製品121  

刊版為自製 / 手貝戈戈我就要你好看#

4

副標題:《試衣間的暗門#03》

 

聞言的寒苡悠愣了一下,她抬起頭,不解的看著對方:「你……為什麼這樣問?」

「妳還想要瞞我們多久?紙是包不住火的,我們總有一天會知道。」許歆燁靠在沙發上,撇了寒苡悠一眼,「上次發生『一個人的捉迷藏』時我就有發現,妳看到王警官會下意識躲開他,甚至是看到成嶽的父母時,妳會很反常。」

「……。」寒苡悠沒有反駁。

「妳總是不和我跟祈說,我們好膽也住在一起生活三年了,妳也應該給我們一個交代。」許歆燁的語氣和平常沒兩樣,卻多了幾分不悅,「苡悠,如果妳真的重視我們,妳就不應該瞞著事情自己承擔,有什麼是說出來沒有辦法幫忙的嗎?我可不信。」

「……我不是不告訴你們,因為就算說了,也沒有人能幫我。」寒苡悠緩緩的開口,她看著友人,第一次露出如此悲傷的表情,「這件事,除了你和小祈以外,請你先不要告訴其他人,可以嗎?多一個人擔心,我會覺得更難受。」

許歆燁微瞇雙眸,最後點了下頭,「好。」

「我的家庭……不,應該說,我們家族代代都是以法律業聞名,律師、檢查官等等,幾乎和這行脫離不了關係。」寒苡悠沉重的說著,「國中時,我被送到升學率名列前茅的A中也是因為如此,我的父母規劃我的人生,要我考上S附中,然後直升S大,因為S大的法律相關科系優秀,加上全家人都是唸法律系,我也得走這一條。」

「但是,我國中開始,就發現自己對法律沒有興趣,設計反而是我的常處,開始和我父母起了爭執,我父母一氣之下,警告我再反抗的話,高中開始就不會再照顧我。接下來,我也不用多說,考上S附中後,我立刻離開那個家,和你們大家同居,為了維持經濟,開始做起影片創作者。」

「所以,成嶽和我們提同居的這個提議,應該也是為了妳吧?」許歆燁問。

「嗯,我不好意思麻煩成嶽的父母,打算自己一個人去租套房住。不過,舅舅和舅媽可能是心疼我吧?所以買下這棟房子,房間多了幾間,才想到去問你和小祈看要不要同居。」

「那……」許歆燁雙腿交疊,又問了一個問題:「妳之所以選擇跳級,也是為了不讓妳父母知道妳已經選擇了就讀科系?」

寒苡悠輕輕笑了一下,「是啊,很傻吧?在家人眼裡,我就是一個很叛逆的孩子,比哥哥還不如。」

「妳哥?」許歆燁挑眉,突然想到當天晚上,寒苡悠和莫氏夫婦好像也有討論到那個人。

「我也沒跟你們說,我有一個想當法官的哥哥,我就很羨慕他,因為喜歡法律而去讀,國中那段時間,我總是會跟哥哥說:『我也好想喜歡法律』之類的話。」想到國中時期的自己,寒苡悠不禁搖了搖頭,「我哥也常常因為我的事情,擋在父母前面保護我。那時候我就在想,我能變強就好了,不需要最強,但可以保護自己、保護朋友。」

「每次都和都市傳說對幹的人到底在說什麼啊……?」許歆燁忍不住翻了個白眼,但是他總算了解寒苡悠的事情了,從以前開始,一直感覺和她有種距離感,現在彷彿更接近她、認識她了。

許歆燁嘆了一口長長的氣後,淡淡的說:「妳不需要認為這是壞事,每個人都有自己的想法,不是被人操控的個體。」

「……歆燁?」

「妳是妳、他們是他們,妳有妳自己的選擇,任誰都不可能去阻止。」他習慣性攤手,看著只有幾盞燈的天花板,說:「苡悠,重點是妳怎麼想,不是別人怎麼想。」

聞言的寒苡悠眨了眨眼,隨後不自覺的露出微笑,笑道:「你也會說這種話啊!真讓人吃驚!」

「靠,我講得很認真好嗎?」許歆燁不滿的說:「要不是因為妳豬頭腦袋死腦筋,我何必多浪費唇舌?」

「哼!你只是刀子嘴豆腐心!」

「隨便你說!」

 

其實,剛剛那段話,除了說給寒苡悠聽之外,許歆燁是在說給自己聽。

他沒有資格說別人,因為連他自己,也有跨越不了的障礙存在。

 

 

現在的咖啡廳,尤祈正在畫那間服飾店的內構圖及內容物。不過,真要說的話……

也畫得太爛了吧!?眾人不禁在心裡吐槽,根本看不懂什麼是什麼啊!這什麼啊?店面內構?不是什麼邪教圖案嗎?

