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_20180802_231105

刊版為自行繪製加工 / 星咲真的很棒♡但是今天放玄櫻//////

 

※此為男女配對   ※R18慎入、肉文   ※優雅抖S攻 x 弱氣誘受

※此為原創無二創  ※超級灑糖文

※絕無抄襲,雷同純屬巧合

♡甜食play有

本文請支持 這裡 (點字進入

 

麻煩幫個小渣文手粉專按讚(點圖進入):

也歡迎在FB查詢:絢爛彩境(多為放圖和其他小說為主)

歡迎問問題或是給意見(點圖進入):

 

 寫玄櫻只開真車不開假車♡♡♡♡

 

***

 

一個涼爽的下午,咖啡廳裡坐著兩個人影。

 

「嗯……想不到你們進展挺快的。」蒼太手持飲料杯,看著坐在自己對面的友人,「雖然早猜得到,畢竟對象可是天玄學長,沒什麼奇怪的。」

「嘛嘛……應該很一般吧……?」小櫻羞澀地笑著,雙手捧著自己的飲料,「蒼太和小海不也有進展嗎?大家應該都一樣吧?」

「是沒錯。」蒼太聳了下肩,「星學長沒介入你們之間的事情也算好了。」

「基本上……哥哥和英咲學長也正處於熱戀當中,大概也沒時間理我……」

「也是。」

從小櫻和天玄在一起後,她就很常找蒼太見面,因為她認為和蒼太聊天能幫助到自己,蒼太嘴上雖嫌麻煩,卻依然會赴約甚至給建議,可能是因為身為前輩的責任感。

「妳和學長的個性也不會不合,所以妳不用擔心其他事情。」蒼太看著對方,「而妳也不要常常表現出妳擔心的樣子,不然學長可能會認為是他的責任。」

「嗯,這我也曉得,但我果然還是希望他好好休息……」小櫻垂眸,「我真的不希望他累壞自己……」

「……。」蒼太沒有說話,只是淡淡的嘆了一口氣,說:「學長也清楚妳會因此而擔心他,所以他現在不會再勉強自己。」

「欸?」小櫻眨了眨眼,「你怎麼知道?」

「是玝學長告訴我的,可信吧。」蒼太輕笑了一聲,「學長開始會把工作分配給其他人,盡可能全部早點結束,妳不覺得最近他常常很早就回宿舍嗎?」

「呃……聽你這麼一說……」她點了點頭,「這倒是真的。」

「是吧?妳就曉得天玄學長多珍惜妳了。」蒼太說著,「所以,妳就好好陪陪他吧。」

聞言的小櫻笑了笑,開心的說:「謝謝你,蒼太!」

蒼太微微一笑,伸手去摸對方的頭,就像一名長輩關心著後輩一樣,「加油,有什麼事再聯絡我吧。」

「嗯!」

 

*

 

「我回來了!」

小櫻回到宿舍,只見自家戀人坐在沙發上,十分悠閒地在看書,那個樣子相當優雅,也給少年添加了一股成熟的魅力。

「歡迎回來,小櫻。」天玄以笑容來迎接自家戀人。

小櫻將包包扔在一旁,上前抱住了天玄,蹭著對方的胸口,天玄將書放在桌上,回擁著嬌小玲瓏的戀人,笑問:「和蒼太聊得還開心嗎?」

「嗯,聊了很多很多,真的很感謝他。」小櫻望著天玄,輕輕的笑了笑,然後輕啄了下戀人的唇瓣,又說了一次:「ただいま,前輩。」

聞言的天玄柔柔一笑,一手撫上戀人的臉頰,吻了吻對方的櫻桃小嘴,額頭貼上對方的,回應:「お帰り,櫻ちゃん。」

這是他們已往的相處模式,不用太熱情、也不要太過火。

 

但是,偶爾也會想捉弄對方。

 

「……!」溫熱的大手突然伸進衣物撫上自己的腰,讓櫻打了個冷顫,然後不滿的望著天玄,羞澀喊道:「不是說好晚上以外的時間不做嗎?」

「我說過不做,但我沒說不摸。」天玄邊說邊撫摸她背部曼妙的曲線,櫻發出了些微嚶吟,卻沒有阻止對方。

櫻主動吻上戀人的唇,讓對方盡情撫摸自己,她輕舔著天玄柔軟的雙唇,加深了這個吻,不過兩人依然吻得很輕,有如蜻蜓點水一般。

「呼嗯……學長……」身體還在顫抖,手時而摸向後背、時而摸向前方胸腹,天玄的手摸得很舒服,令她一點也不想喊停。

「……呵。」天玄勾起嘴角,最後在櫻的唇上偷了個香當作放過,手也從衣服裡抽出,笑著說:「我們晚上有的是時間,稍微等會兒吧。」

「嗚……」櫻不自覺的臉紅,將頭撇開,「明明是學長先開始的……」

「是、是。」天玄摸了摸櫻的頭,捉弄她也不是一兩天的事情,櫻還是會在意,自己當然是順著對方的意思來,沒有多說什麼,誰叫他這麼喜歡櫻呢?

