製品121  

刊版為自製 / 手貝戈戈我就要你好看#

4

副標題:《試衣間的暗門#05(完)》

 

所有人都跌入黑暗之中後,待在服飾店的三人正在認真尋找出路口時,突然聽到一個聲音。

「發生什麼事?」寒苡悠問道。

「不曉得。」江承熙聳了下肩。

「……等一下。」賀瑀維環顧四周,不解的說:「吳玥霓她……人呢?」

 

 

以高度來說,應該也有幾十公尺,許歆燁快跌入底層時,雙手握住了左右旁邊延伸的欄杆,低頭往下看。

距離三公尺的高度懸空,底下確實有放一層厚重的軟墊,為的就是不讓人掉下來時受傷,準備的真是周到。

許歆燁跳下來,把手機的手電筒打開,照了下四周,除了伸手不見五指的黑暗需要適應、還有軟墊外,似乎沒什麼東西,就是個空房間。

他準備離開房間和其他人會合時,突然聽到有重物跌入軟墊的聲響,許歆燁回過頭來,嚇了一跳,「吳玥霓?妳怎麼在這兒?」

「我說過我要來找朋友的。」吳玥霓手扶著有些發疼的屁股,說著:「不然,我來沒有意義。」

「……好吧。」許歆燁點了下頭,「走了,跟好我。」

「嗯。」

許歆燁將門打開後,便發現郁久也行人早在外頭等他們。

「她怎麼在這兒?」孟宇柔不解的看著吳玥霓。

「找朋友。」簡單明瞭的回應。

「……。」只是勉強的點頭。

「跟我說的一樣!這樣大概是地下八樓!」尤祈照著四周,「不過,嶽嶽和小羽到底會在哪?」

「成嶽很聰明,應該會去躲安全的地方,比較需要擔心智羽。」江少塵分析道,「假如說有八層樓,其中幾層應該是無用空間樓,可以去找找。」

「總之,我們先找門上樓吧。」許歆燁說完後,領頭先走上前,其他人跟在身後。

地下八樓什麼東西都沒有,只找到可以通往七樓的樓梯,確認四周沒有任何物品後,一個個走上地下七樓。

才將地下七樓的門打開,濃厚且嗆鼻的鐵鏽血腥味撲鼻而來,許歆燁忍不住摀住口鼻,利用手機的手電筒燈光一照,瞪大雙眼。

地上、牆上滿是乾涸的血跡,有些還是為凝結的新鮮血液,這也代表剛剛有在這裡處理過「人」。

「好噁……」孟宇柔看著這場面感覺胃在翻騰,看了都會想吐。

當然,他們也越來越擔心莫成嶽和尹智羽的安危,這究竟是不是他們的血,沒有人知道,除非看到他們本人,才可以確定。

「走了吧,這層樓不宜久待。」江少塵說著,讓一群人繼續前進。

好不容易走完七樓,找到了通往地下六樓的樓梯,每走一層樓,心臟彷彿就像停止一般,難以呼吸。

接近地下六樓時,似乎聽到微微的呼吸聲及哭聲。

沒錯了,這層樓……

全部人幾乎都嚇傻了,為什麼這樣說?

這層樓,根本就是不倒翁……不,「人體不倒翁」的放置所。

有男有女,雙肢皆被切斷,似乎還有一條管子深藏在所有人的嘴巴裡,腹部只能用圓滾形容,感覺隨時會爆炸。

「鳴鳴……」

「鳴……」

不倒翁見到他們一行人都沒有辦法說話,根據尤祈調查的結果,人體不倒翁都會被拔掉舌頭無法說話,沒有發聲的能力。

肯定是,生不如死的感覺。

「末、末華呢……?」吳玥霓都已經害怕到快說不出話,但是她來的目的就是來找失蹤快十年的朋友,她卻找不到她所熟悉的身影。

所以不倒翁目不轉睛的看著他們,臉部表情呈現慌張及害怕,似乎想說什麼,卻發不出聲。

「鳴鳴、鳴――!」

「鳴――!」

好像再叫尤祈他們快離開,恐怕留在這裡太久,就會變成跟「他們」一樣。

「我想,問一個問題。」許歆燁的聲音有點顫抖,剛剛視線的衝擊餘韻並未消失,卻還是相當冷靜的詢問:「你們……有看到跟我們一樣的女性和男性嗎?」

所有不倒翁突然安靜,你看我、我看你,紛紛點頭。

「成嶽和智羽應該是逃到其他地方了。」江少塵說,「但是,人身安全依然不保證。」

許歆燁點了下頭,「謝謝你們。」和在場所有的不倒翁輕聲道謝後,帶著其他人離開。

“Sei vorsichtig!”一隻不倒翁從喉嚨發出聲音,有選修德文的許歆燁回過頭。

 

