製品121  

刊版為自製 / 手貝戈戈我就要你好看#

4

十三章出爐//////

發了邪教(#)CP後來放個歆悠吧wwww

那麼,下收正文吧❀.(*´▽`*)❀.

4

副標題:《一個人的捉迷藏#03》

 

晚上時間,S4的四人分別待在刑偵系四人的家中。

 

江少塵和另外三個人說了S4提出的事情,似乎很快就接受,S4的人便各自到一個人的家中住宿,觀察動靜。

寒苡悠到吳亞淇家、許歆燁到田雅惠家、莫成嶽到林隆家,尤祈理所當然就是到江少塵家,兩人也剛好能討論之後的計劃。

 

「說實話,我覺得小神今天不會來找你。」尤祈坐在沙發上,嘴裡還叼著一塊麵包,正在吃宵夜當中。

「怎麼說?」江少塵靠在窗邊,好奇的問。

「直覺吧。」尤祈回應。

「……。」雖然答案不意外,但還是讓人有點無言。

「我就是有這種感覺,祂並不會來找你。」尤祈邊咬著麵包邊寫著筆記,順手將麵包拿在手上,「我感覺小神是有目標性的傷人,但我還不確定那個契機是什麼。」

「我姑且相信你的判斷吧。」江少塵也不好說什麼,畢竟尤祈說得話,往往八成會是正確的,所以他不懷疑,也不多做其他事情。

「但……我有點疑惑。」

「什麼?」

「假如真的和江承熙同學所說,當晚是那樣的情況……」尤祈在筆記本上撇來撇去,「張雨睿說張雨恩晚上都不太會有讀書的習慣,所以很早就會就寢,可是他卻死在地板上不是床上,這裡我覺得很怪。」

「再來是,張雨睿被弄傷。」將其中一個名字圈了起來,「為什麼會被弄傷?因為看到小神殺人?還是因為距離祂很近才乾脆一起下毒手?」

「張雨睿是被傷到哪裡?」

「並非致命傷的地方。」

「那就奇怪了。」江少塵眨了眼睛,「不可能出什麼意外不把人殺死吧?」

「或許,是一種警告也說不定。」尤祈回應,「假如太過干涉,就有可能要了你的命。」

「原來如此,想不到祂很聰明。」他點了點頭,「但是,把人殺死了事不是比較快嗎?何必大費周章?」

「因為小神知道,你們是『一群人』。」尤祈看著他,「祂絕對預料到你們是同一伙人,便打算用這個方法警告你們,有沒有下次就是未知數了。」

「嗯……有道理。」

一名大學三年級的學生居然在和高中三年級的學生討論人命關天的問題,乍看之下,似乎完全不把人命當一回事,卻問到事件的最根本問題。

尤祈看著滿滿筆記的簿子,微微嘆了口氣,用手臂胡亂擦去臉上的冷汗,「說到這裡,我都有種不好的預感。」

「你擔心成嶽他們被攻擊嗎?」就像看穿友人心絲般,馬上戳中他所擔心、害怕的問題。

「是啊,假如對張雨睿的攻擊是種警告……」尤祈靠在沙發上,不安的說著:「那麼下一個人的『警告』,會是什麼?」

噔……噔……

尤祈的手機在震動,他看著手機螢幕,聯絡人顯示莫成嶽,便將電話鍵撥開,還沒詢問事情,就聽到電話的另一頭傳來急促的呼吸聲和講話聲:『尤、尤祈!林隆被殺了!』

「你說什麼!」尤祈急到跳了起來,讓江少塵也開始緊張,「嶽嶽!快離開!」

『就算你這麼說我也――啊啊!』

慘叫聲慣穿尤祈的耳膜,這讓他更急更害怕了,趕緊喊道:「嶽嶽!嶽嶽!」

只聽到手機掉到地上的聲音,裡頭還傳來不明水聲,尤祈嚇到說不出話,趕緊將電話關掉。

「尤祈?」江少塵不解的看著他,「為什麼要掛電話?看你這樣,情況不是很緊急嗎?」

「……。」尤祈感覺有點無法呼吸,他慢慢讓自己冷靜下來,心跳卻無法抑制,他邊撥救護車的電話,顫抖的說著:「小神在嶽嶽附近,假如繼續通話,祂會直接殺掉,所以我才掛電話。」

江少塵終於明白尤祈為何無法冷靜,因為莫成嶽遇害,還有可能成為都市傳說的犧牲者,這足以讓尤祈失去已往做事的沉穩,就算如此,尤祈依然有辦法做出良好的判斷。

「塵塵,麻煩你幫我通知小歆他們。」尤祈將手機靠在耳旁,「也叫他們把吳亞淇和田雅惠帶過來。」

「我知道了。」

 

 

林隆死了。

怎麼死的,不清楚。

 

