製品121  

刊版為自製 / 手貝戈戈我就要你好看#

4

十一章!!十一章欸!!!!!!

我終於放上來了///////大家有沒有開心//////

那麼,下收正文吧❀.(*´▽`*)❀.

4

副標題:《一個人的捉迷藏#01》

 

某天晚上,刑偵系的一群學生聚在一棟公寓的套房裡,歡樂的氣氛似乎持續了一段時間,好像在為某位朋友辦生日派對的樣子。

「乾杯!」玻璃杯的碰撞聲此起彼落,每個人開開心心的暢飲杯中的飲料,吃著好吃的蛋糕。

「生日快樂啊!鄭勳!」女子將禮物遞給了鄭勳,「送你的,恭喜你滿二十一歲。」

「謝謝妳,吳亞淇。」鄭勳戴著一副黑框眼鏡,笑起來十分和藹,「謝謝各位的祝福。」

「拜託!我們都當同學三年了!」林隆拍了拍鄭勳的肩膀,笑道:「對虧你!我微積分還沒有被當掉過!」

「在說什麼啊!微積分以外,其他的還不都被當了!」坐在林隆旁邊的張雨恩忍不住吐槽,他們兩個似乎很要好。

「別這麼說嘛!這也代表鄭勳很聰明啊!」田雅慧在旁笑著,稱讚友人的智慧。

「怎麼會?」鄭勳柔柔的笑著,目光移到靠在門框前,嘴叼著菸的江少塵,「我們這裡最聰明的人可不是我,而是塵少呢。」

聞言的江少塵手拿著點燃的菸,緩緩呼出淡淡的灰煙,臉色表現出明顯的困惑,「鄭勳你似乎太看得起我了,我的成績也很普通啊。」

「塵少你在說什麼啊?你的成績也是名列前茅的欸!」張雨恩稱讚道,「是你太小看你自己了!」

「是你們真的太高估我了。」江少塵揮了揮手,「要崇拜就去拜高三部那個尤祈吧,他才是我們學校的超級資優生,他的程度可是比我們這些大學生還好。」

而且還是所有女孩子喜歡的那種萌系美少年型。江少塵默默在心裡頭唸道,不知道經過高中部多少次,總是看到一群女生圍著尤祈,連大學部也湊一咖。

他是真的挺可愛的就是……就是個小怪咖罷了。

「欸欸!壽星!」林隆用手肘撞了下鄭勳,「要不要玩玩看最近很紅的『一個人的捉迷藏』?」

聽到這個詞,江少塵嚇到差點沒把煙掉在地上,這不是都市傳說嗎?而且是所有都市傳說中,危險性最高的。

「那是什麼?」鄭勳似乎不曉得那是什麼。

「是一個都市傳說,但是都沒有人成功,不用擔心啦~」林隆兩手搭在鄭勳的肩膀上,「有我們在,怕什麼?」

「呃……好吧。」鄭勳點了點頭,「怎麼玩?」

「慢著慢著,你們是不是不要命了?」江少塵微皺起眉頭,「雖然說成功率很低,但是萬一成功了,可是會死人的。」

「拜託!塵少你在怕什麼啊?」張羽恩諷刺的笑著,「阿勳都答應了,幹嘛阻止人家?」

「我不是這個意思……。」這幾個人到底是怎麼考上S大的啊?國文能力也太差了,江少塵內心想著。

「塵少是擔心發生事情,大家都是同學啊。」田雅惠突然出聲,緩和一下氣氛,「我其實也有點擔心。要不,我們大家把護身符放在鄭勳身上如何?應該比較安全。」

「我也這麼認為。」吳亞淇點頭。

其他人也沒說什麼,只是將自己的護身符都遞給了鄭勳。

「塵少你給了嗎?」林隆問。

「抱歉,我的不能給你。」江少塵不好意思的點頭,「那個人說,我不能把護身符交給其他人。」

而且這護身符還是有被神明的轉世摸過的,怎麼可能說給就給?