「今天想吃什麼?」繼續摸頭。

「蛋包飯!」眼睛閃亮。

「真的是小孩子呢……。」

「(っ´ω`c)♡」

 

 

晚上八點多,兩人在客廳裡吃著草莓蛋糕。櫻很貼心,特別從咖啡廳裡買了蛋糕回來,買的口味是天玄最喜歡的。

「嗯……挺好吃的。」天玄點了點頭,他很少對店家的草莓蛋糕有好評,就代表這家咖啡廳的蛋糕做得很好。

「嘿嘿!蒼太推薦我買這裡的蛋糕給學長吃!」小櫻笑道,「就知道學長喜歡!」

「有點意外蒼太吃甜食吶。」就天玄對蒼太的印象來說,他不知道對方喜歡甜食類的食物。

「他很喜歡的!上次學長們執事咖啡廳的甜點,蒼太馬上就吃完了!」櫻想到上次文化祭的點點滴滴,就非常地開心,真的留下很多美好的回憶。

「喔……感覺又了解他一點了。」天玄笑著點頭,再度吃了一口蛋糕。

「想不到學長會喜歡那家的蛋糕呢!」櫻似乎有點驚訝,「學長一向對甜食的要求很高,看到學長一口接一口還是第一次。」

「嘛……。」天玄微微苦笑了下,「我對奶油比較執著一點,因為我覺得,奶油味道不好,等於破壞了整個蛋糕的味道,所以我才不太常吃外面賣的蛋糕。」

天玄是個很講究甜點的人,櫻其實也不常吃外面賣的,反而常吃戀人做的,因為真的很好吃,那比例堪稱完美,真心認為戀人很適合做甜點。

學長能喜歡真是太好了。櫻笑了笑,打從心底感到高興。

「小櫻。」這時,天玄微微張開雙手,微笑道:「過來吧。」

櫻二話不說,再度撲到自家戀人的懷裡,她躺在對方暖和的胸膛上,感受戀人的心跳,她感到無比地溫暖。

天玄一如往常地摸著身下人兒的頭,就像在摸一隻乖順的小貓咪一樣,就算一天再怎麼得累,也都被對方給治癒了。

然而,他起了一個壞念頭。

「小櫻。」

「喵?」

「想知道,為什麼我對奶油這麼執著嗎?」

「嗯……」櫻眨了眨眼,歪頭問:「不就是會破壞蛋糕本身嗎?」

「一半是。但我另外一半主要原因是因為……」天玄趁對方不注意的時候,伸手沾了一點蛋糕上的奶油,一指塗抹在對方的雙唇上,笑著說:「為了裝飾妳的甜美。」

語畢,沒有給任何機會讓櫻說話,就立即吻上她的雙唇。

奶油的甜味慢慢在舌尖上擴散開來,兩人的炙舌因而纏綿,像是想找回那奶油的甜膩一般,舔拭著彼此的唇,吻得難分難捨。

「呼嗯……」感覺到一雙強而有力的雙臂挽著自己的腰,自己早已跪坐在戀人的大腿上,呈現一個相當曖昧的姿勢,櫻想跟上天玄的節奏,努力再換氣。

注意到這點的天玄開始吻得比較輕,似乎也在教導對方如何換氣。是因為奶油的關係嗎?越來越甜,甜的感覺跟錯覺一般,讓人更捨不得放開,加上清楚對象是櫻,更沒有放開的理由。

唇分開時,櫻的雙手搭在戀人的肩膀上,臉理所當然地染上緋紅,似乎有點難為情,「這樣不是……會很浪費奶油嗎……?」

「怎麼會呢?」天玄柔笑著,「用在妳身上的東西,不可能有浪費的地方。」然後語畢,再度吻上櫻的唇。

他順手拆開櫻的髮圈,烏黑的直髮披散在肩上,為少女多添加了幾分成熟,這個樣子真的很好看。

兩人接吻的同時,銀髮少年伸手褪去對方的衣服,將衣服扔到一旁,黑髮少女的上半身一下子就呈現在對方眼前。接觸到大片面積的冷空氣使櫻稍微顫抖著,但身體卻不斷再發燙,好奇怪。