「我說……尤祈。」江少塵無意的說:「要不,你等苡悠他們來再說吧?現在畫也不太好,等等他們來再說也不遲。」

「嗯……好像也是,就這樣吧!」尤祈想想也對,把自己畫的圖放下來,「也是!小悠畫的比較好看,一般這種事情都是她幫我作的,還是等她來吧!」

原來那些圖都是苡悠畫的啊?眾人好像突然懂了什麼。

「久等了!」寒苡悠一手拉著許歆燁的手臂走到一行人的桌前,臉上終於浮現笑容,「你們討論到哪裡啦?」

「苡悠妳沒事了嗎?」孟宇柔憂心的問。

「嗯!沒事了!」寒苡悠點了點頭。

「小悠妳來啦~」尤祈馬上飛撲到寒苡悠身上,一手拿著剛剛畫的圖,開心的笑道:「我們正要開始討論!小悠能幫我畫圖嗎?我把大概的樣子弄好了~」

「好喔,沒問題!」寒苡悠看了下尤祈的畫後,拿了另外一張紙開始描繪。

妳居然看得懂!?所有人一臉不可思議的看向許歆燁,滿臉問號,而許歆燁只是聳了下肩,淡淡的說:「認識了六年,懂很正常吧?」

 

……說得也是。

 

沒過幾分鐘,寒苡悠便將自己描畫的內部構造圖遞給了尤祈,簡直是截然不同的東西,總算看得懂裡頭的內容物了。

「簡單來說一下,試衣間在靠西式服裝區的那裡,總共五間,地板沒意外的話都會是空心的。」尤祈的筆指著試衣間,說道:「也就是說,除了店面是一樓以外,底下應該還有幾層地下室。」

「那這樣……人不會摔死嗎?」尹智羽不解的問。

「畢竟為了畸形秀的人才,怎麼可能讓你摔死?好膽也要確定你是否四肢還在,之後在思考如何肢解就好。」尤祈解釋道,「不過,我們也不曉得地下到底有幾層樓,這需要證實。」

「再來就是,中央廣場的鬼屋。」尤祈轉著自己的筆,說著:「我們四個剛剛去鬼屋的時候,感覺有點詭異,裡面的雕像、不倒翁還有聲音,全部都是真人。」

「什麼?」江承熙一臉訝異,「裡面的裝飾物……都是人?」

「似乎是,不排除這個可能性。」許歆燁開口,「我和苡悠靠近雕像的時候,發現雕像目不轉睛的看著我們,我可以確定,那個是真人。」

「雕像是嗎……」郁久也想起剛剛踏進的鬼屋,「但是,那尊雕像沒有下半身、也沒有雙手,完完全全就像假的東西,身體也很僵硬。」

「我們剛剛也以為是假的,只覺得他很真。」江少塵若有所思的撫著自己的下巴,失望的喃喃道:「果然是我世面太少見了嗎……」

「塵少,這和此話題無關。」孟宇柔無奈道。

「總之就是……那個鬼屋肯定也和店家脫離不了關係。」賀瑀維冷靜的說著,「但是,尤祈覺得能怎麼調查?」

「嘿嘿!在剛剛來咖啡廳的路上,我就已經查到曾經發生過和試衣間暗門有關的案件!」尤祈的笑容有時一點好事都沒有,他亮著自己的手機,螢幕顯示著新聞案件,「我打算去找和這名失蹤者相關的人!」

「什麼!?」眾人這不知道是第幾次傻眼貓咪,許歆燁只是一臉無奈,反正尤祈幹這種事還缺這一回嗎?

