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為男女配對。   ※時間軸為一年級生高中畢業後。  ※優雅抖S攻x弱氣誘受。

※自創人設無二創滲入。   ※不喜者請勿慎入 請按紅叉叉離開。  ※如有雷同純屬巧合 絕無抄襲。

本文請支持 這裡 (點字進入

麻煩幫個小渣文手粉專按讚(點圖進入):

也歡迎在FB查詢:絢爛彩境(多為放圖和其他小說為主)

歡迎問問題或是給意見(點圖進入):

終於寫三十題啦( ´▽` )ノ
因為是平行世界觀所以本文和正文並無關聯,為獨立世界觀。
請不要認為這是結局感恩(#
有些小單元的篇幅可能過長///
視文章長度分上中下,過多會獨立一篇ww

以上能接受,皆可閱讀(食用)下文。

***

01.相擁入眠

 

夜,已深。

 

櫻總算是將大學的入學資料給處理好,她伸了伸懶腰,鬆了一個氣,想不到這麼快就要上大學了。

說長不長,說短也不短,時間可過得真快。

她撇了一眼牆上的時鐘,短針已經快指向一點鐘的方向,原來已經這麼晚了嗎?

迅速將桌上的物品整理好了,似乎在思考什麼事情,有點猶豫不決,但最後還是決定似的走出自己的房間,走到另外一間臥室。

那是自家戀人的房間。

燈光已熄,是烏黑一片,櫻躡手躡腳的走到床邊,深怕吵醒熟睡在床上的人。

似乎很久沒有這樣了……

櫻默默掀起被子,慢慢窩進暖和的被窩裡,與天玄是背對背,沒有面對對方。

為什麼,感覺這麼熱?櫻內心喊道,明明現在才剛要春天,怎麼會覺得有些悶熱呢?窗戶也有打開,甚至能聽到微風吹拂的聲音。

總之,也已經很累了,趕快睡吧。她閉上雙眼,準備入睡。

此時,一股溫暖的體溫從後傳來,一雙強而有力的手臂環住自己的腰部,令櫻開始心跳加速,臉都有點紅起來。

「學、長……?」

「嗯?」

「!」

醒、醒了!?櫻有點被嚇到,以為天玄早就已經睡著了,結果居然還醒著,讓櫻頓時沒有辦法反應過來。

「什、什麼時候醒的……?」

「大概是,妳開門的時候。」

「這、這樣嗎……」

微溫的吐息在耳旁,身體似乎有種酥麻感,加上戀人睡著一段時間,聲音多少也有點沙啞,反而更添加一份魅惑的氣息。

雖然,天玄整體給人的感覺就是如此。

「資料處理的如何?」

「嗯,都弄好了。」

「辛苦妳了,很累了吧?」

「嗯……還好……」

櫻默默轉過身,並將臉埋入自家戀人溫暖的胸膛磨蹭著,撒嬌般地說著:「只要想到學長在,就一點都不會累了。」

「……是嗎。」天玄輕輕笑了一下,笑得相當溫暖,他雙手緊擁住自己的愛人,嗅著身下人兒那股特殊的櫻花香氣,就和她的名字一樣。

「我喜歡學長,好喜歡。」

「我也是,好喜歡妳。」

他輕吻櫻的額頭,雖然在暗處無法看清對方的表情,但是天玄能想像,自家戀人那幸福洋溢的模樣。

「晚安,My girl.」

 

 

02.一同外出購物

 

假日,櫻和天玄一同去百貨公司。

 