天玄兩手撫著櫻細緻的腰際,舔拭她的頸部、鎖骨,順便留下細碎的吻痕,櫻微微撇開頭,雙頰染上更深一層的紅雲,戀人如此仔細的吻著自己,吻的比羽毛還輕。

櫻雙手伸到後方,解開自己胸前的內衣,天玄會心一笑,低聲笑問:「今天怎麼突然這麼主動?」

「哪、哪有……」少女羞澀的撇頭,大概是因為兩人太久沒有碰彼此,才會突然這麼希望對方多愛自己一點,不管是用……什麼方式。

然而,了解對方心思的天玄不禁無奈地笑了,實在是有夠不坦率的孩子。他望著自家可愛到不行的戀人,詢問:「那麼,我能加點甜頭嗎?」

「……嗯……」

得到許可後的少年再度伸手去沾桌上蛋糕的奶油,沾在少女的雙峰上,然後開始舔食胸前的奶油。

「鳴啊……」舌尖的胸前掃過的溫熱感徘徊,他仔細地舔著胸口及嫩乳上的奶油,輕含住那立挺的朱紅舔拭乾淨,另一隻空閒的手用著指尖挑逗,令人心癢難耐。

「鳴嗯、哼嗯……」顫抖的小手默默伸去戀人胸前,將襯衫的扣子一一解開,察覺到這點的少年輕笑一聲,緩緩褪去了自己的衣物,兩人的身體沒有任何隔閡,貼密的身體感受著彼此的溫度,彷彿在確認愛人的存在。

天玄微瞇著雙眸吻上櫻的唇,想看盡她所有可愛的表情,玉臂很自然地環上厚實的肩頸,兩人就這樣熱情的擁吻彼此,沉淪於這場情愛之中。

手掌一手壓住嬌小人兒的後背,一手托著彈性極佳的臀部,輕輕拍了一下。

「……!」他發誓他真的只是輕輕拍了一下,誰曉得櫻的反應極大,就可以得知自家戀人現在是如此的敏感,這反應真的只有可愛能夠形容。

親吻愛人之時,手漸漸伸進小短褲裡頭,手指慢慢伸入股縫之中,尋找那極為敏感的蜜穴。

因為前戲的關係,蜜穴早已經濕潤不少,天玄順手褪去櫻下半身的衣物,整個潔白無瑕的身體沾點紅潤,美到令人無法移開視線。

「鳴……哼嗯嗯……」一根手指在蜜穴裡頭游蕩,惹得櫻發出幾聲嚶吟,卻沒有感覺不適,反而該說是很放心的將身體交給戀人。

「放鬆點,不要緊張。」愛人的聲音在耳邊低語道,不時吹了幾口熱氣,顫抖不已的身子卻依然在迎接異物的進入,也因此讓三根手指順利進入,在裡頭尋覓敏感。

「唔、啊鳴……」修長的手指所碰到的每個地方似乎都為最敏感地帶,沒有想到櫻會敏感成這樣,太令人驚喜。

天玄的嘴角不自覺勾起了一個優美的弧度,覺得差不多之後便將手指安全退去,愛人的身體反射性地想挽留他,空虛且寂寞的感覺令櫻的雙眼哭成一片汪洋,真的好想要。

他溺愛的親吻對方的眼角,像是在安撫櫻的情緒,把嬌小人兒吻了一遍又一遍,親吻的啁啾聲響在這個時候也特別響亮。

安撫完自家戀人後,手緩緩解開褲頭,忍耐已久的巨熱因情慾而漲大不少,少女完全愣住了,鳴鳴!現在好想反悔!