「這種事情真像你會做的事。」江少塵揚起一抹淡淡的苦笑,他也實在不好說什麼,線索這麼少,當然要先從已知的情報下手。

「嘿嘿!阿歆!陪我去找王警官吧!」尤祈勾著自家竹馬的手。

「喔,知道了。」許歆燁點了下頭。

「……。」你今天腦子撞到了!居然會跟祈一起行動?郁久也眼神示意許歆燁,臉上寫滿他的疑問。

「……。」成嶽都不在了我能不陪他去嗎?而且苡悠都這樣了可能叫她陪祈去嗎?許歆燁沒好氣的對郁久也翻了個白眼,解釋都不想解釋。

郁久也只是了解似的點點頭,這種意思大概也只有他們兩個懂。

「柔,要不你去陪陪悠?」郁久也看著自家直屬學長。

「啊?為什麼?」孟宇柔不解。

「假如歆會和祈去,悠自己一個人比較孤單,你就去陪她吧。」郁久也說的同時,不時瞄了寒苡悠幾眼。

雖然自己很好奇許歆燁和她究竟說了什麼讓寒苡悠恢復笑容,但畢竟是他們之間的事情,自己也不好多問什麼,不問也是對她的一種尊重。

「嗯……好吧,我知道了。」孟宇柔點了下頭後,拍了拍郁久也,「那我先去陪苡悠囉!」

郁久也笑一笑,那個人可是孟宇柔的救命恩人,再多的感謝也報答不了她吧。

「那尤祈,我們能做什麼?」江少塵詢問。

「可以的話,你們分成兩小組,一組前往鬼屋再仔細觀察、另一組則是小心翼翼查看店面,有發現的話,大家再一起回我們家討論!」尤祈回應,「拜託大家啦!」

「久也、塵少,我們去鬼屋看看吧。」賀瑀維說,「我問看看身邊的朋友還有沒有入場券。」

「好。」

「拜託了。」

「那我們四個去服飾店吧。」尹智羽提議,「再去看看內部有什麼奇怪的地方。」

「好咧!」

「行。」

「沒問題。」

 

 

許歆燁聯絡到王警官後,請他幫忙查一件在服飾店裡失蹤的案子。很快的,兩人便前往王警官目前待的警局。

 

一到現場,王警官馬上跑出警局,緊張的說:「聽說這次是成嶽出事了!怎麼會這樣呢?」

「如果我們知道的話幹嘛來……」許歆燁忍不住吐槽。

「對了,苡悠那孩子還好嗎?」王警官憂心的問,「她這麼喜歡成嶽,從小就黏著他,現在一定很難過吧?」

這時,許歆燁欲言又止,他不曉得該怎麼回答王警官。寒苡悠非常難過,但她在眾人面前依然堅強地露出笑容,不讓其他人擔心,明明比誰都還要難過。

「王警官放心吧,小悠是個很堅強的人!」尤祈笑著說,「我們大家會想辦法救嶽嶽回來的!」

「這樣啊……你們真是好朋友呢。」王警官慈祥一笑,隨後將手上的一份資料拿給對方,「你們請我調查的案子我查到了,看一下吧。」

兩人接下資料後,大略翻了一下,了解些重點。

失蹤者名為蔡末華,女性。失蹤時十五歲,距今十年前,在一家服飾店消失蹤影,沒有店家的名稱好像是因為等警察來查看的時候,店面突然消失無蹤,沒人知道為什麼。

也因為店面消失,警察也無法查到什麼蛛絲馬跡,變成了永遠無法結案的失蹤案。

「感覺……應該也是試衣間暗門的犧牲者。」許歆燁說。

「絕對是了!」尤祈狂點頭。

「這女孩失蹤時,報案的人是她的朋友。」王警官拿出一張女性的照片,說:「她叫吳玥霓,這是她十五歲的照片。」

就是這個人,可以找她。竹馬對看彼此一眼,點了下頭後,尤祈詢問:「請問,有這個人的聯絡方式?」

「有,她至今也在和警方聯絡,她找朋友也已經十年了,現在也還沒放棄呢。」王警官點了下頭,「你們等等,我去找電話號碼,請她過來一趟。」

 

而現在,就是等了。

 