那是「小心」的意思。

 

聽到這句話的許歆燁心裡有數,可能一不小心就有可能成為鬼屋裡的「道具」,沒有人能知道未來會發生什麼事。

他沒有再多說,只是默默帶著其他人前往地下五樓。

地下五樓。

這棟樓有點奇怪,左右邊數過來各有十扇門,還有很多莫名其妙的長鐵櫃,讓眾人相當不解。

「有點毛骨悚然的感覺……」郁久也突然出聲。

所有人放輕腳步行走,但是沒走幾步,就已經聽到某兩個鐵櫃有動靜。

許歆燁示意要眾人停下,自己前去查看兩個櫃子。每個櫃子都有縫能夠透進裡頭觀看,許歆燁小心翼翼的靠近,仔細看裡頭是否有東西。

 

但在自己看清楚之前,櫃子發出聲音。

「歆燁?」

 

許歆燁一愣。

「歆燁?你是歆燁,對吧?」

他眨了眨眼,緩慢地說著:「成嶽……?」

「是我!你們真的來了!」

聽到鎖打開的聲音,許歆燁反射性退後一步,只見櫃子裡的人就是臉色蒼白的莫成嶽,正興高采烈的看著他。

「成嶽!」江少塵突然揚起一抹微笑,「這麼說,智羽就在……」

他上前打開另外一個櫃子,只見尹智羽躲在裡頭,看見江少塵的當下,尹智羽忍不住上前抱住對方,身體不斷地顫抖,「真、真的是你們……太好了……」

「抱歉,讓你們久等了。」江少塵拍了拍尹智羽的背,「幸好你們沒事。」

「但……你們為什麼沒事?」孟宇柔搔著頭,不是很想說剛剛看到的東西,「剛剛那層樓……」

「是啊,我本來也應該是不倒翁之一。」莫成嶽邊拍著身上的灰塵,邊說:「不過,因為這幾層樓沒有燈光,在暗處適應後很好躲藏,我就是利用這個方法躲藏。後來智羽來的時候比較麻煩,所以我們選擇在這裡躲避處刑人。」

「處刑人?」

「就是把人改造成各種道具的傢伙。」莫成嶽低頭,像是在回想幾個小時前的事情,「他的個頭高大,起碼有兩公尺高,一把就能抓住人的脖子,切斷他們的四肢。」

「也就是說……那個人就是幕後?」

「嗯,感覺根本不是人。」

「那……」尤祈眨了眨眼,「那個處刑人現在會在……?」

「假如你們剛剛沒有遇到他,那就代表,他現在人就在樓上,哪層樓是未知。」莫成嶽說,「而且,樓上開始不知道會出現什麼東西。你們也看到了人體不倒翁,一定還會有其他在鬼屋裡看過的東西。」

「現在這裡是地下五樓沒錯吧?」郁久也抬頭望著天花板,「離熙他們還有四、五層。」

「總之,我們也只能硬著頭皮上了。」孟宇柔說,「該遇到的還是會遇到,不管怎麼樣,傷得再重,也都要活著回去。」

聽到這句話,所有人都點了下頭,他們所有人都不能死,即使無法平安回到地面,也要活著回到那裡。

「你們肯定需要這些東西吧。」莫成嶽熟門熟路的打開一個房間的門,裡頭盡是放著一些防身用具。

「你怎麼會知道有這些?」吳玥霓好奇的問。

「從聲音能判斷。處刑人有打開這裡拿東西,所以我就在猜有沒有可能。」莫成嶽輕拍著門,笑著:「想不到真的有。」

「那就這樣吧。」許歆燁隨手拿了一枝棒球棍,「我和尤祈帶頭、宇柔和久也壓後、少塵跟成嶽好好保護吳玥霓小姐和智羽,沒問題吧?」

當然不會有人有意見,現在也只剩這個方法可行,確定每個人都拿好防身道具後,許歆燁再度領著眾人前往下一層樓。

 

「我找到暗門了!」賀瑀維喊道,「他們應該能走這裡回來!」

兩人就這樣圍了上去,但是怎麼開也開不了,就算用重物破壞,依然沒有損壞的跡象。

「怎麼會這樣?」寒苡悠看著自己手上拿著的石磚,手把沒壞、反而是石磚被破壞得差不多了,這到底是要怎麼開啊?

