製品121  

刊版為自製 / 手貝戈戈我就要你好看#

4

副標題:《扭來扭去#04》

 

「有不聽的道理嗎?」孟宇柔翻白眼。

『好欸!那我說囉!反正塵塵一聽就會知道我說什麼了~』尤祈露出專屬的萌系美少年表情。嗯,還是很可愛。

「我?」江少塵挑眉,「你可真看得起我,高材生。」

『那當然!』尤祈說完後,詢問:『你們覺得,張氏夫婦為什麼不讓你們久留?真的只是因為有事情?』

「感覺那很刻意要我們離開。」江承熙回應。

『張氏夫妻又為何不讓她和同學們見面?』

「嗯……國中生活不快樂?」孟宇柔表示出自已的感覺,「又或者,不想讓她回想什麼事情?」

『那麼,張爸爸聽到小羽和張璦理討論弟弟的時候,臉色幹什麼這麼難看?』

「家人之間有隔閡不成?」尹智羽眨了眨眼。

「……!」江少塵瞪大雙眼,微張開嘴巴,表示出自己的驚訝。

『嘿嘿~答案好像出來囉~』尤祈戳了戳電腦螢幕,說著:『塵塵!告訴他們吧!』

「……你的邏輯迴路就是令我佩服。」江少塵勾起嘴角,「也就是說,她其實沒有弟弟。應該說,已經死了。」

「什麼!?」眾人全都嚇了一大跳。

死、死了?

「不、不對吧?」郁久也疑惑的說:「張璦理有說,他弟弟在國外念書,就表示他還活著啊。」

『那不應該只有張璦理國中時期的照片而已,沒有其他的照片也代表,弟弟早已經不在人世。』尤祈開始解釋,『現在有一種東西叫作「催眠」,只要讓張璦理催眠自己弟弟還在、弟弟回過家、弟弟在國外念書等等……一切就成立了!』

「這也只是你的假設吧?」賀瑀維有點不敢相信。

『畢竟被催眠的人不會知道自己說謊,這是有可能的。』尤祈聳了下肩,『或許是我太腦洞大開,但是這種可能性並不排除,我絕對確定扭來扭去是人,你們不認為嗎?』

「靠……你根本就是金○一吧……?」孟宇柔甘拜下風。

「……我佩服得五體投地。」郁久也驚訝到不知道該說什麼,只能表示自己:我服你。

「只要是你說的,我沒有不信的可能。」江少塵輕輕搖了下頭,「說真的,你比我更適合當警察。」

『不不不!這也是多虧塵塵和大家的發現,我才有辦法推論!』尤祈笑著,『當然!我也有可能哪裡說錯!但是我希望你們不要排除這個可能性,可以的話,希望你們能從中獲得更多資料,讓我們了解!』

「尤祈學長,你真的太可怕了。」江承熙的臉黑了一半,「哪有人對都市傳說有熱情到這樣啊?」

『就像你喜歡一個事物一樣,因為喜歡,特別去鑽研它,這道理是一樣的嘛!』尤祈比了一個勝利手勢,『是不是~?』

『少塵,如果你們真的想知道推理是否照著小祈的路走,可以去問看看A鄉附近的民眾。』寒苡悠說著,『鄉下並非都市一樣彼此不熟悉,假如大家曾經都是住在附近的同學及鄰居,或許能知道些什麼。』

「我知道了,明天我們會去附近問問看。」江少塵點了下頭,在自己的小本子裡記下筆記。

『提醒你們,如果真的察覺危險,就先暫停行動一兩天,之後再繼續。』許歆燁說,『我不確定,你們拿著護身符到底安不安全。為了你們的人身安全,能自保就自保,沒有第二句話。』

『那麼塵塵,這次的都市傳說就拜託你們啦~下次見~』尤祈揮了揮手後,將視訊關掉。

 

這就是S大的第二靠山――尤祈。

 