莫成嶽因為被娃娃攻擊而緊急送醫,所幸的是,沒有傷到致命傷,就和張雨睿一樣,已經是不幸中的大幸。

一行人趕到現場後,只見林隆的父母在醫護室外頭哭得很傷心,林隆是夫妻兩唯一的孩子,當然心痛。

警察們也有到現場,王警官看到S4的孩子們便曉得又是都市傳說,便想辦法和林隆的父母解釋,原本他們不相信,但是聽到後來,慢慢認了這個事實。

林父母走到吳亞淇他們三人面前,面對孩子的朋友們,臉上都寫滿慚愧,林母親依然無法壓下心中的憤怒,破口大罵:「幹嘛都不敢看我!說!當初提議玩這個遊戲的人是誰!」

「這位小姐請妳冷靜!」旁邊的醫生趕緊拉住林媽媽,「這裡是醫院!」

「那又怎麼樣!我的孩子已經死了啊!」林媽媽淚流滿面,沒有人能夠讓他們的孩子回來,因為人不可能死而復生。

「……。」三人沒有說話,就連江少塵也選擇沉默,這種時候再多說一句話,也只會讓誤會更深。

「已經是大學生了!還玩這種來路不明的遊戲!現在加我兒子已經第三個人了!你們還想怎麼樣!」林媽媽怒道,「現在還牽扯到其他不相干的人受傷!你們知不知道命這種東西不能隨隨便便開玩笑!」

「夠了,老婆。」林爸爸拍了拍對方的肩,撇了一眼尤祈,「我聽旁邊高中部的孩子說了,這個遊戲是我們家孩子提出來的,我們也不能說什麼。」

「那他們就該阻止啊!」

「我們也沒有把孩子教好。」

林爸爸安撫著她的情緒,希望他別再向另外三個孩子發脾氣,「我相信有人阻止,但是人總是敵不過好奇心,就算全部的人一起阻止好了,會試的人也是會玩,我們怎麼可能阻止?」

「鳴、鳴鳴……」林媽媽哭得泣不成聲,轉頭倒向丈夫的懷中,哭喊著:「那個傻孩子!不說不就沒事了嗎!鳴……」

是啊,如果不說的話,這些悲劇確實不會發生。許歆燁心想,人就是會因為一時的無知而害死自己,這種意外是百分之百免不了的。

吳亞淇和田雅惠忍不住哭了起來,她們也很害怕自己成為下一個犧牲者,但是她們也很後悔之前沒有阻止,這件事情,根本和江少塵無關。

「塵少,我們……很對不起你。」田雅惠哽咽道,「我們……應該要阻止他們才對……」

「沒有成功阻止你們,我也有不對。」江少塵看著她們,「我們每個人都有責任,就別再推誰對誰錯了,現在更重要的,是我們該怎麼處理那隻娃娃。」

兩名女子對看彼此一眼後,點了點頭。

王警官走向尤祈他們身邊,擔心的問:「成嶽他還好吧?」

「嗯,沒有傷到致命傷。」尤祈點頭。

「唉,這次的事情似乎很難處理。」王警官嘆了口氣,「你們這些小孩子注意安全一點就是了!」

「王警官!」陌生的聲音從後面傳來的,只見寒苡悠聽到聲音時嚇了一跳,不敢回頭。

「苡悠?」許歆燁不解,回頭一看,又是一對夫妻走了過來。

「唉呀!你們終於來了!」王警官走了過去,「你們家孩子的傷沒有很重,放心好了!苡悠也平安無事!」

等等?那是莫成嶽的父母?

許歆燁這時才想到,莫成嶽是寒苡悠的表哥,這也代表王警官認識寒苡悠,而寒苡悠也認識莫成嶽的父母,因為是親戚!

怪不得寒苡悠每次一見到王警官都沒有對話的打算,但是為什麼?他從來都不知道寒苡悠一直在逃避家庭問題的原因,她也沒有開口過。

「苡悠?」莫氏夫婦愣了一下,隨後看到站在後方的寒苡悠,露出微笑,「苡悠!好久不見了呢!原來妳真的在S大就讀!」

「呃、嗯。」寒苡悠點了點頭,「舅舅、舅媽,好久不見了。」

許歆燁撇了寒苡悠一眼,為什麼笑容會這麼僵硬?一點也不像平常的她。

因為莫成嶽的意識還沒有恢復,莫氏夫婦和王警官打算待在醫院等他醒過來,除了了解狀況還要做筆錄。

這時,夫婦兩要許歆燁和尤祈待在病房,打算和寒苡悠說事情,她沒有多做回應,默默跟著他們離開。

許歆燁有點好奇究竟是發生什麼事,見狀的尤祈笑了笑,說:「你去聽看看吧!我在這裡顧嶽嶽就好!」

「嗯,謝謝。」許歆燁和自家竹馬點了下頭後,一個人跟在三人身後離開。

三人走到沒有什麼人來往的走廊,許歆燁站在好聽到對話的地方,打算了解發生了什麼事。

「苡悠,妳真的不回家嗎?」莫媽媽率先開口問,「妳爸媽很擔心妳的安危,看你在影片裡出現,卻找不到妳的人,他們很著急。」

回家?許歆燁思考著,寒苡悠確實高中之後就和他們三個住在一塊兒,什麼原因都沒說。

「他們想找到我,也只是希望我去念法律系而已。」寒苡悠苦笑著,她沒有迴避問題,卻笑得很勉強,「我之所以跳級,就是為了早讀我想念的科系,不讓他們控制。當然,他們現在肯定也認為我高三,準備升學考,能控制我的人生了吧?」