「該不會……」江承熙轉了轉手把,「果然,本來就已經壞了。」

「不是吧!?」在場的人臉都黑了一半,那這樣子,他們要怎麼回來?無計可施了嗎?

「……不,還有方法。」寒苡悠開口,「承熙,麻煩你敲看看牆壁。」

「呃、好的。」江承熙站在門的左邊,輕輕敲了幾聲,嚇了一跳,然後又疑惑的敲著。

「這、這聲音是……」似乎了解了什麼。

「並非實心而是空心!這裡也能出來!」賀瑀維激動的說,這裡大概就是長廊什麼的位置,既然門沒有辦法突破,就是把牆破壞掉啊!

「這牆並沒有很堅固,應該可以用服飾店的假人來破壞。」寒苡悠將假人推了過來,「他們都這麼努力在奮鬥了,我們可不能放棄!」

「喔!」

 

地下四樓。

 

才剛走到門口,許歆燁便聞到一股腐敗的惡臭味,這一層樓跟剛剛人體不倒翁一樣,肯定也是放置「道具」的地方。但是,放什麼東西就不知道了。

每走一步,就感覺離死亡越近。每一次遇到都市傳說,幾乎都是用性命在冒險,如果不小心失誤,就真的會死。

許歆燁深呼吸一口氣,才剛將門打開,一雙血紅色的雙手勒住他的脖子。

「歆燁!」

眾人這才看清楚,抓住他的「人」全身都沒有皮膚,整個是血紅色一片,血肉模糊的模樣令人作嘔,許歆燁有印象,這個是鬼屋的肌肉人。

「殺了你……殺了你……」肌肉人喊著,「殺了你,就能拿到止痛劑!我快痛死了――」

「媽的……當我海綿做的嗎……」

許歆燁一氣之下,徒手也抓住對方血紅的脖子,雙腳一蹬在肌肉人的肚子上,這舉動讓肌肉人放開了自己,他順勢抓住對方其中一隻手。

「給我閃遠點!」

他就這樣將肌肉人甩下了階梯,所有人看到肌肉人的樣子尖叫聲不斷,似乎也因為階梯的衝擊,讓肌肉人當場死亡。

「……」眾人驚恐的望著他。

反倒尤祈和莫成嶽十分習慣地走上前,進入地下四樓的樓層,其他人表示:他根本怪物不成。

以後,少惹許歆燁來得好,嗯。

「以剛剛那個道具來看,這裡應該有很多肌肉人。」尤祈拿著手機環繞四周,「嗯……血腥味沒有剛剛重呢。」

「大概是因為,剝去皮膚不會傷到認為動脈部分,出血量算少。」江少塵補充解釋。

 

喀噹――

 

直線一看,跟剛剛一樣的肌肉人們全數衝上前,比剛剛的數量還來得多。

「殺了你們!」

「我要止痛劑啊!」

許歆燁悶哼,隨手將礙眼的外套脫下,丟給站在後方的尤祈,「祈,你跟成嶽去保護智羽和吳玥霓,這裡讓我們解決。」

「遵命!」

「了解。」

「宇柔、久也,後面你們負責。」

「好!」

「嗯。」

 

這一次,真的是要來拼個你死我活了。

 

在三個人協力破壞牆壁之下,總算敲出一個足以讓所有人逃脫的洞口,江承熙伸進洞窟裡頭,確實有階梯能夠上來,他們的推理沒有錯。

「接下來,就是等他們的消息了吧?」賀瑀維看著手機上顯示的時間,「已經快六點了。」

寒苡悠坐立難安地望著洞口,現在的她很想就這樣直接走下去找他們。但是,這一次的行動不許任何人亂來,只要有地方出差錯,一定有人會死。

 

拜託……大家要平安回來啊……

 