 

江少塵帶著郁久也和賀瑀維再度進入鬼屋,根據許歆燁所說,人型雕像似乎會說話,這是他們幾個人不理解的地方。

因為前世為神明的關係,許歆燁和寒苡悠才聽得到嗎?還是他們都沒有注意聽?反正,再進去一次就知道了。

 

三人再次進入鬼屋之後,一一拿著手電筒,照著鬼屋裡頭各個擺設。

「……是這個嗎?」郁久也將燈光照向一樣物體,是全白一身、沒有下半身、也沒有雙手,這就是許歆燁他們所看到的人型雕像。

「這……是人?」賀瑀維露出疑惑神情,怎麼看都好像只是一個比較恐怖的雕像而已吧?

江少塵上前,示意要郁久也的燈光往下移,不要照到雕像的眼睛,他瞧了瞧眼前一動也不動的雕像,試著用手敲了幾下,愣在原地。

「塵少?」

「……。」

他吞了吞口水,手慢慢放下,一臉難以置信的看著雕像,一句話也說不出來。

江少塵的呼吸顯得有些緊張,他望向後方,用手上的手電筒照亮,便發現不遠處,有個巨型不倒翁立在那裡,左右搖晃著。

「……錯不了。」

說了這句話,郁久也和賀瑀維一怔,全身上下都起雞皮疙瘩,這也代表:鬼屋裡的道具,八成都是人。

「天啊……」賀瑀維嚇到一句話都說不出來,這是多麼變態又不仁道的事情,他無法相信自己眼前所看到的東西。

「……我們先離開吧。」江少塵低語,「再看下去,只會讓我們覺得殘忍,不如先去和尤祈他們報告吧。」

兩人看了彼此一眼,也不會有什麼意見反對。

對他們來說,這些東西根本「不正常」。

 

 

「歡迎光臨!」

四人再度回到S-8街的服飾店,假裝在看衣服的同時,注意周邊是不是有奇怪的地方。

寒苡悠不時都會看向試衣間的地方,對她來說,莫成嶽就像的第二個親哥哥一樣很照顧自己,不管是在學長姊方面、還是家人方面。

「苡悠,還好嗎?」孟宇柔注意到友人的不對勁,忍不住問。

「啊……不,沒什麼。」回神的寒苡悠苦笑一下。

怎麼可能沒事?孟宇柔內心無奈道,他知道對方是個很堅強的人,但在這種時候到底要裝什麼堅強啊?真的是。

「不要想太多,成嶽肯定沒事。」孟宇柔拍了拍寒苡悠的頭,像是在安慰對方一樣,「現在最要緊的,就是找到方法救他。」

「……嗯。」寒苡悠點了點頭,笑著說:「謝謝柔柔姊姊!」

「承熙,有發現什麼嗎?」尹智羽小聲對江承熙說。

「沒有,但是真要說的話,櫃檯後面的門我滿好奇的。」江承熙撇了一眼櫃檯,兩位服務人員後面有一扇門,似乎也只有那一扇。

「怎麼說?」

「印象中,真沒看到門放在櫃檯裡面。」江承熙表達出自己的疑問,「而且,那扇門好像沒有開過的痕跡,非常得新。」

「嗯……我倒覺得沒什麼。」尹智羽眨了眨眼,「是我太笨嗎?」

「是妳想太多。」

尹智羽自己一個人又去其他衣服區繞繞,自己實在是找不到什麼可疑的地方,感覺一切都很正常,真的是自己太不敏感嗎?

她悄悄走到試衣間門口看了一下,就是個普通的試衣間,沒什麼感覺之後,準備轉身離開。

此時,感覺有一股力量鎖住她的腰。

低頭一看,試衣間的門居然打開,而且有一隻強而有力的手將她往後拉,另一隻手則摀住她的嘴。

非常剛好的是,另外三人都沒有看到。

「唔――!!」發出一聲鳴吟後,消失在試衣間中,試衣間也自行關上門。

聽覺敏銳的寒苡悠一愣,默默將視線轉向後方的試衣間,「智……羽?」

 

試衣間的面前有一樣物品,就是尹智羽的手機。

 

 

TBC.

 

4

 

製品123

    石雪櫻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