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製刊板勿拿 / 什麼話之類的不是很想說了。

 

※此為BL男男配對

※延伸於「禁文書的夜晚怪談」

※與主篇無關。

※首次悲文紀念11/24公投日。

※有感而發系列。

※跟風系列。

 

-

 

王子,只能和公主過著幸福快樂的日子。

騎士,沒有辦法干涉,只能遠遠的站在一個地方,看著王子和公主相互扶持、相愛一生。

 

櫻月琉生知道,是自己離開了他,離開了愛著自己的他。現在,他已經屬於別人的了,陪著他的人,永遠不會再是自己了。

此時的如月涼太也曉得,但是他什麼也做不了,無法阻止父親所訂下的婚約,和一個自己不曾愛過的女人結婚,為什麼陪著自己的人不能是琉生呢?

 

那也已經、全是「曾經」的事了。

 

某天假日,涼太和自己的未婚妻去公園散步,說是想好好培養感情,這對少女來說是好事,但對涼太來說,只是想先學會如何放下感情的開始而已。

只是沒有想到,琉生也剛好在那所公園散心,碰巧遇到了他們情侶兩。

琉生只見,少女勾著涼太的手臂,互動似乎十分親密,他更是心痛、更是絕望。

涼太強顏歡笑,要少女先回避,他想和琉生說一些事情,少女只是點點頭,暫時離開他們身邊,她不曉得兩人之間的事情。

隨後,琉生的第一句話就是開口問對方:「你現在,幸福嗎?」

聞言的涼太垂下頭來,並且搖了下頭,無法壓抑的情緒也隨之爆發,眼眶的淚水早就落了下來,他見到琉生的時候,眼眶早就已經泛紅了。

「我不知道……沒有你在身邊的日子要怎麼幸福下去。」

琉生現在什麼也不能做,他不能像以前一樣上前擁抱對方,也不能像以前一樣,輕輕吻著他的唇跟他說不要緊。

 

這些事情,好像昨天才發生一樣。

 

「我不會離開你。」

他伸手抹去了涼太的淚水,溫柔的說著:「我的職責,就是要保護你的一生,雖然不能陪伴你的一輩子,但是,我還是想守護你。」

 

――這也是,我身為騎士的責任。

 

他們互相對望彼此,這時的涼太露出了難得的笑容,那是他們兩個分開後,他第一次發自內心的笑,是燦爛的、是耀眼奪目的。

 

――我想守護,這份笑顏。

 

涼太已經說不出任何甜蜜的話或是向對方撒嬌的話,只是輕輕地將自己的額頭貼上對方的。

 

「謝謝你,小琉。」

――我還是喜歡你,小琉。

 

這是分開後,第一次叫對方的暱稱。

 

「你要幸福,我的王子殿下。」

――涼,我愛你。

 

這時,琉生的眼淚也緩緩從臉頰滑落,他默默的用手上的書本遮住彼此的臉後,吻上涼太的唇。

 

這是分開後,第一次接吻。

 

「這算是我……出軌了嗎?」涼太又是哭又是笑的樣子,但是他不是假笑,是真的開心在笑。

琉生笑得很溫柔,輕撫著對方的臉頰,希望我們下輩子,來世還能再做一次戀人,而且是要生在,被眾人所祝福的世界。

 

我們相信,我們沒有做錯什麼事情,我們只是去愛一個自己喜歡的人罷了。

得不到大眾的祝福,我們也不能怪誰,我們只能嘲笑自己剛好,存在於不被認同的世界。

我們現在所做的一切,不知道是要證明自己死了還是活得好好的。

可是我們,還是愛著自己所愛的人。

那應該,也算是好好活著的意義。

 

 

END.

 

 

-

《後記#》

再說下去,也只是對國家的不滿。

就這樣,和平結尾吧。

也已經說不出,任何多麼漂亮的話了。

 - - 2018 / 11 / 25 凌晨三點 筆.

 

石雪櫻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