「你和那個傢伙真夠合拍的,塵少。」孟宇柔一臉不可思議。

「我自己也感到不可思議。」江少塵微微一笑。

「小祈,你和少塵的感情似乎很好呢。」寒苡悠望著嘴裡叼著麵包的尤祈。

「嗯?偶結得偶艮打假抖很號啊(我覺得我跟大家都很好啊)!」尤祈偏著頭,邊說邊嚼著麵包。

「沒人聽得懂啦!白痴!」許歆燁吐槽。

「唉……我很不放心他們。」莫成嶽撫著發疼的額頭,「真擔心他們出什麼意外。」

「我倒覺得沒什麼好擔心的啊!」尤祈將咬了一口的麵包拿在手上,說道:「因為扭來扭去不是針對塵塵他們,他應該是在尋找張璦理!」

「你真的認為,那是她弟弟嗎?」許歆燁一手撐頰,「說不定,人家還好好活在這世上。」

「我覺得我會對喔~」尤祈眨了下眼,「畢竟,有些人就是很不會說謊嘛~」

 

 

隔天一早,江少塵一行人便分成三組人馬,到A鄉各處打聽張璦理家庭的事情。

本來打算直接詢問董子霖他們,但是董子霖一行人似乎不曉得張璦理有弟弟這件事,因為在朋友圈中,從沒聽少女提起過。

 

所以,只好去問一個一個了。

 

「這樣問,真的會有結果嗎?」江承熙看著手機上顯示的時間,「已經兩個多小時了……還沒有人傳訊息說有資料。」

「沒有辦法,尤祈說的可能性很高,但要想辦法證明。」尹智羽說,「畢竟塵少都相信了,我們怎麼可能不相信?」

「也是。」

走到一家住戶前,有禮貌性地按門鈴,一位老太太出來應門,看到兩位不熟悉的年輕人有些疑惑,「不好意思,你們是……?」

「婆婆您好,我們來想問一些事情。不是推銷,請您放心。」尹智羽開始說:「想問您,認不認識一個女孩叫張璦理……?」

「張……璦理……?」老太太疑惑,看起來就是對這名字不熟。

江承熙和尹智羽面面相覷,嘆了一口氣,準備離開時,一位和他們差不多的青年跑了出來,「奶奶,怎麼了嗎?」

「阿夜啊,這些年輕人問說,我們認不認識一個叫張璦理的女孩,你認識嗎?」

「張璦理……啊!奶奶!您忘了啊?」青年的雙手拍在一起,「張璦理是以前住我們隔壁的張家孩子啊!」

什麼!?兩人對看彼此,他們終於找到了!

「啊!是那個小女孩啊!原來如此。」老太太想到什麼似的點頭,「因為那女孩每天回家都是愁眉苦臉的樣子,我印象很深。」

「愁眉苦臉?」江承熙眨了眨眼,之前去找她的時候感覺人很開朗啊,為什麼樣子愁眉苦臉?而且還不是第一次。

「可以多說一點嗎?」

「他們家有兩個小孩,一個跟我一樣大,就是那個張璦理。」青年說著,「另外一個是她弟弟,叫作張恩祐。」

「她有弟弟?」

「嗯,但是感情不怎麼好就是。」青年回想起以前的事情,「姊姊總是不喜歡弟弟跟在自己身邊,因為弟弟似乎得到亞斯伯格症,所以姊弟兩感情好像不是那麼好。」

「但是某天晚上很奇怪,大概是我國中的時候,突然聽到隔壁發生很大的聲音,我打開窗戶探頭一看,似乎是張家發生什麼事。我跟奶奶說鄰居有麻煩,便一起過去看發生什麼事,誰知道,一向親切的張家突然拒人籬外,讓我們無法得知發生什麼事情。」

