晃動,天玄稍微施了點力壓制著,櫻摀住了自己的嘴,卻還是必免不了羞恥的叫聲,他很熟悉自己身體裡哪裡很敏感,專攻那個地方,已經快要不行了。

「學、學長……好、好奇怪……出來……」她的腦袋現在無法思考,應該說是無心去思考,可是那種感覺真的很奇怪,說不上來。

「……呼嗯……。」舌尖牽出了一條水絲,他舔了下自己乾燥的唇,詢問:「還是要……繼續嗎?」

櫻的雙眼早已積滿了迷濛的水氣,她緊閉著雙眼,點頭,「嗯……」

「……不要逞強。」天玄溫柔的吻去戀人眼角的淚水,「我可以等妳恢復後再繼續,真的。」

「……我想……繼續……」一個禮拜了,她沒有辦法再等,身體覺得很熱、很空虛。

「真的?」天玄還是很擔心,「我不想讓妳受傷。」

「……嗯。」櫻點頭,隨後羞澀地撇頭,「我、我想要……學長的……那個……」

「唔……。」原來身體縮小,想法也會變得開放許多啊?天玄伸手觸碰那紅到比蘋果還紅的臉頰,臉上的笑容滿是寵溺,「感覺這樣……有點可愛吶。」

「鳴嗯……」雙唇輕柔地纏綿,小手慢慢摸向對方的下身,已經有反應了,而且……好硬。

櫻緊張地吞了吞口水,她好想要,「天玄學長……」哽吟的顫抖聲呼喚著戀人,「進、進來……」

天玄悶哼一聲,果然理智終究敵不過慾望,他解開了自己的褲頭,硬挺抵在蜜穴前,稍微地磨蹭,但都沒有進去。

「鳴、鳴嗯……」櫻都快要急哭了,已經快要無法再用腦袋思考了,正要渴求時驚呼了一聲:「呀啊!」

突然在無預警的情況下插了進來,身體被撐開般的撕裂痛,讓櫻忍不住哭了起來,「鳴、鳴嗯嗯……啊啊……!」

「很痛嗎?」見戀人的反應十分痛苦,眼淚更是奪眶而出,天玄心疼的吻去櫻眼角的淚水,沒有繼續律動身子,「還是算了吧?我不想要妳受傷……。」

「不、不要……」

「可是……」

「學……長……」櫻伸手探下、撥開了自己有些紅腫的蜜穴,那粗熱才剛埋入裡頭,雙腿些微顫抖,卻阻止不了她的索求,「我……想要……」

「……」天玄第一次覺得,自己被情慾給衝昏頭,他褪去自己的上衣,上前吻住櫻的小嘴,下身慢慢的進去。

「呼嗯……!唔嗯……」這個吻減少了櫻的不安,蜜穴放鬆的情況下推進著炙熱,一點一滴的深入,深怕一個不小心弄傷了對方。

不知不覺,已經進入了一半,他慢慢擺動腰際,嬌嫩的喘息聲是如此的悅耳,更像是一種催情劑,這副小身體簡直只有柔軟能形容,皮膚吹彈可破,感覺一用力就會受傷,不愧是孩子的身體,這麼柔軟。

「啊啊、嗯啊……鳴嗯……慢、慢點……」早已經不知道是痛還是麻,只覺得自己身體容納的物體好熱、好燙,十歲的第一次性行為就交給了戀人,就連十五歲的第一次也是交給同一個人。

「還會痛嗎……?」天玄憂心的問,他已經比平常還要慢很多,就是擔心戀人會受傷。

「鳴嗯嗯……」櫻搖了搖頭,原本臉上的不安也都消散而去,「學長可以……再用力一點……」

「……!」啊啊、受不了,這孩子都不知道自己說了什麼嗎?天玄悶哼了一聲,將炙熱全都送入蜜穴裡頭。

「啊、啊啊……鳴……」完全都不疼了,這是什麼感覺啊?怎麼感覺……跟十五歲的時候不一樣……?

「……還好嗎?」身上的戀人擔心的問,看對方的眉頭微皺,是哪裡很疼嗎?