櫻似乎有想逃走的想法,被戀人逮個正著,雙手撫在自己的腰上,輕笑道:「想去哪,嗯?」

「鳴鳴……」櫻淚眼汪汪、可憐兮兮的看著自家戀人,哽咽道:「會、會壞掉……」

她真的是,有夠可愛的。天玄心滿意足的笑著,輕啄了下對方的唇,笑道:「我怎麼捨得弄壞妳呢?我有哪一次讓妳疼過了?」

「雖然……沒有說錯啦……」櫻撇開頭,臉紅到跟一顆蘋果一樣,雖然不是不曉得戀人的床上技巧,但看到那巨熱還是會有些害怕。

「放輕鬆,疼的話,可以告訴我。」天玄輕咬了下對方的耳朵,希望她能降低不安,慢慢扶起愛人的腰,緩緩坐了上來,將分身推進。

「鳴嗯嗯……!」

好疼……!隨後,眼淚是奪眶而出,剛進去的時候都會如此不適,儘管不是第一次的交合,還是會非常疼痛,天玄因為性別的加持、再加上發育極好接近完美的身材,讓身下的炙熱更加粗熱。

一開始是非常溫柔的淺出淺入,他漲得很疼、身上人兒也疼到說不出話,為了讓櫻能慢慢適應,相當有耐心的淺淺律動。

「還可以嗎?」

「鳴、哈嗯……」

櫻點了下頭,雙手緊擁著戀人的頸部,適應那在體內游蕩的巨熱,這是他們兩久違的性愛,說不習慣也是不習慣,甚至是別的複雜情緒。

過了一會兒後,天玄勾起一個滿意的笑容,低語道:「全都進入了呢……。」

「鳴、嗯嗯……學長……」軟綿綿的嬌嗔在耳邊響起,天玄悶哼一聲,身上人兒做出的撩人身姿姑且不談,光是一聲嬌嫩的喘息就讓自己感覺下身漲得發疼。

「girl,看著我。」天玄再度吻上櫻微張的雙唇,唇齒纏綿,他也慢慢開始在加快擺動腰的速度。

「鳴……!呼嗯……」似乎是想讓自己舒服一點的扭著臀部,卻也意外讓那巨熱更是深入體內,櫻驚呼了一聲,讓自家戀人再度露出好看的微笑,她頓時有種不好的預感。

「這裡應該……就是小櫻最舒服的地方吧?」

「不、不要、不要!啊鳴、學、學長不要……啊嗯嗯……!」

突然加快的速度讓櫻措手不及,巨熱深入深出摩蹭著肉壁,所以刺激都來得太快。

好、好舒服……

他們已經好久沒有這樣了,很久沒有想這樣跟對方索求,彼此就這樣陷入情愛之中,無法自拔。

好像要、要去了……

「學長、學長、學長……」

「……嗯,去吧。」

少年就這樣賣力撞入少女的體內,直到一個極限後,櫻雙手捂住自己的嘴,「啊鳴鳴――」

櫻就這樣無力的倒在天玄身上,想不到是自己先高潮,櫻已經羞恥到什麼話有說不出來,只是不斷的喘氣,連喘息時都帶點嬌媚。

「去得很快呢……。」天玄讓對方面對自己,微微笑著:「果然,是我讓妳等太久了。」

「請學長不要再說了……」羞恥無極限。

天玄親吻著她的眼角,每一個吻都是那麼的溫柔,兩具身體緊緊相貼,感受彼此的心跳。

「吶……學長……」

「嗯?」

「我們可以……去床上做嗎?」

「喔?」

天玄挑起眉,「今天怎麼這麼主動要求?」

「因、因為……」櫻的眼神忍不住漂向其他地方,「學長還沒……鳴鳴……」

還沒說完,臉都已經紅都快要滴出血了。

這個反應簡直快要把天玄逗笑了,他的戀人果然還是最可愛的。他上前輕啄了下櫻的雙唇後,笑著:「如妳所願,My girl。」

 

 

兩人就這樣雙雙倒入床鋪之中,將棉被蓋在身上,天玄壓在愛人上方,雙手將櫻的雙手固定在左右旁,仔細地親吻身下人兒的唇。

「呼嗯……」櫻現在的模樣像極一隻討水喝的小貓一般,舔吻著彼此的舌根,輕柔到感受舌尖的舌苔,使人全身麻痺。

「嗯啊……!」性感的薄唇舔咬著自己的鎖骨,櫻頓時有想掙脫身上戀人的想法,但力氣始終敵不過天玄。

「不會讓妳逃喔。」他放開櫻的雙手,一手壓制住櫻的後腦杓接吻,另一手則默默伸向私密處色情的撫慰,令身下人兒再度顫抖起來。

「鳴啊……嗯、學長……」軟綿綿的鼻音更是讓他無法壓抑慾火,親吻往往被人說是增加性慾的一種方式,這沒有說錯,這確實有辦法證明。

她的下身早就已經濕成一片,像是迫不及待等著自己進入,身體永遠都是最誠實的。

 