「哈啊……哈……」

肌肉人一個個倒在地上,四人不停地喘氣,這些東西實在不好解決,力氣特別大,打起來也特別花時間。四人的身上都有明顯的傷痕,傷得不重,但是體力都有些不支。

打鬥的時候,因為肌肉人沒有皮膚保護,血管一捏即破,也不知是靜脈還是動脈,噴得滿身是血都不意外,已經分不清楚身上到底是汗水還是血水。

許歆燁將染滿鮮血的外套隨地一丟,真要說的話,實際上最疲憊的人是他。除了率先打頭陣,因為了解生物學的相關知識,地上的肌肉人全由他親手解決。如果在地面上,肯定是殺人罪。

「末華……」看到這裡,吳玥霓的心裡早已經有個底。已經十年了,蔡末華不可能完好如初地待在這裡,肯定也被做成什麼東西了。

尤祈看著她,又看了看莫成嶽,在看看其他人,或許,他們發生這種事情,自己肯定也擔心得不得了。光是莫成嶽和尹智羽差點變成都市傳說一事,尤祈就感到特別不安。

這一次匆忙準備一個不完善的計劃,也只是為了趕在時間內救他們回來。如果有多的一點的時間,尤祈會有更好的辦法。

這一次,肯定有很多人會受傷。

「祈,你還好嗎?」許歆燁拍著他的頭,這才讓尤祈回神,「好不像你啊,還好嗎?」

「嘛,抱歉抱歉!」尤祈苦笑一下,「只是想到這次計劃太不完善,還有可能讓你們受傷,就感覺有點不安而已。」

「你在說什麼啊?如果沒有你,成嶽跟智羽有可能好端端的待在這兒嗎?還有,吳玥霓怎麼可能相信你的計劃,來找朋友呢?」許歆燁的一番話提醒了尤祈,「你對我們大家來說就是司令,我們受傷也不是你的問題,這只是途中必要的經過罷了。」

「阿歆……」尤祈眨了眨眼。

盯……。孟宇柔、郁久也表示。

「看屁看啊!走不走!」

此時,正要往地下三樓走時,他聽到了其中一個房間傳出聲音。

「歆燁?」

許歆燁撇了一眼發出聲音的房門,他猶豫片刻,最後決定將門打開,不知道為什麼,直覺告訴他:這不危險。

出現在眼前的,是一個人形女人偶。對,「人」。

她的四肢全被細線竄入,肉體似乎都和線融為一體,身穿漂亮的白色禮服,人偶的表情十分痛苦,毫無生氣。

「……!」然而,吳玥霓一下就認出來了,「末華……?」

她就是,十年前失蹤的少女,蔡末華。

蔡末華抬起頭,看見吳玥霓後,揚起一抹很悲傷的笑容,可能喉嚨也被割掉了,發不出任何聲音。

吳玥霓上前,伸手觸碰友人那冰冷的臉孔,一滴淚就這樣順著臉頰滑下,兩人悲傷地對望彼此,這十年來,究竟發生了多少事情,沒有人知道。

「……很痛苦吧?末華。」

隨後,尹智羽注意到,吳玥霓的手上早就已經拿了一把美工刀,似乎打算殺了自己的朋友,原本想阻止,卻被孟宇柔擋了下來。

孟宇柔只是搖頭,表示無須阻止。因為這件事情,他們不能管。

只見吳玥霓流下眼淚,一刀割破蔡末華的喉嚨,「對不起……末華。」

而蔡末華,最後淡淡的露出了笑容,然後,靜靜接受了,死亡。

「……走吧。」

許歆燁淡淡留下這句話後,轉身帶著其他人離開這裡。不過,他心裡的感觸,比任何人都還要深。

 

咚、咚、咚、咚……

 

這是,腳步聲?也太奇怪了。

 

咚、咚、咚、咚……

 

莫成嶽吃痛一聲,認得聲音的他推了許歆燁一把,吼道:「是他!跑!」

後方的大門遭強烈破壞,只見一名男人手拿著染血的大斧頭,那人起碼有兩公尺半左右,比誰都還要來得高大、壯碩。

「那是什麼東西!?」殿後的孟宇柔驚恐的看著那名男人。

「別說了!他的臂力足以把人體給扭斷!」莫成嶽說,「快跑!跑啊!」

一行人就這樣拔腿狂奔,不知道為什麼,莫成嶽現在十分痛苦,他跑的速度特別慢,許歆燁抓著他,問:「成嶽!你沒怎麼樣吧?」

「我、我不知道……」莫成嶽搖頭,「從進來開始,我只要感覺到什麼,我的頭就會很痛。」

「處刑人,請製作兩個不倒翁、兩個雕像、兩個人偶、兩個肌肉人……」樓層的廣播說著,更是令一行人的恐懼添上一層。

「……我是什麼啊?」尤祈好奇的問。

「靠!這很重要嗎!」許歆燁和孟宇柔沒好氣推對方的頭。

 

