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_20181020_231338  

自繪刊板勿拿 / 我不知道能放什麼刊板所以就用自己畫的加工一下ww

 

答應阿夕的雙暖車//但不是ABO抱歉qq

我實在不是ABO這塊領域的料QAQQQ(地上滾滾滾##

我如果真的寫爛了表示對不起qwqqq

純粹就是,為了開車而開((不

配對:雷森.夢靨 x 三日月流空

標題:《溫暖的柔情》

R18、車文、肉(渣##)、BL#

可以的話,下收食用謝謝//

原文請去看阿夕的「ene vi mem」((點字進入

 

-

 

「雷森?你睡了嗎?」一個清柔的嗓音從門外傳出,叫著在房間裡頭看書的墨綠髮青年。

「還沒。」青年回應道,視線依然停在閱讀的書籍上,「門沒鎖,你直接進來吧。」

聽聞的白髮少年緩緩將門打開,他張著好看的紫色雙瞳,只見青年很少見的戴著眼鏡在看書,青年原本就是長像很斯文的人,戴上眼鏡後更添加對方的優雅。

少年不得不說,自己都看得有點入迷,更何況是喜歡他的粉絲們。

雷森雙手將書闔上,修長的雙腿交疊,問道:「怎麼了嗎流空?這麼晚來找我?」

「呃……」流空其實也有點忘了自己來對方房間的目的,模模糊糊的說著:「想和雷森談談……今天演的那部學園劇。」

「你是說《初和戀》嗎?」雷森微微偏頭。

初和戀,是身為音樂區雙暖的他們第一次合作演的作品,初是弟弟高二生、戀是哥哥實習教師,前者是由流空擔任、後者則是由雷森擔任。

裡面的內容主要是在敘述兩兄弟相依為命的生活,弟弟憧憬哥哥成為社會人士、哥哥想念弟弟現在的學生生活,對於彼此的現狀感到非常羨慕,溫馨的故事不少。

不過也有幾個比較曖昧的地方:哥哥和幾位女老師走比較近的時候,弟弟會想把哥哥拉離開,擔心失去對方,不想失去這唯一的家人。

兩個人其實不會演得很差,只是流空剛開始會NG而已,但是很快就能進入狀況,雷森比較不一樣,都完全沒有NG過,可以說是完美。

所以,流空常常會詢問對方演戲的技巧,為隔天作準備。

「那,你想問什麼部分?」他習慣性的從抽屜裡拿出劇本,可以看到雷森手上的劇本有貼標籤作記號,表示他非常認真在對待戲劇演出。

流空翻開了對方的劇本,說:「跟你對手戲的地方。」

「對手戲啊……哪個部分?」其實兩人的對手戲挺多的,畢竟是雙主角設定。

「就是……這裡。」流空指著其中一段,就是剛剛他們說的,初看到戀和女老師走在一起,然後硬把他拉到別的地方說三道四的部分。

「這裡啊……」雷森點了點頭,流空不太擅長曖昧的戲分,這個部分確實稍微曖昧了點,怪不得對方會請教自己。

要不要趁機……玩弄一下?

「鳴哇……!雷、雷森……?」很突然的,雷森的手撫上自己的臉頰,因為對方突如其來的動作,臉頰不由自主的升溫,有些茫然的看著他。

雷森沒有說話,只是靜靜地看著流空,直視著他艷麗而單純的紫色雙瞳,詢問道:「現在感覺怎麼樣?」

「什、什麼怎麼樣……感覺很…曖昧啊……」流空撇過頭閃躲對方溫暖的掌心,不知道為什麼,心跳得很快,感覺連對方都會聽到自己的心跳聲。

瞧對方露出這樣的表情與反應,雷森哼笑了一聲,他這樣子捉弄對方也不是第一次了,流空的反應都讓自己覺得很有趣。

他將手收回,露出了招牌笑容,就像剛剛什麼事都沒有發生一樣,「就是這種感覺,知道嗎?」

流空愣在原地,臉上的紅潮尚未退去,雖然早就知道對方很愛捉弄自己,但是不知道為什麼,自己總是有種很失望的感覺。

他真的……一點都沒有感覺嗎?