糟了……為什麼這麼想要啊……

 

櫻難耐的扭動身軀,總是會像這樣被對方挑起慾望,怎麼樣都無法忍耐下來,天玄的吻很舒服,就連愛撫身體的手都是那麼令人心癢,每次都是這樣。

 

好想讓他……更舒服……

 

「學長……請進來好嗎……?」她伸手撥開下方的小嘴,誘惑著自家戀人,軟綿綿的聲音要求著:「我、我想讓學長更舒服……」

「……!」聞言的天玄一怔,本來以為自己有辦法克制,誰知道戀人楚楚可憐的模樣,就這樣打破自己的理智。

他舔了舔乾燥的下唇,碩大抵在那慾求不滿的小嘴前,低頭輕吻了櫻的額頭,低語道:「我也想……讓小櫻更舒服。」

「鳴啊!」炙熱就這樣埋入蜜穴中,櫻忍不住昂首呻吟著,沒有想到比剛剛還要大上許多,生理性的淚水崩塌,連自己都不曉得是滿足還是求饒。

他賣力地前後擺動腰際,將炙熱頂入戀人最敏感之處,刺激那讓櫻起反應的點,實在是讓身下人兒無法承受。

「啊啊、呀啊……好多、太多了……嗯啊啊……會、會壞……!」

甜美又嬌嫩的嗔息有如強力催情劑一般,入侵兩人那接近崩潰的理智線,抽插的速度越來越快,櫻更加無法控制那誘人的嗓音。

「鳴嗯、好深……嗯啊啊……」雙手緊抓住身後潔白的床單,手指漸漸發白,天玄有些強硬地將櫻的手從床上掰開,取而代之的是和對方十指相繫。

「哈啊……哈啊、」性感低沉的喘息隨著蜜穴的收縮影響,那緊密的程度讓自己有好幾次無法忍住,實在是太舒服了,舒服到無法自拔。

「嗯嗯……天、天玄學長……」櫻淚眼汪汪地看著愛人,微微伸出自己的雙手,「抱我……」

天玄緊抱住比自己嬌小許多的少女,下身緩緩抽動,櫻白嫩的雙腿環住少年的腰,準備要到了。

「學長、學長……我、我已經……」

「嗯,我也一樣。」

天玄抬頭,吻上櫻的雙唇,加深了這個吻。

櫻的心裡湧上滿滿的幸福感,那種感覺實在是無法用言語形容,原來被一個人愛著的感覺是那麼地幸福。

「小櫻……叫我的名字好嗎?」

「鳴、天玄……嗯、嗯啊……天玄……」

「嗯啊啊――!!」

 

 

兩人不知道做了幾次後,雙雙進入浴缸裡面泡熱水澡。

 

櫻背靠在天玄的胸膛,雙頰依然相當紅潤,不是為了別的,就是因為她和對方一起泡澡啊!

天玄一手靠在浴缸上,臉上的笑容絲毫沒有減少,只是淡淡的說:「用不著這麼緊張,我不會做什麼的。」

「我知道啊……但是……還是會緊張啊……」櫻紅著臉,不敢回頭去看自家戀人,「泡澡什麼的還是第一次……」

「今天妳也累了,泡個澡也比較舒服。」天玄回應,「不過,這好像真的是我們第一次泡澡吶。」

「對吧……鳴哇!學、學長你幹嘛!?」還沒反應過來,天玄就這樣從後抱住了自己,讓她不解的眨了眨眼,「怎、怎麼突然……」

「小櫻抱起來果然很舒服呢♪」

「是、是嗎?」

小櫻就這樣給對方抱著,心裡泛起滿滿的幸福,露出了甜甜的笑容。

 

我真的,很幸福呢。

 

 

 

FIN.

 

《後記#》

我無力寫浴室play抱歉qwqqqqqq

玄櫻真的超棒♡好久沒有碼他們的肉文了♡♡

這次有放彩蛋喔//

20190629_235904 

嗯,就是入浴時的畫面(圖由版主繪畫////)

女兒真的好可愛啊//////那羞澀的表情實在是太令人想撲倒啦!!!!

兒子一臉抖S樣AwA←三小臉

其實女兒胸部滿大的,下次可以畫看看最近很紅的胸頂珍奶(#

玄櫻ㄍㄟˋ婚!!!!!((

 

 - - - - - - - 2019 / 06 / 29 小櫻筆。

石雪櫻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