「然後就……搬走了?」

「嗯,很突然。我也沒再見過他們一家人。」青年點點頭,「你們認識啊?」

「呃……算吧。」

「那張家人現在過得好嗎?」

尹智羽愣了愣,最後微微露出笑容,說:「嗯,他們一家人過得很好。」

「這樣啊,那就好。」青年笑一笑。

彼此打聲招呼後,江承熙和尹智羽離開住家,問到這裡,他們的心裡已經有了一個底。

 

――張璦理的弟弟,已經死了。

 

 

「果然是這樣啊……」晚上,一群人回到民宿休息,江少塵聽完尹智羽描述的事情後,並沒有太意外的樣子。

「也就是說,全被尤祈料中了。」孟宇柔搔了搔頭,「天啊……他真的是很莫名的厲害……」

「但是,那應該算意外傷亡吧?」郁久也挑眉,「為什麼要去找董子霖他們。」

「假如那個扭來扭去真的是人,又剛好那個人是恩祐,會去找董子霖一行人,也是因為想找到自己的姊姊吧?」江承熙說,「就算感情不好,也還是一家人啊。」

「這個就不得而知了。」賀瑀維搖頭,「但是,總算了解事情的來龍去脈了,承熙和智羽立下大功。」

「那他們幹嘛催眠張璦理?」江承熙不解,「這不是很奇怪嗎?」

「我總覺得……越深入了解,似乎覺得真相越可怕。」尹智羽垂眸,「很想知道、卻又不想知道,這種感覺好複雜。」

「我們只知道,張氏夫婦在隱瞞什麼事情,非常抗拒她身旁的朋友,不想讓他們知道發生什麼事。」孟宇柔看著大字報上面寫的重點及疑點,嘆了一口氣,「怎麼說哪……這家人感覺也有病。」

「……我在想,我們要不要當面去找他們的父母聊聊,試著套話?」江少塵微笑。

「塵少你是不是瘋了啊?」郁久也一臉驚恐,「怎麼可能有辦法?」

「也只能試試了。啊,順便請董子霖他們過來。」江少塵說,「假如不是張家自己解決這個問題,沒有人能夠阻止扭來扭去繼續發生,下個目標也沒有人知道是誰。所以,我們必須先抓住先機,不讓祂再出現。」

「這不容易,塵少。」賀瑀維有些擔心,「也不曉得,那對父母是不是會再拒絕我們,看到董子霖他們可能更沒辦法接近。」

「老實說,與其心平氣和的談,不如強勢一點,他們也不能拿我們怎麼樣,想要了解所有狀況,就是要讓他們自己說出來。」

江少塵一字一句講得很清楚,為了避免再發生事情,多危險的賭注,他也要賭一把。

「……好吧,我知道了。」孟宇柔聳了下肩,「反正,塵少怎麼說,我們就怎麼做,就跟尤祈在現場的情況一樣。」

「也是。」郁久也只要孟宇柔沒意見,他也不會有意見,但是,郁久也還是有點不放心,「可是,會不會什麼話都套不出來?」

「我們自有辦法。」江少塵勾起一抹不明意義的微笑,「我們可是有很多幫手能靠的。」

 

 

隔天,尹智羽一行人和董子霖一行人見面,前往張璦理的住所。

 