經過上次的裂嘴女事件後,每個人都護身符都有給寒苡悠和許歆燁拿過,有神明大人加持的東西就是不一樣,還是百分之百有效的。

「就這樣吧,謝謝你們。」鄭勳微微笑著,「好了,要怎麼進行這都市傳說?」

「你有娃娃嗎?」

「嗯……這隻吧。」鄭勳從櫃子裡拿出了一隻穿著死神衣服的小熊,大概和一個手掌這麼大,「這隻從我上國中開始就收起來了,我都叫它『小神』。」

學生們便開始將娃娃的棉花拿出,將一堆米倒了進去,然後再縫好。

「步驟是這樣的。」林隆開始說,「首先將電視轉到雪花頻道,然後娃娃放在有水的地方,就是在浴室裡。你要先拿刀類的東西插入它胸口說『抓到你了,換你來抓我了』三次,然後躲到你覺得安全的地方。時間過了之後,你就含口鹽水吐到它身上,然後再把娃娃處理掉就好了。」

「這樣啊,我知道了。」鄭勳點了點頭。

「那我們大家在門口等你喔。」吳亞淇說著,「有事情再叫我們。」

「好。」

朋友們一個接著一個離開,開始坐在外頭,等待鄭勳完成遊戲。

 

半小時過去了,江少塵才發現自己有東西沒拿,和朋友們稍微說一聲後,去拿放在二樓的錢包,順便問一下鄭勳的狀況。

整間屋子一片漆黑,伸手不見五指,但是他很快就能試應黑暗,默默走向剛剛他們待過的房間,鄭勳似乎也把那裡當避難所。

「鄭勳,還好嗎?」

「嗯,還好。啊,對了。」躲在一樓房間的鄭勳看著他,說:「你可以幫我買個飲料回來嗎?順便買個冰,遊戲結束後,我再給你錢。」

「不用談錢,我請吧,壽星。」江少塵笑了笑,和對方揮了揮手。

殊不知,這是他們最後一次的談話。

鄭勳的租屋處有兩層,走到大門的地方會經過樓梯,江少塵突然看到不自然的水滴,讓他感覺有點奇怪。

漏水?鄭勳家的二樓是浴室和房間,所以他才會這麼認為,不過他也沒有很在意,默默離開屋子。

問好同系朋友要買什麼之後,一個人跑到便利商店去買東西。

回去之後,遊戲也差不多結束了,時間也快接近十二點,八成要住鄭勳家了吧?江少塵這麼想著,將錢付完之後,手提一大袋東西,慢慢走回去。

空閒的手在口袋裡摸到一個東西,是日本的紅色御守,也是自己的護身符。這是一個很重要的人給他的,所以他相當珍惜這個護身符,加上給寒苡悠拿過,他更不可能弄丟了。

不然會遭天譴吧……?

和尤祈他們一行人的感情越來越好,不知不覺也加入了他們的行列,老實說,是個互相扶持的好圈子。

認識他們真好。江少塵微微勾起嘴角,這種生活也挺不賴的。

此時,他回到了鄭勳住的公寓,有點愣住了,因為外面都是警車,發生什麼事了?

不會吧?他早已忘記電梯的存在,跑向樓梯口。

「同學!不能進去!」一名員警擋住了他的去路。

「請問發生什麼事了?」江少塵問。

「五樓發生命案。」

「命案?」江少塵吞了吞口水,「哪、哪一棟住戶……?」

「似乎是姓鄭的家庭,父母外出不在,和朋友們在開派對……等一下,你該不會是……他的朋友?」

該死!江少塵將一袋東西扔到地上,拔腿跑向五樓。

跑上五樓後,只見他們剛剛待過的地方拉起了封鎖線,吳亞淇他們在一旁嚇得說不出話。

江少塵跑到門口,被兩名員警架住,但也多虧那一瞬間,他看清楚了裡頭的樣子。

鄭勳倒在門口,胸口的血不斷地湧出,滿地都是腥紅色的血液,四個護身符撒亂在地上,已經當場死亡。

江少塵愣在原地,然後默默問了員警:「請問,你們查過裡面的情況了嗎?」

「嗯,大致看過了。」

「那麼……」他吞了吞口水,「有看到屋子裡……有濕掉的娃娃嗎?」

然而,員警答出的答案並不意外,甚至還露出疑惑的神情,「我們沒有看見你所說的那種娃娃。」

 

這,就是都市傳說。

娃娃不在了,那麼祂現在,在哪裡?

 

 

江少塵走到友人面前,詢問:「剛剛到底發生什麼事了?」

「我、我們也不知道啊!」吳亞淇邊哭邊說:「時間到了之後,我們就跟他說可以把鹽水吐到娃娃身上了,但是他都沒有回應。結果、結果我們去看的時候……」

吳亞淇哭到不知道該怎麼描述事情,其他人也不曉得該怎麼說,只是一個遊戲而已,誰會想到出人命?