所有人就這樣一直跑、一直跑,地下三樓、地下二樓……

 

此時在一樓的三人不知道為什麼,感覺到整個店家都在搖晃,江承熙大喊:「不好!感覺隨時都會垮,牆壁開始崩裂了!」

「怎麼辦?他們還沒上來!」賀瑀維說。

寒苡悠越來越緊張,要是在屋子倒塌前,他們都還沒有回來,就不是死一個人這麼簡單了……

成嶽……大家……

「啊啊啊啊啊啊――」

嘶吼般的叫聲傳出,再次將注意力放回洞口。沒過多久,率先出來的人是吳玥霓和尹智羽。

「智羽!」寒苡悠見狀,開心的上前擁抱住自家友人,感動到哭了出來,「太好了……妳沒事……」

「嗯,抱歉讓妳擔心了。」

隨後,所有人陸續跑了上來,看見孟宇柔他們只是些微傷口,似乎安心不少。不過她遲遲沒有見到某人。

「歆燁呢?」

「所有人都離開――」

許歆燁的聲音傳出,只見他身後跟著一名巨大男人,他為大家拖延了不少逃跑時間,但是在不加快腳步,這家店就會倒了。

「承熙!帶大家出去!」

「等一下!苡悠!」

不顧眾人的反對,寒苡悠就這樣站在洞口前,等著處刑人及許歆燁上來。

「白痴!妳這不要命了!」許歆燁大吼。

「我就不要命!」

待許歆燁衝上前的瞬間,寒苡悠拿起備好的打火機,將其點燃丟入成堆的衣物之中,火苗點起,她便拉著已經沒有體力跑的許歆燁逃離店面。

「啊啊啊啊啊啊啊――」

「可惡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熊熊烈火伴隨得淒厲嘶啞越燒越大,但是很快的,聲音消失,只剩下大火獨自燃燒待盡。

連同,成為「道具」的人們。

「……哈啊……」最後,因為過度疲勞,許歆燁終於體力不支的倒了下去,幸好寒苡悠反應快,隨即接住對方。

「歆燁!」「阿歆!」

莫成嶽和尤祈上前,仔細端看對方身上的傷痕,剛剛肯定有被處刑人襲擊,傷口不深,但也足夠讓許歆燁失去大半戰鬥力。

「救護車!快點!」

「聯絡警察啊!」

 

 

試衣間的暗門,故事幾乎大同小異,人進入試衣間後再也沒有出來,而被自己人改造成比鬼還更醜陋的事物。

或許,沒有人知道,他們真正的歸屬為何。

 

至於,莫成嶽頭疼的原因不明。然而,許歆燁表示,天御中主尊說他這樣是突然引發,並非偶然,神明還要所有人注意,當莫成嶽頭痛發作,就代表都市傳說在附近。

 

事情結束後的某日,吳玥霓特別要求與許歆燁和尤祈見面,為之前的事情道謝,因為她終於見到了友人最後一面。

「話說……你們碰到這些事情,都不害怕嗎?」吳玥霓好奇的問,「你們都還是學生,多少認為你們這樣,總有一天會鬧出人命。」

「嘛,大概就是很ㄙㄨㄟ吧,今年。」許歆燁煩躁的翻了個白眼。

「那叫幸運!」尤祈嘟嘴。

「閉嘴你這都市傳說狂熱粉。」

「嗚……」

吳玥霓看著兩人的互動,不自覺的笑了出來。以前的自己也和蔡末華像這樣彼此鬥嘴,那段時光真的很開心,這十年間,也該放下了。

突然,許歆燁的電話響起,他因此而離席,尤祈本以為是寒苡悠他們打的,所以沒有太在乎。但是到後來,許歆燁的態度越變越冷淡,甚至像在壓抑自己的憤怒一樣。

發生什麼事了?

沒過多久,許歆燁皺著眉頭走進店家,向吳玥霓說:「不好意思,我們突然有別的事情。」

「阿歆,怎麼了?」

「……。」許歆燁沉默,他思考了很久後,嘆了口長長的氣。

「得去我哥那裡一趟。聽說……他女朋友憑空消失了。」

 

TBC.

 

4

 

製品123

    石雪櫻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