「……!流空?」一雙細白的手臂抱住了自己,讓雷森有點反應不過來,完全不曉得對方怎麼突然抱過來。

「……」流空泛紅的臉埋在雷森寬厚的頸肩之間,環抱住頸部的雙手抱得更緊,抿了抿嘴,小小聲的說著:「雷森你……對我都沒感覺嗎?」

「感覺……嗎?」雷森並不是不明白搭檔的意思,但是,他不知道怎麼開口,自己也不是那種什麼都感覺不了的人。

他環住了流空纖細的腰際,用著兩個人能聽到的音量問道:「你希望我,回答你什麼呢?應該說,你期待我說什麼?」

「我……」流空顯得相當慌亂無措,臉也越來越紅,他輕微的呼吸聲表現出他的緊張,他將臉埋在雷森的頸肩中,緩緩地開口:「雷森……我、我喜歡你……」

「!」聞言的雷森被對方說的話嚇到了,但是他隱藏的很好,沒有表現出來,他不會不承認自己不喜歡流空,他只是沒有想到流空會先向自己告白,其實一直以來他喜歡的是其他人。

「你喜歡我?」

「嗯……」

「……這樣,好嗎?」

流空和雷森對視,後者輕輕抬起前者的下巴,說著:「我的家庭沒有你想像中的美好,家世也沒有你所想像的和平,就算這樣,你還是喜歡我嗎?流空。」

「……我不會在意。」流空的眼神很認真,「我知道你和他們不一樣,就因為我比任何人都還了解雷森你,我才能確定,你們不一樣。」

語畢,雷森帶著有些訝異的表情看著他,似乎是對流空的話感到驚訝,他從來都沒有聽過任何人對自己說這種話,不論是誰……都沒有。

原來,被人關心是這種感覺。雷森垂眸,內心感到特別溫暖,大概是因為,第一次被他人這麼關心,雷森總是在為他人擔心,卻沒有讓人擔心他的時候,年紀比對方年長,不想讓他擔心。

不知不覺間,流空已經佔了自己心裡很大一個部分,說不喜歡,肯定是騙人的。

「謝謝你,流空。」雷森溫柔的將遮住對方眼睛的白色頭髮撥開,露出了不曾露面的右眼,然後輕輕的、柔情似水的,在流空的唇上落下一吻,「謝謝你喜歡我。」

「那、雷森呢?」流空微微垂下頭,害羞道:「雷森……喜歡我嗎?」

「……嗯。」他勾起了一抹淡淡的笑容,「我很喜歡流空,說不喜歡,肯定是騙人的。」

隨後,又落下一個吻。但是,這一次的吻不像剛剛那樣溫柔,似乎多添了幾分侵略的氣息,雷森親吻著他的唇,舌尖悄悄進入與其交纏,吻得相當輕,卻還是讓流空有點喘不過氣。

「哈啊……」唇分離之際,流空不停地喘氣,雙眼有些迷濛的看著對方,「雷森……」

「現在後悔,還來得及。」雷森移到他的耳邊,輕聲呢喃道:「不要忘了,我的佔有慾很強,我不會那麼輕易……放過我的所有物喔,流空。」語畢,輕輕送了口熱氣,使得流空微微顫抖著。

「……」流空的雙手緊抓著他的衣服,羞澀的開口:「你想怎麼樣都可以,因為我已經……是雷森的人了,對吧?」

看樣子,你是真的很喜歡我。雷森笑了笑,用著即為性感的嗓音引誘著對方,讓人完全成了他的俘虜:「可不能反悔了。」

 

.