「我本來就說過了。」江少塵有點責罵的口吻說著,「玩這個遊戲遲早會出事,你們知道嗎?娃娃不見了,連同美工刀一起。」

「什、什麼!?」林隆嚇到了,「這、這是什麼意思!?」

「我們沒有人知道娃娃不見了會發生什麼事情,但是很顯然,鄭勳就是被娃娃殺的。沒有意外的話,下一個目標就是我們其中一個……」

「天啊!我還不想死啊!」田雅惠崩潰大叫,員警們不斷安撫學生們的情緒。

江少塵目前能確定,在他進去找錢包的時候,娃娃早就在一樓找鄭勳了,樓梯上的小水漬,就是祂行走的證據。

或許是因為自己拿著神明碰過的護身符才安然無恙,也可能是「一個人的捉迷藏」規矩,只找那個和自己玩捉迷藏的人。

一個人的捉迷藏有許多人實驗過,但往往都是以失敗收場,才會有這些資訊。成功的人不可能寫文,因為早就死了,怎麼可能有時間發文寫心得?

 

總之,只能先聯絡他們了。

 

 

「鈴――」家用電話響起。

因為家用電話的聲音非常大,四人一個個打開房門,打著哈欠。

「靠……祈,我他媽不是講過你,睡覺前要把電話線拆掉?」許歆燁現在的表情完全可以殺死一個人,連說出來的話都給人一種「老子絕對要宰了你」的感覺。

「真是……到底有什麼電話會在半夜打啊……?」寒苡悠揉了揉眼睛,手上還抱著一隻角落小伙伴貓咪的抱枕。

「趕快去接吧……很睏了……」莫成嶽靠在門框上,好想直接就這樣昏倒睡過去算了。

「哈哈……對不起……」尤祈乾笑著,默默去把電話接起,「喂?」

『尤祈,我需要你們幫忙。』

「呃……你是……」

『我是江少塵。』

江少塵?聽到這個名字時,尤祈似乎有點醒了,然後看向睡眼惺忪的三人說:「是塵塵欸。」

啊?三人眨了眨眼,莫成嶽淡淡的說,「開擴音。」

尤祈按下擴音鍵,然後問:「塵塵怎麼了嗎?半夜找我們。」

『我的同學剛剛玩了一個都市傳說,現在死了。』

喝!聽到「死」這個字,四人簡直清醒到不能在清醒了,尤其是尤祈,他的臉上的疲勞完全消失,反而被滿滿的期待給佔領。

「該不會是『一個人的捉迷藏』吧!?」

「興奮個屁啊。」許歆燁踹了自家竹馬一腳。

『嗯,就是它。』江少塵的聲音有點沉重,『現在那隻娃娃不見了,我覺得這不是什麼好預兆。』

「聽到都市傳說這四個字我都不會認為是什麼好兆頭……」莫成嶽吐槽。

『抱歉,但是除了你們,我也不知道該找誰幫忙。』江少塵的口吻多了幾分歉意,『可以的話,明天假日想佔用你們一些時間。』

「我有個問題。」寒苡悠說,「少塵你為什麼不打手機就好?傳訊息也可以啊。」

『因為你們沒有給我個人聯絡方式,只有家用的。』

「……祈。」

「對、對不起啊!」

 

 

距離裂嘴女事件的一個月後,很快就要放寒假了,大學生和高中生的放假日子不同,大學生也早就考完期末考,準備放假。

所有人知道寒苡悠和許歆燁的事情後,都表現出震驚的模樣,但是很快都接受了,因為這兩個人確實保護他們所有人的安全,完全不誇張!