「不、不是……」櫻搖了搖頭,她也不曉得該怎麼說,「感、感覺……」

「……?」偏頭。

「感覺……肚子好熱……」腹部的位置都感覺有點在發燙,不知道為什麼。

「……。」不會是……。天玄像是想確認一般,稍微一頂。

「呀啊啊!什、什麼……」櫻眨了眨眼,「不、不是吧……?」那、那裡是子宮……不是沒有完全進去嗎?也、也太大了吧……?

「這樣……感覺很方便吶。」語畢,他擺動腰部前後抽動,每每都撞入最深處,甜膩又嬌嫩的嗔息有如催情劑一般,讓身上的人更賣力地往裡頭抽送,櫻又忍不住開始落下豆大的淚珠,可是卻沒有反抗的意思。

天玄伸手讓嬌小人兒翻了個身,從後繼續抽動,櫻緊抱著抱枕,將臉埋在裡頭呻吟,他溫熱的大手伸向前方撫摸著平坦的小腹,慢慢摸向上方揉著嫩乳。

「鳴鳴、鳴……哈啊……學、學長……啊嗯嗯……」她盡情地放聲喘息,完全沒有一絲害臊,學長的手摸得好舒服……。櫻想著,突然覺得自己好敏感。

「……妳這樣,我會不想要妳變回來呢……。」如果真要說,天玄還蠻喜歡現在的戀人,一點也沒有害羞的意思,就是一心一意追求快感,這模樣令自己好喜歡。

「鳴嗯……怎、怎麼這樣……啊鳴鳴……」櫻感到些許不安,蜜穴稍微夾緊,讓天玄忍不住低聲喘息一聲,「誰想……一直停在嗯……小孩子的……樣子啊……鳴……」

「開個玩笑而已,抱歉抱歉。」和對方道歉,天玄的身體貼上櫻的後背,性感的嗓音在耳邊低喃:「畢竟……原本的妳,才更有辦法好好服侍我,是不是?」語畢,輕輕舔了下紅透的耳朵。

「喵鳴……!!」因為對方的話和動作而羞紅了臉,櫻抿了抿嘴,滴咕道:「學長擺明是……嫌我小時候的樣子不好……」

「不管是怎樣子的妳都是最棒的。」天玄吻了吻她的臉頰,撥開遮住後頸的頭髮,輕輕地咬下。

「嗯鳴鳴……!鳴嗯、嗯……不要……哈啊啊……!」蜜液順著白嫩的大腿根流了下來,相當色情。已經沒有辦法思考了,知道自家戀人已經比平常還要慢很多,卻還是能給予自己相當的快感。

可是……為什麼都還沒射……

「……唔?」後方的人突然停了下來,讓櫻不解的回頭,「學長……?」

「要不要,自己試試?」天玄將戀人翻過身,自己躺在沙發上,讓她在上面,「如果不要的話,也沒關係。」

「……!」櫻的臉只能用爆紅來形容,戀人還怕自己受傷,雙手還扶住自己的腰,因為如果那根插到底的話,或許……會一輩子都不想上床了。

櫻抿了抿嘴,雙手放在對方結實的胸膛上支撐,小心翼翼的、上下挪動身體,「呼嗯……嗯……」開始小小聲的喘息,緩慢的抽弄。

「學……長……」櫻上前索吻,天玄溫柔的吻著她的唇,舌尖悄悄地纏上彼此的,櫻本來就很喜歡接吻,那種模樣也真的是惹人憐愛,變成孩子後也更有這種感覺。

天玄壞心地舔了舔她的唇,隨後露出萬人迷的笑容,問道:「小櫻,喜歡我嗎?」

「鳴……喜歡……」

「多喜歡?」

「呃嗯……」這是要我告白嗎?櫻頓了頓,看著對方琥珀色的雙眸,羞澀的說:「喜歡到……想一直在學長身邊……不管是獨處也好、一起睡也好、甚至是……做這種事……都還是,喜歡學長你……」

臉,真的好紅。天玄撥開了對方烏黑的頭髮,撫上她紅燙的臉頰,輕啄了下她的唇後,笑道:「剩下的話,等妳恢復時再說吧。」

「……那,學長呢?」

「嗯?」

「學長……喜歡我嗎?」櫻露出了羞澀的少女神情,水藍色的雙眸不時漂向別的地方,臉紅到快要滴出血似的。

被反問了呀。天玄無奈的笑了一下,回應:「喜歡喔,很喜歡。」他梳著戀人的長髮,說著:「想要早點回來多多陪妳,希望妳在我身邊能夠幸福。想在做這種事的時候,讓妳說出妳愛我。」