江少塵要董子霖他們先跟在後方,因為張氏父母最不想見的,就是張璦理以前的國中同學,只有尹智羽一個的話,多少能賭。

「嗨~又見面了!」張璦理有朝氣的和大家打招呼,「喔!小董!你們也來啦!」

「好久不見惹~」董子霖揮揮手。

「璦理,他們還要討論些事情,所以要先待在外面。」尹智羽隨口說了一個理由,雖然這理由很怪,但至少能蒙混過去。

「是喔?沒關係!隨時隨地能進來~」張璦理點了點頭,回頭向房子內部喊,「爸~媽~我朋友又來了!可以幫我準備東西嗎?」

「啊?怎麼又沒通知我他們要來呢?」張媽媽走了出來,一臉很無奈的樣子,「不行,今天不方便。」

馬上拒絕進入?這反而沒猜到。江少塵嘖了一聲。

「為什麼?我們今天又沒有要幹嘛?」張璦理不滿的說道,「我朋友很難得才來欸!」

「現在家裡很亂,不能讓妳朋友見笑。」張爸爸也走出來說話,「請他們之後再來吧。」

「可是……」

「快點!」

張璦理嘆了一口氣,但是面對自己的爸媽實在不能多說什麼,便轉頭和尹智羽說:「不好意思,今天――」

「你們又想隱瞞什麼嗎?」

聽到這句話時,張氏夫妻驚訝的回頭,而說話的人,是尹智羽。

「智羽?」張璦理眨了眨眼。

「拒絕我們和張璦理有聯絡、和她接觸、或是提到家人的事情,你們還想要隱瞞多久?」尹智羽毫不恐懼的看著張氏夫妻,「你們騙了自己的孩子多久,你們心裡有數。」

靠!第二個苡悠嗎?孟宇柔目瞪口呆,這種有話直說的個性就是寒苡悠啊!她被傳染不成?

「妳、妳胡說什麼啊!」張媽媽怒道,「不要亂講話,同學,注意妳的態度。」

「張恩祐。」

什麼!?張氏夫妻看著尹智羽,雙眼瞳孔放大,「妳、妳為什麼……」

「張恩祐,就是張璦理已經死掉的弟弟!」尹智羽喊道。

「我、我弟弟?」張璦理愣住了,「妳、妳在說什麼啊?我弟弟在國外啊!」

「那張璦理。」賀瑀維撇了少女一眼,「妳弟弟叫什麼,妳知道嗎?」

「我當然知道!我弟弟是……欸?」張璦理完全愣在原地,「我、我弟弟……是誰?我、我怎麼……」

「有時,催眠會有失敗的時候。」賀瑀維說著,「越是悲傷的事情越想讓他忘記,就越會容易失敗,這是心理學的一部分。」

「你們這些小孩別亂開玩笑!」張媽媽說,「我們什麼都不知道!我們的孩子不是恩祐!」

「喔?不知道?」賀瑀維意味深長的拉長音。

「你們確定,你們什麼都沒隱瞞?」郁久也逼問道,口氣當然也沒有好到哪裡去。

「你們這群小孩子到底是什麼意思啊!?」張爸爸氣到拍桌,怒道:「不知道就是不知道!要我們說幾次啊?」

「那你們到底在慌張什麼?」孟宇柔挑眉,「如果沒有,幹嘛這麼緊張?」

「說出來不是比較好嗎?」江承熙在一旁接話,冷冷的望著張氏夫婦,「你們肯定隱瞞了什麼事情。」

「張先生、張小姐,你們不說的話,這些事不會停止。」尹智羽依然是好心勸道,但張氏夫婦似乎還不打算妥協,沒有要使好臉色給這些學生的意思。

「這裡沒什麼好招待你們的,請你們離開!」張媽媽說完後,準備將一群趕出去。

『您這是逃避問題。』

突然,熟悉的聲音出現,但張媽媽聽得很不是滋味,氣道:「誰!是誰說的!」

『我說的。』

只見江少塵手拿著自己的筆電,螢幕裡出現的人,是臉色十分難看的許歆燁。

應該說,是一張臭臉。

眾人望著江少塵,而他只是聳了下肩,「剛剛通電話的時候他們都聽到了,我有什麼理由不讓他們知道?」

也是,就算他們人不在場,他們也算解決都市傳說的重要人物。S大一行人表示。

 

這是S大的第三靠山――許歆燁。

 

「你又是什麼人?」

『這群學生的朋友。您既然都用這種態度對我的朋友說話了,那我也不用跟妳客氣什麼。』許歆燁就這樣看著電腦螢幕,和張媽媽對視,『我想,你很清楚……不,認識那個白色扭來扭去的人。』