兩人同居生活剛開始,第一步當然就是逛(約)街(會),便討論好某個禮拜的假日一起去百貨買東西。

「唔嗯……」櫻似乎在思考什麼事。

「怎麼了嗎?」天玄詢問。

「嗯……我在想要不要買筆記本的內頁……」櫻煩惱道,「活頁幾乎都快用完了,也不曉得大學用不用得上。」

櫻大學選修美術系,所以大部分的時間不太會上正科的課,開始也有點煩惱是否需要文具輔導,大學和高中不一樣,已經不是死讀書的問題了。

「我個人是推薦妳買一下備用。」天玄說道,「大一的時候我也還是習慣準備筆記用,雖說大學沒有所謂的升學壓力,但是如果需要文憑出去工作,或許還是買一下使用比較好。」

不過,櫻咲舞的畢業證書就已經比很多二流大學文憑好用就是……。天玄內心想著,但如果上的是一流大學,可能就不同了。

「好像也是……那好。」櫻點了下頭,「等等去書局買用品吧。」

兩人就這樣晃到服裝店,打扮自己也成了很重要的一環,這也是服裝店男女通吃的原因。

「喔……想不到是從義大利米蘭來的衣服。」天玄隨手拿起一件衣服,上面的品牌和產地都是來自於時尚之都的產品,價格昂貴到不意外,但還是讓許多顧客熱絡迎來。

「時尚之都來的衣服果然就是不一樣。」櫻笑道,「我覺得這件挺適合學長的!」

「是嗎?我倒覺得還好。」天玄摸了下衣服的材質,默默放了回去,「沒有很透氣的衣服我不是很喜歡。」

「欸……有點可惜。」櫻的臉上擺出些微失望的模樣,不過自己也和對方一樣,不喜歡不透氣的衣服。

「不過……」天玄撇了一眼女式服裝,伸手拿了一件,放在戀人面前,「我覺得,這件滿適合妳的。」

「啊?」櫻眨了眨眼,將那件衣服拿在手上,稍微過目,雙眼馬上亮了起來,「好、好漂亮……」

「是吧?」天玄微笑,他對於自己的眼光很有信心,就算不是最好但也還算不錯,挑衣服什麼的,早在兄長們的指導下成了一種興趣。

「我記得,這件衣服和男式服裝有同款的……找到了。」天玄另外拿了一件男式服裝,和櫻手上那件似乎是同個款式,「應該是這件沒錯。」

「鳴哇……學長好厲害。」對於對方的眼光,櫻除了佩服還是佩服。

「怎麼樣?」

「嗯?」

「要不要,一起買?」

「!!」

所、所以是……情侶裝嗎!?想到這個,櫻頓時臉紅,對此感到害羞。

瞧戀人的反應,讓天玄有點被逗笑,果然,她真的很可愛,果然一起出來逛街是對的。

「意下如何?girl.」

櫻眨了眨眼,最後露出笑容:「嗯!」

 

明明才到一個地方而已,兩人就已經感覺相當幸福。

 

 

03.半夜一起看恐怖電影

 

晚上十一點多。

「天玄學長!」櫻從房間跑了出來。

「怎麼了嗎?」坐在客廳沙發上看書的天玄抬頭望著自家戀人,微偏頭。

「聽說現在電視有播去年那部很恐怖的電影!」櫻看起來相當興奮,「學長能不能陪我看?」

「恐怖電影?」天玄眨了眨眼,他記得對方很害怕看恐怖電影,怎麼突然說要看了呢?是想試膽嗎?

也罷,閒著也是閒著,就一起看吧。

「好啊,需要拿吃的嗎?」

兩人就這樣坐在沙發上,客廳的燈也關掉,直直盯著螢幕上的恐怖電影,發生一連串的恐怖事情。

電影內容是一家人住在一棟久沒人住的廢棄豪宅裡,晚上總會發生一些無法用科學解釋的事情,甚至在地下室、房間櫃子裡頭發現一具具屍體。

看了大概二十分鐘,櫻早就已經整個身體都黏在天玄身上,雙手緊環住戀人的左手臂,不停的顫抖。

天玄倒是很淡定的看著電視,反而對電影劇情感到很有興趣,相當認真在看內容,完全是反差組。

這時,女主角的身後有影子飄過,她回過頭,沒有東西,頓時鬆了口氣,回過頭來,畫面一轉。

一個漆黑的人影站在她面前,鮮紅的雙眼死死地瞪著女主角。

「呀啊……!!」突然被這一幕嚇到的櫻差點被嚇掉哭出來,不知為何發出一聲哀鳴,「喵鳴……」

天玄苦笑,左手臂挽著嬌小人兒的肩膀,安慰道:「別怕……這只是電影而已,別這麼認真。」

「鳴嗯……就、就算知道了還是會……」櫻都感覺自己快陷到沙發裡頭,越坐越後面。

他將右手伸過去,輕輕牽起櫻顫抖不已的小手,突然傳來的溫暖神奇地令櫻安心不少,神情也放鬆許多。

「我會一直在妳身邊陪著妳的,不會讓妳一個人。」

櫻的不安感因為這句話而全部消失,內心反而充斥了許多幸福,她微微紅著臉,靠在天玄身上,微微笑著。

有你在,真的什麼都不害怕了呢。

 

 

04.一方的起床氣

 