聞言的櫻更加難為情,頭上都已經開始在冒煙了,反應就跟十五歲時一樣,真的好可愛。

頓時,櫻上前抱住了天玄,將臉埋在對方的頸肩之間,有點撒嬌的說:「學、學長……能幫我嗎……?」

天玄微微坐起身子,一手環住嬌小人兒,笑道:「太刺激我也不會停喔。」語畢,再度抽插起來。

「哈啊啊……啊嗯……學長……」櫻的雙眼迷濛,有些失神的說著:「好、好舒服……」

「是嗎……,那再更舒服一點吧……。」

「嗯……」

可能不管變成什麼樣子,還是會被學長這麼疼愛吧?櫻想著,感覺自己真的是被愛著,能被天玄喜歡上,真的是……太好了。

「學、學長……呼嗯……不、不能射在裡面……」

「我知道。」

「啊啊、啊……!嗯嗯……學鳴、學長!哈嗯嗯……」

突然加快速度讓櫻措手不及,雙手環抱的力道收緊,不斷地叫著對方:

「學……長……天玄……天玄……」

「小櫻……。」

最後,兩個人達到高潮,炙熱抽出戀人的體內,混濁的白液沾染上彼此的腹部,櫻就這樣昏睡在天玄身上,後者溫柔的在唇上落下一個吻,笑得很溫柔。

 

*

 

「呼嗯……」隔天一早,櫻緩緩睜開了雙眼,發現自己躺在床上,大概是因為昨天的關係吧?想起來就很羞恥。

不過好奇怪……怎麼感覺胸前有點重……

微微坐起身子,才發現自己已經變回十五歲的身體,對方的衣服大概只能蓋到大腿的地方,手放在胸前,變回原來的大小了,鳴……本來還期待可以變小的……

「呀啊!」被背後竄出來的手臂給嚇到,用力的雙臂緊緊環住自己的腰,當然不用想也知道是誰,「天、天玄學長!怎、怎麼……」

「早安。」天玄笑了笑,「喔呀?妳已經變回來了?」對於對方突然變回來的身體感到驚訝。

「怎、怎麼回事……」櫻眨了眨眼,不解的偏頭。

可是,突然想到一個可能性,而且這個答案羞恥到一個不行,讓櫻的臉整個紅到不能再紅。

「所以說……解藥就是……」

「請學長不要說出來!!」

櫻的雙手遮著自己紅燙的雙頰,沒錯,解藥就是「那個」,答案也太難以說出口了。

天鳴優海你的藥是不是存心有詐啊!!!!櫻在內心吶喊。

「不過……」天玄稍微收緊了環抱的力道,「妳能變回來真是太好了。」

「學…長……」櫻羞澀的垂下頭來,小小聲的說:「謝、謝謝學長……」

「嗯?」偏頭不解。

「就是……沒有拒絕我的……請求……」隨後,炸紅。

「……妳不要再這麼可愛了。」

「欸……請、請等一下!」

「不等。」

天玄就這樣把櫻壓在床舖上,露出了惡魔般的燦爛笑容,「妳不要想跑。」

「學、學長……」櫻害怕得縮了縮頭,「現在才剛早上……」

「我不會讓妳疼的……。」天玄那性感的薄唇移到戀人的耳旁,輕聲低喃:「我會讓妳和昨天一樣舒服的,嗯?」

「這、這不是重點!唔鳴、」還沒說完就被吻了。

 

看來,又要回到往日,下不了床的日子了。

 

 

FIN.

 

 

×後記×

對又是我,來都是在發肉的wwwwww

兒女的肉這麼好吃你能不吃嗎/////這麼可愛的肉♡♡♡♡

第一次嚐試年齡差的寫文方式,小櫻小個五歲左右owo

下次來試試天玄變小吧( ´▽` )ノ(不要

 - - 2018 / 10 / 06 更新。

文章標籤

全站熱搜

石雪櫻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