「就說了!我們不認識!那也不是我們的孩子!」張媽媽瞪著許歆燁,「你有什麼證據?」

『不認識?那聽到恩祐這個名字時,態度怎麼突然七百二十度轉變?呵,別笑死人了。』許歆燁冷笑一聲,又說:『我怎麼感覺你們聽過這名字?』

「我們只是想到曾經認識過的一個朋友罷了,有什麼不對嗎?」

『朋友啊,那張璦理應該也認識才對,她怎麼對這名字沒印象呢?』

「那當然!小時候看過那個人而已,現在不記得是理所當然的好嗎!」

『欸……是這樣嗎?』許歆燁挑眉,哼笑著:『那你們剛剛這樣說不就好了嗎?這只是臨時編出來的吧?』

「你……!」張氏夫婦頓時一句話也說不出來。

『我就當作我說對了。』許歆燁雙手環在胸前,一手拿著一張資料貼在螢幕前,神態自若的說著:『這是我從張璦理高中畢業的學校調出來的戶口名簿表。奇怪?怎麼會有恩祐的名字呢?』

兩人仔細一看,嚇到說不出話,因為許歆燁手上拿著的東西,就是藍家的戶口名簿。

「怎麼可能……!!」張媽媽看到那張表後,憤怒的回頭瞪著張爸爸,「我不是叫你要改嗎!你居然還交這張東西給學校!」

「不、不是……」張爸爸搖了搖頭,指著電腦螢幕,「老婆……妳中了他們的圈套……」

『喔……?』許歆燁勾起嘴角,笑著問:『改掉?不是說沒這個人嗎?需要改什麼?』

張媽媽這時才發現自己已經將事實說出,六名S大的學生以及董子霖一行人都清楚聽到她說了什麼話。

 

真相,總算是大白。

 

『張阿姨,妳怎麼這麼輕易就相信這真的是戶口名簿表?』許歆燁晃了晃手上的東西,『一,我朋友們沒有調查到的東西,我不可能知道;二,我只是隨便找個戶口名簿表格隨便填罷了,幹嘛?我戶政事務所不成?三,就算知道哪所學校,我不是警察單位,我不可能要到個人隱私的物品。』

『那麼,給您一個機會吧。』許歆燁的臉上掛著「和藹可親」的笑容面對螢幕,說:『如果我有說錯或是不對的地方,請您盡量反駁我。』

不愧是辯論社的精英成員,逞口舌之快不是虎假虎威,連那股氣勢都是大人無法反駁的氣場,因為沒有一個地方能讓張氏夫婦狡辯,簡直是完敗。

「媽……爸……你們在騙人吧?」張璦理抓著母親的肩膀,不斷的搖頭,「這些都不是真的……弟弟他還活著……他不是還活著嗎?」

「……。」張氏夫妻沉默不語。

『說實話吧,張太太。』許歆燁看著螢幕,淡淡的說:『瞞得了一時、瞞不了一世。妳現在只是把她的記憶給「暫時」丟棄而已。哪天發生了什麼事,她總有一天會知道。』

「……這些年輕人沒有說錯。」張媽媽終於妥協,垂著頭,「你弟弟確實,已經死了。我們請人催眠妳,讓妳認為恩祐還活著。」

「不、不是的!」張璦理抱著自己的頭,不斷搖頭否認,「這不是真的……這不是真的!啊啊!」

她雙腿一軟,跌坐在地上。

 

發生什麼事?頭好痛……

『……姊……姊姊……』

恩、恩祐……?

 

張氏夫妻想上前扶張璦理時,賀瑀維擋在他們面前,說:「她最深層的記憶已經被翻出來了,現在就讓她好好回想過去的事。」

 

『姊姊!姊姊!』

 

此時,張璦理終於想起來,被她遺忘的記憶……

 

 

 

TBC.

 

4

 《後記#》

下一章結局///////

扭來扭去什麼的真的是題材想最久的wwww

下一章……明天出( ´▽` )ノ

下集待續。

製品123

 

文章標籤

石雪櫻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