明媚的早晨。

 

天玄緩緩走進戀人的房間,準備叫對方起床。

他坐在床邊,一手輕搖了下對方的身子,「早上囉,小櫻。」

「……」沒有反應。

睡很熟嗎?好像不是,天玄不解的想著,想要伸手去拉開棉被,沒有想到有了些動靜。

是的,裡頭的主人是醒著的,但還是假裝沒醒,而且奇怪的事,把棉被拉到蓋住自己頭的地方。

「小櫻?」天玄輕喚對方的名字。

「……留在這麼明顯的地方。」

「?」

她微微探出頭來,雙頰也有些透紅,非常不開心的望著自家戀人,「說好不留在那種地方……」

天玄沒有絲毫猶豫,立刻拉開對方的被子,順勢單手就將對方的雙手固定在上頭,拉開睡衣一看,鎖骨和頸部的位置留下許多紅點,非常明顯。

沒錯,就是「種草莓」。

因為,他們兩個昨晚做了些「睡前活動」,才會導致今天這個結果。

「鳴……學長是壞人……」櫻紅著臉撇開頭,一點也不想理對方,就算學校生活還沒開始,戀人也不用這樣吧?

「抱歉,昨天一不小心沒有克制好。」天玄的另一手撫上那些吻痕,不曉得是不是故意的,手摸得特別色情,令櫻忍不住低吟。

「鳴鳴……」櫻現在的模樣就像是要人憐愛的小動物一般,可愛極了,偏偏雙手又被對方逮個正著,沒有辦法掙脫。

天玄勾起一抹淡淡的笑容,唇再度貼上那白皙帶點紅的頸部,細細的吻著,最後停留在唇前,親吻那微張的雙唇。

「唔……」一被對方吻,就連反抗都忘得一乾二淨,甚至是連那個力氣都沒有,只是這樣乖乖給戀人吻著。

唇分離、手也鬆開時,櫻立刻又將棉被拉上,不想搭理戀人。

「真是……」天玄無奈一笑,本來還想繼續逗逗她,但如果再繼續下去,櫻可能就有好一陣子不想和自己說話,便打消這個念頭。

「起來準備吃早餐吧。」說完後,默默將房門關上。

「……」櫻探出頭來,一手放在自己的頸部,臉又再度紅了起來。

又沒有不準你做,但你也用不著留在如此明顯的地方吧?櫻擺不平的在心裡唸道。

 

 

05.做飯

 

剛從外面回到家,櫻將門關上的瞬間,聞到一股熟悉的香味。

這味道……是味噌湯吧?

她瞧了下牆壁上的時鐘,也已經到了中午時段,自己也差不多餓了,果然自家戀人是位賢夫良父!

天玄正一個人在廚房裡頭做飯,下一秒感覺到背後傳來一股溫暖。

「學長!我回來了!」

他微微露出一抹笑顏,轉頭看向抱住自己的小戀人,笑著說:「歡迎回來,小櫻。」

「今天吃什麼?」

「蛋包飯喔。」

「蛋包飯ヾ(*´▽`*)ノ」

 

06.大掃除(我承認我這邊只想帶過#)

 

畢竟剛搬來,很多地方還需要整理,不曉得算不算是大掃除,但整理過應該也算(吧?)

兩人就這樣各自打掃自己的房間,不用上多久就結束了,然後就是……

做些「開心」的事情。

 

 

07.瀏覽過去的照片

 