 

「哈啊、鳴……慢、慢點……」

少年仰著頭壓抑著令人羞恥的呻吟,身上只剩下一件扣子全解開半脫半穿的白襯衫,手背抵在唇前,馬尾早已經被對方拿下,純白的頭髮散亂,更顯得誘人。

雙腿情不自禁地環上青年的腰際,身體渴求著更深一層的快感及慾望,他完全不知道自己是要還是不要啊。

青年悶哼了一聲,腰不斷地前後擺動,上衣因為燥熱而全褪去,只剩下一件襯托出他修長雙腿的牛仔褲,褲頭早已經解開,腫大的炙熱在少年的後穴抽插,一下快、一下慢,簡直快要把少年的理智逼到崩潰邊緣。

「啊啊、不、嗯啊啊……啊嗯、鳴……」誘人的嗓音所喊出的嬌嗔勾起彼此最原始的禁慾,少年現在的模樣狼狽不堪,滿臉漲紅、深邃的紫色雙瞳積蓄著水氣,隨時都會落下。

完全就是要讓人犯罪的表情。

下身更加賣力的抽送巨熱,少年哭喊的嗓音是甜美的、渴望的,讓人怎麼樣都無法罷手。

「流空……」因情慾而沙啞的低沉嗓音聽起來是格外的性感,青年在對方耳旁輕喚著身下人兒的名字,讓少年更是陷入無法自拔的慾海中。

「鳴、鳴嗯嗯……」少年纖細的雙臂主動環上了青年的頸部,像是撒嬌、又像是渴求,應該兩者都有包含。

他含帶著喘息及微微的哽咽聲,緩緩地喊出對方的名字:「雷……森……」

然而,青年只是淡淡的笑了,卻是那種溫柔無比的笑容。

「我愛你,流空。」

 

.

..

...

 

「我、我到底看了什麼……」流空看著手機裡的文章,臉已經紅到不能再紅。

雖然說,身為音樂區雙暖,粉絲們產糧寫文是很正常的事情,但是寫肉……該怎麼說呢……還是覺得有點……。

他翻到作者頁面,是一個支持他們很久的粉絲寫的:

 

@羽寒澪_rei1209.
喜歡雙暖真的超久啦/////看完《初與戀》的第五話後不自覺開始腦補戲外的雙暖了♡
記得雷總曾經有說自己的家庭很複雜所以加了進去 結果我發現可以成為小新月變誘受(?)的寫文方式゚.+.(♥´ω`♥)゚+.*.。
總之總之希望大家喜歡//雖然文筆渣渣但是要吃飽/////已經缺糧缺到割大腿肉啦(✖﹏✖)↷

 

真的是文豪……而且發佈時間是《初與戀》第五話播完的一個小時後發的,真的有夠快的,真的不相信這是一個小時該有的碼文速度。

「流空,你看什麼這麼認真?」突然,雷森的臉湊到流空的臉旁邊,讓流空愣了幾秒。

「雷、雷森!?」流空嚇了一跳,敢緊把手機螢幕給關掉,然後搖了搖頭,「不,沒什麼!隨便看看而已!」

「?」雷森偏著頭,但也不太打算打問,不過八成又在看同人文了吧?自己大概猜得到。他無奈的笑了笑,拍拍流空的肩,提醒道:「等等要直播喔,準備一下。」

「嗯,好。」流空點了點頭。

 

就不要、多想了。

 

FIN.

 

 

《後記#》

我對不起阿夕我只能碼出小段的肉qqqqq(地上滾

只能說我真的肉渣qwqqqqq

我只寫得出兒子的騷和帥氣還有邪魅跟撩點((不

好喔,再次對不起阿夕!!!!!發了個渣肉嗷鳴;;;;;

希望大家還看得開心喜歡////然後順便宣傳阿夕的「ene vi mem」

這篇番外是和阿夕借孩子來寫的ow<

希望大家吃飽飽ww(打她##

 

 - - 2018 / 10 / 20 更新.

 

石雪櫻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