 

S4的成員和江少塵會合後,尤祈開始和對方介紹:「『一個人的捉迷藏』是一種喚靈儀式,娃娃之所以會動,就是因為召喚到靈體,是好是壞,就不得而知了。」

「一般來說,這個遊戲不會有成功實驗者,因為成功的人,下場大多是死亡。」許歆燁在旁補充,「也因為這樣,我們不曉得失敗率和成功率各佔多少,論危險不危險,完全是命運的安排。」

「那麼,你們有聽說娃娃會找目標以外的人嗎?」江少塵詢問。

「沒有,但有沒有這個可能性也是未知數。」尤祈搖頭,長這麼大,他也沒有聽說過這種傳聞,連記載都沒有,但不能否定沒這可能性。

「你沒有阻止他們嗎?」莫成嶽說,「塵少看起來,應該是那種謹慎小心的人。」

「只有我一個人阻止而已,他們怎麼可能會聽?」江少塵無奈道,「人都是在發生事情時才知道危險,我也無能為力呀。」

「也是,人就是愛作死的生物。」許歆燁沒好氣的說著,「我們現在也跟作死沒兩樣。」

數來已經是第四個都市傳說了,最近也真的太奇怪了吧?動不動就遇到都市傳說。

「所以,目前的問題就是,叫作小神的娃娃不見了嗎?」寒苡悠幫尤祈記錄目前的線索,「警察也沒有搜到?」

「是的,那隻娃娃是隻差不多十五公分的小熊,穿著死神的衣服。」

「怪不得會出事,穿那什麼衣服啊?」許歆燁嘴角抽動,為什麼有人有辦法把那種東西留到現在?

「嗯……傷腦筋了。」尤祈看著寒苡悠幫自己做的資料,說著:「我從來沒有聽說過這樣的結果,雖然有很多延伸故事,但從來都沒有聽過殺完人就不見的例子。」

「要不,一般是什麼情況?」江少塵好奇的問。

「娃娃不見的情況,通常都是找不到目標的時候不見。再來,人死了之後,娃娃會在屍體附近。目前只有這兩種情況。」尤祈說道,「塵塵你說的這個還是第一次聽到。」

「會不會和『瑪麗的電話』一樣,惡靈附身呢?」莫成嶽偏著頭,「假如這個遊戲是種喚靈儀式,這個可能性不排除吧?」

「這倒也是,是有這種可能。」尤祈在簿子上面多寫一條可能性,「可是,因為遊戲規則的關係,娃娃殺完人之後,靈也必須消失,是有時效性的。」

「那棟公寓會不會是兇宅?」許歆燁挑眉,「假如是兇宅的話,會因為磁場關係附身在娃娃身上,而且佔留率也很高。」

「我跟警察問過了,那棟公寓的前身是池塘,是很乾淨的地方。」江少塵說,「房東也有驗證過,這可能性可以先排除了。」

「不一定,也或許是還沒有查到,房東也有說謊的可能。」尤祈搖頭,順手將資料整理好,「我會再幫你查看看,如果還有想到什麼事情記得告訴我們喔!」

「我知道了,謝謝你們。」江少塵微微一笑,拿著手上的黑咖啡,笑著:「不好意思,讓你們請我一杯咖啡。」

「哪裡,多注意安全。」S4和江少塵分開後,尤祈開始認真尋找和「一個人的捉迷藏」的相關事件,看來,尤祈真的很想知道他所不熟悉的結果。

「苡悠,妳覺得呢?」莫成嶽拍了下自家表妹的肩膀。

「嗯……目前能確定,如果是惡靈的話,少塵只要把護身符放在身上,應該不會找他當目標。」寒苡悠看著自己的手,「但是,我還是有點不放心。」

「照塵少剛剛那樣說的話,他應該有和娃娃擦肩而過。」許歆燁推論道,「可能因為遊戲規則、也可能拿著我們碰過的護身符,才沒有出事。」

「那時,塵少進去的時候,看到樓梯上有不明水滴,那應該就是娃娃下樓的證明。」莫成嶽點了下頭,一手扶著下巴,「殺害鄭勳之後便消失無蹤,那應該表示,地上還有它的足跡才是。」

「警察肯定沒有注意到,所以這也無從考證。」許歆燁撇了正在認真查網的尤祈一眼,說著:「總之,我們先等祈找到相關線索,有了新發現再討論。」

寒苡悠若有所思地看著掛在自己身上的護身符,手機螢幕上還顯示玩過「一個人的捉迷藏」的挑戰者心得,她感覺很多地方很奇怪。

 

再說,不管花多少時間來找,根本不可能找到實驗成功者。

因為成功了,不可能生還。

 

 

 

TBC.

 

4

 《後記#》

這次主角是塵少wwwww很有看頭的故事//////

而且一個人的捉迷藏是我目前認為最好寫而且容易爆字的www

怎麼說呢?看後續囉OuO((

製品123

    石雪櫻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