「苡悠……」

寒苡悠看著莫氏夫婦,笑道:「我很感謝舅舅和舅媽這幾年對我的照顧,幫我隱瞞爸媽我住在附近的身份、支持我走自己的路。大學畢業後,我就會自己一個人離開這裡,不讓我爸媽知道。」

「還有……」寒苡悠抿了抿嘴,詢問:「哥哥他……過得還好嗎?」

她有哥哥?完全沒有聽說過。許歆燁眨了眨眼,她到底隱瞞了多少事情沒說?而她又為什麼獨自一人承擔,不和他們說呢?

「……嗯,妳哥哥過得很好。」莫爸爸點頭,「今年畢業後,就會去考律師職照,說不定還能當上檢查官。」

「老公!」莫媽媽拉著丈夫的手,要他不要再說下去。

「沒有關係的,舅媽。」寒苡悠握住莫媽媽的手,笑著:「只要哥哥過得很好就夠了,其他我都不在乎。」

莫氏夫婦沒有多說什麼,只是輕輕抱住了寒苡悠,抱住那令人心疼的孩子。

這大概就是,寒苡悠為什麼絕口不提家庭的原因。

雖然不是全部都了解,但是許歆燁大概曉得發生什麼事情:寒苡悠的夢想是當設計師,但是家庭似乎不準她這麼做,曾聽莫成嶽說過,她的家人全從事引以為傲的法律系工作,唯獨她和家人不一樣。

升上高中時,剛好是寒苡悠開始做影片創作者工作的時期,她等於目前和家人斷絕血親關係,獨自一個人半工半讀,用影片創作者的錢和少許的獎學金過日子。

莫成嶽也清楚寒苡悠的家庭狀況,就和父母商討她的居住問題,莫氏夫婦肯定也心疼她,便全額付款她的學費問題,讓她好好讀書。

莫氏父母就像她的親生父母一樣,但並非如此。

寒苡悠不說,是擔心什麼事情嗎?

許歆燁不打算多問,他也不想插手別人家的事,便不打算再聽下去,默默一個人離開。

 

現在最重要的,是解決眼前的問題。

 

此時,尤祈待在莫成嶽的病房,仔細尋找抓出小神的方法。

現在已經有三個人受害,目前能知道的是,小神殺了人之後,會連同距離受害者近的人一同傷害,卻沒有傷到要害。

到底是為什麼……?

不,應該會有線索才對。

因為莫成嶽的意識尚未清醒,目前最知道現場情況的人就是他了,等他醒來,應該就能更進一步了解了。

尤祈認為,那兩名女性沒出事的原因,是因為兩位神明轉世在場,小神才不敢去動她們,反倒是林隆比較好解決,他連護身符都沒有。

真要說的話,自己和江少塵也很危險,只有一個護身符而已,要逃避追捕也非常困難才對。

「啊啊!好煩啊!」尤祈搔著自己的頭,快要被搞瘋了。

都市傳說就不能可愛一點嗎?尤祈不悅的想道。

「還好嗎?尤祈。」回頭一看,做完筆錄的江少塵走近莫成嶽的病床前,偏著頭問:「看起來,就是一臉煩悶的樣子!」

「我很生氣啊!都市傳說為什麼不能可愛一點!」尤祈像小孩子一樣鬧脾氣當中,「上次瑪莉的電話還可愛多了!哼!」

江少塵的頭上冒出許多問號,怎樣叫作可愛的都市傳說?他實在是很難理解尤祈說的「可愛」,記得沒有錯的話,目前為止的都市傳說都有死人,怎樣叫可愛?

隨後,江少塵無奈地笑了,並搖著頭道:「你的邏輯運算我果然不懂。」

「啊?」

「沒事。」

 

 

TBC.

 

4

 《後記#》

我要在這裡先告白尤祈和他親爸。

謝謝你給我一個這麼可愛的孩子碼文QWQQQ!!!!!!!!!!!!

尤祈真的好可愛啊好喜歡他……(氣音

我想包養可以嗎//////(苡悠:??

我覺得我越來越喜歡塵少和尤祈這對興趣相投組了www

製品123

    石雪櫻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