正在預習大學課程的時候,櫻突然在書架上看到一本相片簿。

「嗯?」櫻將其拿起,翻開來看,國中和高中的六年回憶都在裡頭,回憶頓時湧上心頭,便將課程拋到腦後,開始瀏覽之前的照片。

「鳴哇……好懷念呀……」櫻看著一張又一張的照片,每張都是特別去請人家洗出來的,多少有些感嘆。

雖然現在的科技很發達,照片那些幾乎都能保存在手機裡頭,但是他們大家認為,有「實物」存在的話,那段感情才是真正的永久保存。

明明畢業沒多久而已……。櫻內心想道。

外頭傳來敲門聲,櫻回應道:「門沒有鎖喔。」

「在做什麼呢?」天玄將門打開,笑問。

「嗯……突然在預習課程的時候,翻到我們大家以前的照片。」櫻有些害羞的用手指刮臉,本來在看書結果後來在看無關緊要的東西,說出來真的是讓人笑。

「喔?」天玄對此感到很有興趣,便上前一探究竟,看到照片後,似乎也想到之前發生的事情,「原來你們有去洗照片吶?」

「嗯!這是小貴提議的!大家都有喔!」櫻笑道,「只不過那時,學長們都已經畢業了,來不及告知。洗照片也已經是高二的事情了。」

「原來如此。這麼說,除了我們六個以外,其他人都有一本相簿嗎?」

「是的!」

「不錯喔,雖然花錢,但也不會不好。」

天玄隨手拉了張椅子坐在對方旁邊,一起翻閱這本相簿集。

回憶像幻燈片一樣一張又一張的浮現出來,讓兩人相當沉浸於此當中,感覺那些事情就像是昨天才剛發生一般。

「這樣想想,我們幾個也都畢業兩年左右了呢……。」天玄看著其中一張照片,是三年級六人的合照,「不知道,他們現在過得好不好。」

「哥哥應該沒什麼問題!聽說在臺灣上了頂尖大學喔!」櫻高興的說著,「現在只要一有空,也會回來看看我跟小貴!」

「這我倒知道,星回來的時候也會跟我聯絡。」天玄想到之前友人傳過訊息給自己,感覺就像小孩向家長報平安似的。

「嗯……沒有記錯的話……」櫻一手扶著自己的下巴,「英咲學長的大學生活也不錯,交了很多朋友,似乎還很常和哥哥聯絡,有時我還不曉得他們私下去吃飯呢。」

畢竟他們兩個的感情很深厚,這是當然的。天玄心想,從國中認識他們到現在,根本都形影不離,說是兄弟,陌生人也信。

「其他學長就不太清楚了。」

「玝的話倒也沒什麼問題,他所專攻的科系對未來的社會很有貢獻。」天玄說起自家兄弟的事情,「沒有意外的話,畢業後就能馬上就職了。」

「真不愧是玝學長!完全找不出任何破綻!」想到國高中時,玝就是一位令全校學弟妹們都崇拜的學長,脫口說出了這句讚美。

「是啊,只有他完全找不到弱點。」天玄說著,他們五個也都認可玝的實力。

「啊,對了。彌倒是沒有繼續升學了。」

「欸!?那璽彌學長現在做什麼?」

「沒有意外的話,應該是在打薪資不錯的工處理家務,雖然櫻咲舞的獎學金夠他們一家不愁吃穿,但開銷問題還是要解決的。」

「欸……原來,璽彌學長是最辛苦的人呢。」

璽彌的家境沒有其他人來的富裕或是好,但也因此相當獨立,也很會照顧比自己小的孩子們,很熱心。

「那,小櫻知道誠的事情嗎?」

「誠學長嗎?」櫻眨了眨眼,「是有聽章說,誠學長目前就讀公立大學,還沒有確定自己的目標,但應該會先從事自由行業。」

「自由行業啊……吃的苦可不是一般的少。」天玄苦笑著,打從心底祝福誠有個穩定的未來,真是令人感到擔憂啊……。

「那麼,小櫻的未來有什麼計劃嗎?」天玄突然丟了這個話題給對方。

「我嗎……?」櫻思考了一會兒,便說:「可能想從事大公司的美編吧?或是跟美術有關的事物。」

「那學長你呢?」

「嗯……」天玄看著手上的相簿,笑道:「我想當一名老師。」

「老師?」櫻偏著頭,微笑道:「感覺很棒呢!學長要加油喔!」

“Of  course.”

因為我想教導孩子們,獨立選擇自己的未來。

 

 

08.吐槽對方的生活習慣

 

櫻有個生活習慣,家裡的書沒有按照大小順序排好,就會不自覺想去整理好。

雖然沒有說這樣不好,但是要記得書放的正確位置有點苦了天玄,他不算是隨便的人,但是要他注意如此細節的地方,不止他,換作是其他人,應該也不習慣。

所以,他打算問看看。

「小櫻,妳有潔癖症嗎?」

「嗯?怎麼說?」

「妳總是想把書架上的書整理好。」

「嗯……應該不算,只是覺得排好看起來比較舒服而已。」

「……這應該算是種潔癖了。」

「是這樣嗎( ´•д•` )」

 

 

09.相隔兩地的電話

 

因為一些事情,天玄回到英國一趟,一個禮拜後會再度回到日本。

聽說是要幫二哥處理交際上的事務,對方的說法是,可以的話,盡量讓四兄弟有辦法回到英國,所以天司也不意外。

「怎麼突然要我們回英國啊……?」天司倒在床上,煩悶的將頭埋在枕頭裡,「害我漢字沒有讀完。」

「嘛,既然是二哥的委託,也不好意思拒絕。」天玄苦笑了下。

「是大哥的話,要我回來,休想!」

「你不也是看在二哥的份上來的嗎……。」

兩兄弟其實也很久沒有像這樣好好聊聊了,大多都是因為沒什麼時間,而且天司所上的大學是日本的國際交流學院,課程很繁忙。

這一個禮拜也可以好好跟彼此聊聊,順便也能談談現在的生活。

突然,天玄的手機鈴聲響起。

「喔?是小雪ちゃん……不對,是嫂子打來的嗎?」天司似笑非笑的看著對方。

「別鬧了。」天玄無奈的看著對方。

「好啦好啦,我先離開,你們慢慢聊喔。」天司打算給自家兄長和戀人有一點私人空間,便默默離開房間。

天玄看著電話,思考了下兩地的時差,總共差了八個小時,假如現在英國是早上八點多,那裡應該是下午四點多沒有錯。

「喂?」

『學長,英國那裡還好嗎?』

「嗯,應該是沒有太複雜的事要處理,如期順利的話,確實一個禮拜就回去了。」

『是嗎?那真是太好了呢。』

櫻從那裡傳來的口氣聽起來似乎有放心很多的樣子,可能是真的太在意自己發生什麼事情。

「我不在的時候,一個人小心一點,或是妳打算去小貴家也可以。」

『嗯?為什麼?』

「妳一個女孩子在家我不放心,去別人家至少還多了幾個人在,我比較不擔心。」

『什、什麼啊……雖然學長也沒說錯……』感覺櫻說的時候臉紅了,天玄完全能想像。

「誰叫小櫻妳這麼愛撒嬌。」

『才沒有呢!只是……』

「只是……」

『我……』她紅著臉,垂下頭來,『我只是希望,學長你能早點回來陪我……』

「……!」他微微一愣,輕笑了一聲,「妳果然是最可愛的。」

『鳴……』一生羞恥心都沒了。

「好啦,不鬧妳了。小心一點喔,我很快就回去了。」

『知道 (`・ω・´)ゞ』

 

 

10.早安吻

 

七點半的鬧鐘響起,櫻伸手去將鬧鐘按掉,瞧了下時間。

「忘記把時間調回來了……」

因為前天要選修大學課程的排課,所以櫻昨天相當早起,導致晚上忘記將鬧鐘關閉,雖然已經不是第一次了。

不過,她突然想到,自家戀人昨天似乎凌晨三點多回來,從英國回來的時差上差了整整三分之一天,現在應該還在就寢。

要不要……去逗逗他?

櫻早就很想當逗人的那個了,便默默將棉被摺好,小心翼翼地走到對方房間。

俊美的臉龐沒有因為陽光的刺激被吵醒,反倒更為灰髮少年那精緻的五官添上幾分帥氣,別說是女人了,就連男人都會忍不住多看他幾眼。

她輕輕踩在地板上,微趴在戀人的床鋪上,仔細端看天玄的表情,想不到他睡著的時候,會這麼像一個小孩子,這種反差可真大。

這大概就是,他們會彼此喜歡的其中一點吧?

櫻輕輕笑著,低頭輕啄了下天玄微張的唇,有如蜻蜓點水般的輕柔。

「嗯……」似乎是感覺到什麼,躺在床上的少年緩緩張開那好看的琥珀色雙瞳,未開嗓的嗓音沙啞地說:「小櫻……?」

「唔、我……我吵醒學長了嗎?」櫻微微臉紅,剛、剛剛是真的忍不住才……!

「……!」還沒有反應過來,床上的人拉住自己的手臂往床上拐,櫻就這樣被鎖在戀人胸前,嚇了一大跳。

「學、學長!」

「什麼時候敢偷襲我了,嗯?」

果然被發現了啊!如果現在可以挖洞,櫻好像就這樣鑽進去一了了之算了。

「因、因為……」櫻抬頭望著自家戀人,「想說……偶爾一次能換個角色看看……」

「嗯……」天玄輕笑了下,「想偷襲我,小櫻還早個十年呢。」

語畢,吻住對方的唇。

「早安,My girl.」

 

TBC.

 

 

石雪櫻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